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治

New!
——宪法最基本的理念和最高原则应当是人民至上、人民权利与人权至上原则。否则很可能使宪法沦为“弱者贫者被征服者的卖身契约”。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首先应当把权利“放出笼子”,给权利松绑。
自由亚洲电台(RFA) :《 香港为何向黎智英开刀?蓬佩奥深表担忧 》 中国人权 资深政策顾问 高文谦 则向记者分析了当局要先向黎智英“开刀”的原因。 “首先(壹传媒)这个媒体是(香港)唯一可以跟北京当局说不的媒体,所以政府觉得这个危害非常大,一定要封杀这种声音。第二,黎智英先生是香港大亨里敢于跟北京说不的人,他有财力、有媒体,他的影响力很大。第三,《香港国安法》通过以后,很多人想要离开香港,他(黎智英)坚决不离开,我相信在他的感召下,像黄之锋、周庭也留下来和香港的自由共存亡。” …… 高文谦 认为,北京当局意图快速解决香港问题,感叹香港迎来至暗时刻。 “...
——在追求和平民主的历史进程中构建和平民主社会的核心原则、主张及立场是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其中,坚持个体权利本位、程序正义贯穿始终,以此原则解决政治问题、经济问题、文化问题、民族问题、社会问题等各个方面。
——当下,中共党已成政治僵尸,中共所处的国内国际环境急剧恶化,曾经有过的改革自救的一线机会已经丧失。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向往自由、维护人权、实现宪政民主,就是人心所向,就是未来中国的方向和出路!让我们这代人在历史大变革的关头,做出我们自己的努力,无愧于先人、无愧于子孙、无愧于历史。
据系狱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的案情通报: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审辩护律师卢思位、蔺其磊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其当事人,遭无理拒绝;之后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驻所监察室进行了投诉,但均无任何结果。7月23日上午,两位律师来到江苏省高院查询余文生案的上诉情况,虽经一审法院承办法官当即确认余文生已经提起上诉,并且徐州中院已经将案件移交到江苏省高院,但在高院系统内却无法查出。两位律师想阅卷并与主办法官做沟通,未果。江苏高院诉讼服务中心接收了两位律师的辩护手续并答应转交承办法官后,在律师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续时,被保安和法警粗暴要求立即离开。 余文生2018年1月在发表《关于修宪的公民建议...
在公益人士程渊被捕一周年之际,其妻施明磊发文讲述这一年她和女儿所经历的几个恐惧片段以及求助于主救治的情况。施明磊与丈夫的案件没有任何关系,但办案机关却把她作为罪犯对待,致使其3岁的女儿精神受到创伤。不出示证件,随意对家属进行恐吓并把家属作为人质等行为,让人们看到办案人员是如何“依法”办案的。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许会见家属聘请的律师。 有关恐惧,有关医治 —— 程渊妻子的一周年回忆 施明磊 2020年7月21日 提起笔来,总是不知从何说起,又仿佛要好几天的述说,才能说完我这一年的经历和感受。...
5月21日(星期四),北京当局宣布了一项《 决定 》草案,以制定在香港实施的国家安全法;该法将禁止四项被认定的国家安全威胁: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主义和外国干涉。此举违反了香港《基本法》第23条的规定,即香港特别行政区自行制定安全法。预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在本届会议上通过《决定》草案,授权人大常委会起草此项立法,并将其直接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该附件列有适用于香港的与国防和外交事务有关的国家法律)。实际上,该《决定》草案规定了一个将绕过香港特别行政区本身立法程序的立法程序。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这一公然的举动,标志着北京在进一步努力加快废除‘一国两制’框架;...
5年前,2015年7月,中国当局抓捕了约300名包括律师、法律工作者和维权人士在内的人权捍卫者,旨在扼杀维权活动,包括在法制内进行的活动。在被称为“709大抓捕”的打压中,许多人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并被定罪。在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而被捕的人中,有一名年轻的律师女助理,名叫 赵威 ,时年24岁。一些被定罪者目前仍在监狱服刑。刑期最长的是维权人士 吴淦 ,他到2023年才能服完8年刑期,之后还将再被剥夺5年政治权利。 在律师 王全璋 的案件中,当局甚至拒绝向其家人提供法律要求的通知,其家人3年多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律师 李春富 在寻找哥哥李和平的过程中被警方带走拘押;...
——一年前这一天,6.9百万人示威。一年历程,我更深刻地认识自由的秘密是勇气,而有了勇气这种特质,其他人类的特质如智慧等也就都具备了。6·12,我在这一天开始觉醒,香港人也在这一天开始觉醒。
——维权律师和法律界在司法独立、宪政转型和依法治国过程中的作用至关重要而不可或缺。司法不独立仍然是中国的症结性问题。实现司法独立必须从政体改革开始,中国的社会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甚至可以说还未真正起步。

页面

订阅 法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