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开呼吁

New!
鲁比奥说:“在我们反思29年前聚集在广场和全中国各地的一百多万中国公民未能实现的憧憬之际,我呼吁中国政府允许围绕那年春天的事件进行自由和公开的讨论,无条件释放那些因为试图纪念六四周年而被拘留或监禁的人,并公开清算在党和军队手中对中国人民犯下的可怕暴力。”
New!
被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的母亲指出,黄琦案所涉的所谓绝密文件,既不是红头文件也没有加密标志,没有落款单位名称、没有签名和日期,连公章都没有,根本算不上是绝密级的国家秘密——黄琦无罪!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带走,12月16日被逮捕,其涉嫌泄露的国家秘密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黄琦将该报告的部分内容发到了网上。 黄琦无罪 蒲文清 2018年6月4日 黄琦所涉绝密文件《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在四川汶川地震10周年之际,遭当局以涉嫌“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其85岁老母亲蒲文清再次发出公开呼吁,要求中央领导敦促四川省当局从人道出发释放黄琦回家治病,依法追查制造黄琦冤案责任人的法律责任。蒲文清说,汶川地震时,黄琦身体健康、精力充沛,28天内十三次赴灾区赠送救灾物资,但因曝光豆腐渣工程致中小学生死亡真相而入狱3年,并因此罹患多种严重疾病;出狱后,黄琦拖着病体继续坚持为弱势群体发声,却再次遭当局打击报复入狱,并在狱中遭受毒打和虐待。蒲文清担心儿子会病死狱中。 五一二汶川地震十周年沉痛回忆 沉痛回忆五一二汶川地震十周年,我儿子黄琦当年身体健康,...
我不得不承认,我时常感到自己是负有原罪的人。这里的「原罪」不是来自神的国,它恰恰来自人的国;我背负的是整个社会结构不公的原罪。我实在没有理由不向前走;我实在没有理由仅为自己而向前走。
上海市民朱亚平就妻子葛开英因在“两会”期间进京上访而遭秘密关押发出公开信,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信中说,葛开英3月9日到北京投诉上海有关部门违法乱纪和对其实施迫害后,被上海市政府驻京办人员及其雇佣人员秘密从北京绑架回上海关押,其后失去联系。 上海访民葛开英“两会”期间进京上访,被带回后遭秘密关押 朱亚平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我叫朱亚平,住中国上海市徐汇区日晖六村176号105室。2018年3月9日我妻子葛开英去中国北京当局递交信件材料,投诉中国上海市黄浦区建设和管理委员会和街道办事处违法乱纪和实施迫害本人之事,在回家途中被上海市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人员和其雇佣的恐怖分子(官方称呼为临时工)...
早在1993年河南省当局就已经知晓艾滋病病毒在献血员人群中广为流传了,但被蓄意隐瞒。更不能令人容忍的是,为了掩盖真相,河南省竟然将大面积流行的艾滋病,说成是感冒发烧的“无名热”。大批感染者在被当成感冒越治越重中死去。这种“非正常死亡”等于变相杀人的群体灭绝。
1月24日,“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推特上发帖说,自己为被中国公检法强迫失踪、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吁,却一再被《环球时报》抹黑成为“卖国贼”、大坏人,为此她将《环球时报》告上公堂。李文足向法院提出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名誉权的行为、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原告因此造成的精神损失费709709.709元等5项诉求。 李文足名誉保卫战 本人李文足,家庭主妇,为被中国公检法强迫失踪、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吁,却一再被环球时报抹黑成为“卖国贼”,大坏人。为了给大家一个真相,为了我李文足的名誉,今天已将环球时报诉至法院!胡锡进,有种就出来对簿公堂!? 上午3:25 -...
在辞旧迎新之际,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发表新年献辞,称尽管2017年“雾锁神州,霾罩中华”,公权肆意违法、冤案接连不断,人权律师继续遭受迫害,但他们在2018年仍将一如既往地追求自由、民主、法治,继续为那些冤屈者、良心犯辩护,以捍卫人权,促进公正。2018年是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20周年,他们呼吁当局履行承诺,尽快批准该公约,让每个中国人都能堂堂正正地做一回公民。 惟有坚持才对得起这个时代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年新年献辞 雾锁神州,霾罩中华。当我们用这两句话开始2018年新年献辞的时候,朋友们可想而知我们的内心是一种何等的酸楚和悲凉。但是苦难愈深重,人权律师们愈加坚定...
这个社会是不公平的,但是我希望,我们要力争做到公平。大家都要一样有公平的学习的机会,一样致富的机会,因为人生而平等。他们给我的感觉是,人生而不平等。而且他们的苦难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这不仅是对底层民众严重的次生灾害,有违起码的公平正义;更大危害在于,它会遮蔽政府责任,掩盖悲剧的真实原因,从而导致悲剧不断重演。任何一个有公共关怀、有责任心的公民,都决无可能容忍,必须旗帜鲜明地抨击和抵制。

页面

订阅 公开呼吁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