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宾雁是因为拒绝向强权低头,拒绝放弃自由批评才被隔离于国门之外,这本身就体现了一种坚定的道义原则。漫长的流亡岁月浪费了宾雁多少才华。但与此同时,它又为我们垒就了一个高大的人格榜样。青史无欺,道是无情却有情。
胡适是二十世纪影响力最大也最长久的学者和思想家。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她曾有过安稳的工作和优渥的日子,然后这女孩心中有一团温柔而艳丽的火。这团火让她忍不住去关怀他人、关怀世界。她只是继续往前走,心中那团温柔而艳丽的火带着她越走越远,逐渐进到了无人敢进的雷区。
十年了,他妻儿在太平洋彼岸相依为命。这一家人远隔重洋骨肉分离已是第十年——这样的分离,不止存在现实的伤害,同样面临巨大的伦理困境:“执子之手,与子皆老”与践行“自由、公义、爱”并不矛盾。但悲哀的是,将公民的身份当真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公民,成了“鱼与熊掌”的关系。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然而——国家多难,从小到大,我们报国无门啊!理想与现实巨大落差中的朱虞夫,经历了传奇人生后,留给历史的,不仅是无形的精神瑰宝,更有珍贵的书画!“现在我的心愿,一是在书画艺术上提升自我;二是希望与海外的孩子们团聚……”
王怡与我相识快20年,我们都是异议诗人和作家,都做过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也曾一块出版过四本被查禁的地下黑皮书。我为诗人、作家和牧师王怡夫妇呼吁。我期望所有的西方政治家和诗人、作家、学者、人权活动家、以及普通公民都关注这场对抗洗脑,对抗劫持中国人灵魂的战争。
哈耶克对人类思想的影响,可能会与孔子对中国人思想的影响一样深远而无孔不入。哈耶克指出,在一个自由经济中,游戏规则是公平的,输了的人无法不认输,因为市场是只看不见的手,无法抗拒它的惩罚,受罚人也无法责怪任何他人。而乌托邦主义制度却有只看得见的手来执行奖惩,失败者总会有办法找政府,抱怨奖罚不公平,或不合理。
蒋老坚持不懈,多年如一日,最后把他自己的一套私房都卖了来作这样的公益事业,帮助一九五七年受难者朋友将文章付诸印刷,为中国民主人权发声,所需费用他全部承担。他从不吹嘘自己,更不自封为什么“右派代言人”之类的称号,一直低调而默默地奉献着。
立人最早的时候,是做公民教育的,打着公民教育的招牌。但我发现我们不能做任何公民教育,在我还没有做任何公民教育的时候,政府就已经很烦我了。公民这个词已经被妖魔化了。学会阅读之后,人的成长你挡不住的。这个人自己学会看书了,你对他精心设防的东西,你发现他自己都突破了。
从晓辉的遭际可以看出——他那么天才,又那么自律、有毅力,内在地已经为未来的冲刺做好了准备,却被中途驱离了赛场——我们的时代并没有为容纳这样一个人做好准备。我们哀悼他,不仅有私人的情感,也是为这样一种没有实现的可能性而扼腕。安息了,晓辉,从此不再漂泊了。愿你在另一个世界,有书、有音乐、有电影、有亲人陪伴。

页面

订阅 人物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