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警察暴行

New!
4月13日,李文足向北京石景山区人民政府发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对她实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李文足在申请书中说,4月10日她在天津武清东马圈镇瑞豪宾馆的大堂退房时,北京石景山区的警察陆凯、李谷带人蜂拥而入,强行把她拽到一辆车上,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区八角中里的家,随后,有30多人守在她家楼下;她晚饭后出门去买水果时在小区门口被围住并被冲撞,报警警察不出警。次日上午,几位朋友来看她,遭到四五十人的暴力拦截,同时她家门被包括警察在内的四五个人死死顶住不让她出去;下午其家阿姨带孩子出门遛弯儿也不得,遭到辱骂,并被威胁:“只要你们敢出来就弄死你们”。“709”...
New!
4月13日,王峭岭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政府发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她实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王峭岭在申请书中说,4月9日她在天津武清东马圈镇瑞豪宾馆大堂退房时,被突然闯入的一群人围住,并被四五个彪形大汉暴力强行塞进一辆轿车,她强烈要求,其中一人才亮出朝阳区公安分局警察的工作证,但拒绝回答暴力限制她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据,也不出示文书;她被带到其北京居所社区外的街道上释放。王峭岭得知李文足还被关押在天津武清豆张庄派出所后,立即赶到天津武清豆张庄,当晚她们仍住在东马圈镇瑞豪宾馆,次日上午退房时,王峭岭再次被那伙人以相同的方式强行带回北京。“709”...
得知这个消息,我很高兴。感谢上帝!感谢所有关心、支持和帮助我的朋友们!曹顺利大姐在世时曾经教导我很多,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优秀的品质。走上这条抗争之路,与曹顺利大姐的言传身教密不可分。我会以曹顺利大姐为楷模,继续她未尽的人权事业。
李柏光就是这样一位深具烈士精神与批判意识的信仰者。近二十年来,在中国涌现出的近百名风头浪尖上的人权律师群体中,李柏光是最早步入这一领域、拥有最高学位和最丰富的实践经验者之一。他低调、谦卑、热忱,仿佛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
正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中国新闻封锁的高墙,是无法打败欣欣向荣的自媒体,特别是当老百姓已经不耐烦的时候。保护生态资源环境的活动,从一开始它就是一个草根运动,而不是来自高层设计。当中国百姓用自己的行动,迫使政府改变牺牲碧水蓝天来换取经济高速发展的政策时,中国的命运又慢慢回到百姓的手中,中国离民主和自由就不是那么遥远了。
蔺其磊律师于9月14日在珠海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其当事人、广东珠海维权人士李小玲时得知,李小玲已于9月12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批准逮捕。 李小玲在因上访遭珠海警方关押中眼睛发病,但被耽误诊治。今年6月3日她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附近举了“李小玲六四光明行”等字样的纸并点燃蜡烛,次日凌晨被北京警方拘留,7月5日被珠海警方及居委会人员从北京带回关押;7月19日她从黑监狱中逃走,7月27日被抓回,后被以违反管制措施为由处以行政拘留十天并送进拘留所,8月8日拘留期满后直接被送到珠海市第一看守所,9月12日被正式逮捕。 李小玲案情通报 蔺其磊律师 20170914上午,我在珠海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涉嫌“...
在专制国度,能被专制政权授予“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这个荣誉,是对一个公民最大的肯定,证明了这个公民没有做专制的帮凶,没有做奴民,起码他去捍卫争取了权利。
我深知,这国的司法,已腐烂如斯,败坏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了。但还是让我深感震惊和愤怒,震惊于沈阳当局的肆无忌惮,愤怒于沈阳警方的有恃无恐。
付振川注:这是李发旺讲述他与邵重国协助高智晟律师出逃,以及之后三人如何被抓的全过程。经李发旺书面授权和同意,以下是根据他虚弱的语音整理出的文字,现予发表。李发旺的微信号码:zftw2588,网名:不要脸的政府贪腐的党。请大家添加这位重情重义、关键时刻不出卖朋友的网友。 协助高智晟律师出逃 ——对李发旺先生的一次特殊采访 李发旺10月26日被取保候审,30日夜间突然给我发来信息,讲述他与邵重国协助高智晟出逃,以及之后三人如何被抓的全过程。当时我感到很吃惊!因为,虽说在此之前我根据种种迹象和蛛丝马迹判断高律的此次失踪并非公安抓捕、而是先有人协助他出逃、之后才被捕获的,...
我知道将被重判,但我永远不会为自己的所做所为,及今天的选择而后悔。只为连累家人,只为自己做的太少,而愧疚自责。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栽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页面

订阅 警察暴行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