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作为男友,我第一次去到未婚妻家,顿时被农村吓人的贫困状况所震惊。她一家五六口人挤在三间茅草房中,土墙上的裂缝,手都可伸得进去,从茅屋顶和墙上的破洞可以看到外面的树木与天空。
反右运动不是阳谋,反右也不是阴谋。从整风到反右,是毛泽东自己的思想发生了重要变化,前后不一;是毛泽东自食其言,翻云覆雨,出尔反尔。
中宣部独霸媒体,自我贴金,摇身一变,中共咋就成了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怪不得有网上爆笑评论道:你们只是在横店摄影棚里“抗日八年”、如今再准备继续抗到14年而已。好在,任你胡编乱造,历史还是由人民群众撰写的。
笔者在劳教营,从饿死刘盛亚这种留德教授到王孝明这种文盲,皆网入右派大网,受害面之大之广,不言而喻。还抓10岁至15岁少年儿童,如养童养媳那么准备的童养奴工,在此劳教营饿死两千多娃娃,这一切罪孽,皆由毛泽东打造,今天,还有人在继续反右以言治罪手段圧迫知识分子,60年过了,还在重复可耻可恶的罪与祸,如此愚顽,还称要取代美国充世界老大,还能走进现代文明,无开除球籍之忧吗?
贾题韬老师精通佛学,兼通儒、道诸家及西方哲学和多种文字。1950年他应邀进藏,担任达赖喇嘛与张国华之间的通司(翻译)。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后,他因同情达赖喇嘛,被中央指定为专案专管的反革命分子。
陈水淋在我们背后不做声的走动,大家毛骨悚然,忽听一声叫骂:“你要反动,你还敢顽抗、你……你……你!”一阵劈里啪啦打击声猛响,我的肩背像被子弹击中,反而不觉一瞬,随即不由自主下凹低陷,万分剧痛如涛扑跌。
我曾参加过如此的大会,也像他们今天看我们这样看别的犯人,将来他们中会有不少人会像今天的我回忆自己过去在他们的欣赏行列。我们今天的低头弯腰为的是有朝一日回到他们中间,再去看别人被批斗游街,遗憾他们没有这样的预感。其实,我又何曾预感过呢?
在一九六七至一九六八年的大屠杀中,性暴力是一种遍及全省的现象……一时间,杀人奸妻、杀父奸女竟成为广西某些农村地区的社会常态。这些恶性的性暴力案件有如下这些特点:其一,戕害的多重性;其二,前设性和预谋性;其三,残虐性和变态性。
作者按:在一个不能说真话的社会里,人们除争先恐后做党的驯服工具外,还必须戴着假面具生活。若像彭德怀元帅一样说真话为民鼓与呼,就会死无葬身之地,骨灰盒上的纸条上只能写“王川、男”三个字。毛时代是一个播种仇恨的病态社会,至今余毒未清,还在内外树敌,自己磨损自己。古人云:“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一次,傍晚休息时,我用捉来的青虫在小山沟里钓鲶鱼,听到沟对面的坟场传来一阵哭泣声,我抬头看到几个人披麻戴孝在埋饿死的亲人。由于见惯了当时“新坟叠旧坟”的惨状,我没有在意。突然,一声“打倒共产党!”的呼声把我惊呆了。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