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治

当时革命党人对法律抱着一种轻忽的态度。孙中山当总统法律是一个样子,等到袁世凯要做总统了,马上把法律改成另外一个样子,典型的“因人立法”。他们并不知道法律自身的尊严比他们的权力更重要。这种法律上的工具主义和机会主义导致的法制危机,最终必然演变为政治危机。
在法治基础上完善对私有财产的保护,保障人们的安全感。这些年资金外流中的一个重要趋势,就是中产阶层甚至一般民众加入了这个过程。无论是富人的资本外流,还是中产阶层包括一般民众的资金外流,都与财富的不安全感有直接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些动辄打打杀杀的狭隘民族主义言论就是很值得警惕的,因为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没有吓住别人,反倒造成了国内民众的不安。
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终身执政 日裔美国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成名,源于苏联解体后的那本《历史的终结》。那个年代,福山对世界的看法正如他的书名一样,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但世界的变化,也让这位学术明星不断修正自己的观点。在近期的学术作品和公开演讲中,福山特别关注中国的政治发展。他认为,中国近期提出的修宪,废除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对中国和世界都是一个不幸的消息”。 “自1978年以来,中国有过三次权力交接,这给了中国相较于非洲独裁国家巨大的优势,”他在近期接受BBC中文记者专访时表示,“任期限制意味着在领导人死后的继承问题上不会有太大的危机,对政策也是件好事...
“扫黑除恶”毕竟与高层打虎有重大区别,因为这个运动必然触及底层社会的权力和利益结构,因而涉及到社会基本秩序的稳定。因此,如果此次“扫黑除恶”的结果是加剧社会秩序的危机,将会给习近平带来更大的麻烦。
因为坚持自己的政治观点而流亡海外,并终老他乡的刘宾雁先生,是中国文人最优秀的代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刘宾雁先生把倒塌破碎的中国良知重新扶起,为实现公平正义,向贪腐强权发起不懈的顽强冲击,展现了中国文人壮丽卓绝的精神风骨。
今天听到香港终审法院推翻黄之锋三人入狱判决。这是香港1997年以来的一件维护香港法治的重大事件。可以说,香港终审法院是维护香港法治的伟大法院!香港人民是伟大的人民!香港是伟大的香港!
中国当局对“709”大抓捕中被捕的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变相秘密关押、拒绝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和出席庭审、违反无罪推定原则迫使其在开庭之前上电视认罪等方式打压律师,其后又不断对“709”案的辩护律师和其他维权律师以注销、吊照律师执照甚至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鉴于此,刘巍、滕彪、刘士辉等律师发起联署声明,呼吁司法部门尊重和保障律师执业权及其作为公民的基本人权,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律师。 中国律师关于尊重和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声明 刘巍、滕彪、刘士辉 2015年7月9日,针对中国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709大抓捕”中,办案部门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变相秘密关押、...
冯正虎、徐佩玲、崔福芳、郑佩佩、范桂娟、戴中耀六名上海的诉讼当事人依法控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崔亚东、立案庭庭长张铮,依法追究其不服从中共中央依法治国的决定、违反法律与立案登记制、侵犯当事人诉权的违法责任,罢免其官职,要求其任职的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保障控告人的诉权,并向被侵权的当事人赔礼道歉。控告状说,根据冯正虎编著的《我要立案——上海司法不作为案例汇编(第 5集)》文集的揭露,上海法院至少有207件既不立案又不裁定的案例,其中187件是发生于2015年5月1日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表明上海地方法院及法官违反法律及法院立案登记制的现象相当严重。 冯正虎等人控告上海高院院长崔亚东 【...
截至2018年1月15日,人权律师王全璋已经被秘密羁押920天,是2015年7月开始的709打压中被逮捕的几十人中唯一一个没有任何消息的人。王全璋在2015年7月被抓捕前似乎就预见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情。他在留给父母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我从来没有把父母带给我的诚实、善良、正直这些品质放弃掉,多年来,我也是按照这些原则寻找我的生活。尽管常常深处某种绝望之中,也从未放弃对美好未来的想象。从事捍卫人权的工作,走上捍卫人权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来潮,隐秘的天性,内心的召唤,岁月的积累,一直像常青藤慢慢向上攀爬。这样的道路注定荆棘密布,坎坷崎岖。”
解保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的确是件好事,但是不知为何心里并不踏实,没有安全感。尽管困难重重,基于对人性的判断,我还是有信心有耐心认为这个国家一定会好起来,社会的普遍觉醒、人性的普遍诉求包括体制内的正义法治力量大家人同此心,完全具备实现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的基础,不管无权者还是当权者人人都能够心存敬畏,尊重宪法、法律,那心里就踏实了!

页面

订阅 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