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警察暴行

我知道将被重判,但我永远不会为自己的所做所为,及今天的选择而后悔。只为连累家人,只为自己做的太少,而愧疚自责。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栽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陈建刚律师在这段30多分钟的视频中,讲述了他几次会见谢阳及制作《 会见谢阳笔录 》的过程,称对笔录的每个字都承担责任。他严厉谴责《环球时报》、中央电视台等官方媒体所谓谢阳遭酷刑是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的无耻报道,并要求检察院、中央电视台等有关部门拿出证据与他公开对质。陈建刚律师说,留下这段视频,是请大家记得,如果将来哪天他失去自由、对外说笔录是假造的,那一定是他像谢阳那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或被拿家人、儿女相威胁,否则他不会屈服。
陈建刚律师1月18日在网上公布了他和刘正清律师会见“709”大逮捕中被捕的谢阳律师的会见笔录。这份逾17,000字的笔录,披露了谢阳在被拘押期间遭受的惨无人道的酷刑,包括被长时间剥夺睡眠、扇耳光、殴打、禁止喝水、坐吊吊椅致伤腿几近残废等,揭露了湖南长沙两级国保、长沙第二看守所警察、长沙市检察院检察官等办案人员以违法手段办案的令人发指的罪行。谢阳于2015年7月11日凌晨被抓;2016年11月21日首次见律师,12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扰乱法庭秩序”两项罪名起诉。 会见谢阳笔录 陈建刚律师 时间:2017年01月04日15:08:56开始; 地点:长沙第二看守所西二会见室;...
这3天的限制,我不仅不能正常生活,反而被他们拦截、软禁,并被强制送到派出所审讯,还被扭伤了胳膊、手腕。接下来的几天,我的胃部、胳膊、腰部一直疼痛。我不断在想:以后还有什么敏感的日子?我知道这种经历将不断重复。
济南维权律师舒向新涉嫌“诽谤罪”案于1月8日下午开庭,当日上午,其代理律师蔡瑛和李方平前往济南第二看守所会见了他。舒律师反映,他在1月4日遭暴打后听力明显下降,担心耳膜穿孔。会见后,两位律师赶往历城检察院提交了一份紧急报告。 报告要求对关押舒向新的看守所进行法律监督,变更对他采取的强制措施,并保证给予其治疗。两位律师还赶到历城法院,准备在开庭前就舒向新的身体必须立即接受治疗与法官王文燕再次交流意见,但王文燕不在。 ( 中国人权 注:舒向新被济南市历城法院以“诽谤罪”判刑六个月;其律师执照已被吊销。) 附:李方平律师叙述舒向新1月4日遭殴打经历的短文:《会见舒向新,从“生不如死”中走来!》...
郑湘律师在会见被关押的吉林省吉林市访民郭洪伟时得知,监管人员对郭洪伟违法使用戒具脚镣、手铐,并唆使、纵容其他在押人员对他实施虐待。律师表示将对此等犯罪行为以及在会见中警员监控律师会见嫌疑人的违法行为进行控告和追究。 会见郭洪伟记 郑湘 10月29日上午,经历两天波折,终于在吉林长春市吉林省人民医院监护病房会见到郭洪伟。距9月16日在四平看守所会见不到50天,郭洪伟的状态变化之大,使我大吃一惊。人明显瘦了很多,胡子足有两寸长,从轮椅上被推进会见室居然戴着手铐。会见场所是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管理的新康监狱在人民医院的监管病区。会见室里摆了一张桌子,一名看守警察自始至终在场监视。...
8月11日余文生向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区政府、监察局、检察院发出控告函,要求调查追究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对余文生虐待及变相酷刑的行为和责任。 控告函 控告人:余文生 被控告人: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 控告请求:依法调查追究被控告人对控告人虐待及变相酷刑的行为及责任 事实和理由: 2015年8月6日夜23点多,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八角派出所十余人(其中两人穿警服)撬锁破门闯入余文生家中以寻衅滋事为由刑事拘传了余文生,无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搜查了余文生的家,并扣押了电脑等物品(已退回)。 余文生在被拘传的24小时期间,始终戴着手铐(其中前10个小时是背铐),固定坐在铁椅子上,...
因被指控所谓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羁押在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的维权人士郭飞雄,在参加庭前会议和两次开庭被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法警押解的过程中,遭到戴黑头套、手铐反铐、戴脚镣等虐待,而且因手铐和脚镣戴得非常紧,致其身体遭到伤害并留下后遗症。为此,郭飞雄提起国家赔偿,要求:1、就其法警故意虐待和伤害行为赔礼道歉;2、对实施虐待和伤害行为的法警依法惩治,并约束其法警不得虐待任何被押送人员;3、为赔偿要求人治伤,并依法赔偿精神损害。 国家赔偿要求书 赔偿要求人(受害人):杨茂东,又名郭飞雄,男,1966年8月2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20102196608026318,汉族,文化程度大学,...
2014 年1 月29 日,山东曲阜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成员 薛明凯 的父亲薛福顺和母亲 王书清 为躲避追捕、寻求保护,进入曲阜检察院,仅过了几个小时,警方就通知王书清说薛福顺“跳楼自杀身亡”。薛福顺今年52岁。据与薛明凯和王书清谈过话的知情人士在网上发布的信息,他们两人均拒绝接受当局所谓“自杀”的说法。 薛明凯今年24岁,2010 年和2012 年分别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两次刑期共计4年。 2013 年9 月15 日,他第二次刑满获释。据报导,为了躲避警方追踪,他现在已经离开在河南郑州市的妻子家,目前下落不明。薛表示,他坚信其父不会自杀,...

页面

订阅 警察暴行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