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我们中国一向有一个舆论(传统),就是只要跟外国人一发生矛盾,你必须毫不含糊毫不打折扣地仇外。如果你稍微说几句公道话,说外国人有外国人的道理,你不能不尊重外国人的习惯,那你马上就被看成“二毛子”、“汉奸”。这是中国一个传统。
这次国庆还有一个极度夸饰之处,就是各种宣传机器都是开足马力夸张中国的国力,甚至夸张中国的国际影响。在中国成为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以後,中国的民族主义本来已经得到满足了,在这个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上,若不防止极端民族主义而放任它发展,实实在在是十分危险的。
仅仅是一根导火索,晚清靠滥发货币催生出来的十年“繁荣盛世”就灰飞烟灭,不但印钱的银行与钱庄全都关门大吉,大好江山也被迫拱手让人。若是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的领导稍微懂点中国历史,何至于重蹈大清的覆辙。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新一代领导人,正在反历史潮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他们公然取消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改革开放的成果,企图把已经前行了五十年的历史车轮拉回到长夜未央的毛泽东时代去。另一方面,他们更加大掩盖历史真相的力度,动用国家机器的力量,重新制造出种种光怪陆离的革命神话来。
我的故乡成都1949年前寺庙林立,其中昭觉寺,文殊院,青羊宫,武侯祠规模最大。1950年在这昭觉寺旁,更变成了“镇反”运动中的杀人屠场。几个月中先后在这里被杀害的所谓“反革命份子”,多达数千人以上。有时一天就杀了好几十个。最多-天杀了一百多人!
香港的“勇武派”的历史角色会更接近那个刺杀费迪南公爵的青年,还是迎击德国轰炸机的驾驶员?我以为他们有后者的机会。这个信息时代的技术条件对他们成为后者有利。正如当年的航空技术给那几千个青年驾驶员带来拯救英国的机会一样,信息时代给香港的“勇武派”青年带来了创造历史的机会。
中国四千年迷梦是甲午一役而震惊。政治体制不改革,社会矛盾就会越来越尖锐。矛盾积累到最后,整个社会情绪就是宁愿鱼死网破、玉石俱焚而不愿意接受改革。这种情绪占社会主导地位的时候,就为社会边缘的革命党人提供了一个舞台。
回顾一九五一年回国以来,每逢大、小政治运动都首当其冲。到头来,“贫归故里生无计,病卧他乡死亦难。”不堪回首的个人劫难也涵盖了半个世纪的家国之痛,是对一个“史无前例”时代痛定思痛的见证。
本书的最高价值并不止于保存了一人一家“受难”的真相。更重要的,它写出了中国知识人在历史上最黑暗期间的“心史”。巫先生以“受难”的全部人生为中国史上最黑暗时代作见证,这是他个人的不朽的盛业,然而整个中华民族所付出的集体代价则是空前巨大的。
撑港人,既助自己﹔护香港,乃救中国。世界和平与自由民主的成果需要维持和捍卫。香港人正用他们的智慧勇气和生命在为他们下一代的福祉而拼博。夏日炎炎,心系香港。祈祷上帝保佑曾是自由民主繁荣的“东方明珠”不被邪恶所毁灭。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