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毛泽东无论在如何处理与其三任妻子关系的私德方面,还是在如何处理与其治下人民关系的公德方面,都奉行一种“我只对我自己负责”的人生信条,或说是一种“极端个人主义”的人生信条,并因此而成为一个极端不讲德行的人,一个极端不讲私德的夫君和一个极端不讲公德的统治者。
可见自由而无用是多么重要,但它又是那么地脆弱。它不仅仅能使我们追求自己的生命体验,它更能防止我们堕落成犯罪的工具。它是人性的第一道,或者说最后一道防线,实际上也是唯一的防线。
所有你的厄运,都源自你2017年向共产鼻祖宣誓!那以后,中国朝野所有派系,包括商贾、文人再没一家看好你,原本肯定你个人修为的也都反了水。官心民心尽失,造成大好形势急转直下,你也只有自己承担。
这个既无德又无才的小学生根本就没有能力应付今天这样复杂局面和严峻的挑战。这个小学生只要在位一天,中国就走下坡一天。他在位的时间越长,问题就越多、越严重。中国有很多问题,“一尊”是所有问题中最大的问题!
我们,8964参与者、亲历者、见证者、幸存者和国际支持者,在自由世界首都庄严集会,共同发表《中国8964三十周年纪念华盛顿宣言》。参与8964,是我们人生莫大的幸运和至高的荣耀。今天,我们以手抚膺,指天临地,道出我们郁积30年的心声。
三十年转眼过去,但对于香港人,中共当年以军队血腥铲平一场民主运动确是忘也忘不了。历史过去了却并未成空,悲壮的民运已走出1989年的历史原点。三十年来,香港人不但从不间断为六四努力不懈守住真相,更活出那年那月那地那些热爱自由民主者的诚心挚意。
这些伤员大部分是小腿中弹的,小部分是大腿中弹的,后来的统计共有十八个伤员,经过X光照片发现大部分是粉碎性骨折,而且三分之二是开花弹,子弹碎片实在太多了,几十上百片,根本无法取出,只好进行清创处理。
北京的六月四日晚,电台已没有正常广播。午夜开始,中央广播电台干脆放起了《国际歌》。我两眼含着泪,大声跟着唱了很久。那一天是我的生日。从那以后,我决定不再过我自己的生日。一九八九年六月(三)四日应该是国殇日。
对今日的中国威胁,老布什是难辞其咎第一人。当年老布什对中共,尤其是对邓小平的残暴罪行太姑息了,这个道义上的重大错误是很难为之辩护的。因为邓小平做的太过分了,以至苏联和东欧的共产政权都为之蒙羞,成为冷战意外终结的重要因素。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它让我们看清了中国共产党的本质。在那会儿,这个党所有的外衣脱落在地,毫无隐藏。没有任何书籍、电影或者博物馆,能够让人看得如此清晰。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六四是五分之一世界的历史转折点。是一个朝向可怕的方向的转折。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