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开呼吁

被捕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今日在推特上 发文 ,宣告经过她持续不断地抗争,长沙国安终于解除对她的监视居住,并归还扣押她的物品,但对她如何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仍然语焉不详,并且威胁她不准公开解除监视居住决定书。施明磊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当局滥用刑事强制措施,用监视居住限制家属的活动并恐吓威胁家属等株连手段。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许会见律师。 我不是“颠覆犯”了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经过持续不断地抗争,长沙国安终于解除对我的监视居住!长沙国安明知道我跟案件无关,对我监视居住的目的就是让我不要发声,...
中国政府依靠对国内的镇压来保持其政权,认为人权是对其生存的一种威胁。而它的这种反应正日益对全球保障人权体系的存在构成威胁。其结果是构建了一个奥威尔式高科技监视系统和一个复杂的互联网审查系统,以监视和压制任何对它的公开批评。中国政府对全球人权体系实施我们从未见过的最强烈攻击。
今天,我们和你们——广大的民众都有责任和义务,发出强烈的呼声:以法治国,停止以言治罪!一起来追问:张冬宁、丁家喜、张忠顺等,以及无数的网民,何罪之有?一起来追问:高智晟在哪里?冬天终将过去,春天就快要来了。
如果你爱中国,就和我们一起努力。唯有奋起,中国才不会回到文革长夜,我们,中国公民,依然坚信历史进步潮流浩浩荡荡。2020,祝福中国宪政文明人间大道,祝愿每个中国人站立成大写的公民!
朋友的先生回到家里,发现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家喜的所有物品(手机,电脑,个人用品)都不见了。但是警察没有留下任何法律文书。朋友打来的电话,说派出所责备她先生不应走漏家喜被抓的消息,威胁不许再对此事出声,否则全家有麻烦。
“使我妻离子散,使我身败名裂,使我家破人亡,这些掌权者都可以做到。然而,使我放弃信仰,使我改变生命,使我从死里復活,这些世上却无人能做到。”
政治是一时的,文化是长远的。活着非常重要。但是活着也要有点样子,我恳切地期待复旦大学不那么卑躬屈膝、谄媚逢迎,而能善巧地做中流砥柱,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而不是像修改章程这样随波逐流,见风使舵。
12月5日,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将于12月9-10日在广州举办“世界律师大会”之际,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特对此次会议发表声明,指出:一、会议的中文名称“世界律师大会”与英文名称“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称,抢走本属于“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译名称,有鱼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盗名之嫌;二、在国际上业已存在多个律师界的会议之情形下,另起炉灶兴办这样一个会议,毫无必要;三、中国的律协有着鲜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质,兴办这样一个会议难免名不正言不顺之嫌;四、会议主题设置为无关痛痒的微观和技术层次上的“科技进步与法律服务”避重就轻,回避中国宪政、...
你们有责任和义务向邀请你们的中国政府质询:高智晟律师还活着吗?关押在哪里?你们理应本着“强者面对公正、弱者得到保护”的宗旨——强烈要求中共当局释放我的丈夫高智晟!争取人权自由乃人之本性,生生不息,代代不止。不自由,毋宁死!
香港首富李嘉诚不久前曾经说,香港年轻人是香港未来的主人翁,那么香港的大学生更是未来主人翁的菁英分子。我老早就指出这次的镇压行动是要对香港人进行世代灭绝,香港年轻人必须保存有生力量,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与牺牲。因为既然中共在布局,我们就应该避免掉入陷阱。

页面

订阅 公开呼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