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治

刘飞跃煽颠案是一场典型的文字狱以言治罪的政治迫害事件。这场政治迫害从一开始就违背我国现行宪法、法律。人权与人道是超越于一切政治与政权之上的,任何一个现代文明的政权都须符合其人道使命,其合法性在于它尊重保障人权、谨守人道底线,维护人道尊严。审判者应当知晓,谁也逃不过历史的审判!
百年回首,中国现代化之路特别艰辛。不过,市场经济已不可逆转,中国人的眼睛已经睁开;虽不会一帆风顺,经过长期反复缠斗,现代人类的共同价值终有一天会成长为中国社会正常运作的规则。请牢牢记住:“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五四”精神在现代中国是一股实实在在的历史潜力。只要政治压力稍松动,便会卷土重来。“六四”之后,“五四”精神已被彻底地镇压了下去。民主、法治、自由、人权等等普世价值都被视为是“西方的一套”,如果“搬到”中国来,便“非乱不可”。
单靠实施普通法,无法保障香港的法治得以维持,那出路在哪里呢?邓桢法官在演词中给予了他的答案:出路不在制度内,而在制度外——法官的角色重要但不是最关键,社会的力量才是。永远不要放弃或低估自己的力量。
在法官宣读刑期时,各被告均表现冷静。朱耀明和其余被告拥抱作别,期间泣不成声。陈健民则向旁听席高举手臂。而黄浩铭被带走前在犯人栏内高呼:“法官阁下,感谢判刑,我们争取民主普选的决心是不变的。”
人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发推说,近几日,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公安局国保对江天勇一家的监控骚扰突然升级了。4月3日上午,江天勇和母亲赶集回村路上,受到国保骚扰,一名国保当众威胁说:“你晚上出来时我们一棍子打死你!”之前一天(4月2日),江天勇的父亲去扫墓时,国保的车突然冲到其电动三轮车前面,致使73岁的江父连车带人摔倒在路边的田坎子里。 江天勇律师因代理过许多人权案件而遭当局打压,并于2016年11月被逮捕,2017年11月21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2年,2019年2月28日出狱;在监狱门口即被国保带走失踪,江天勇绝食抗争,3月2日下午被送到父母家中,但遭严密监控、限制人身自由。...
四川异议人士符海陆被控“寻衅滋事罪”案开庭前一天,其妻刘天艳发表文章说,符海陆被捕已1037天,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见不到丈夫,孩子见不到父亲,母亲见不到儿子。20多公里的距离,他们总是抱着希望去,带着失望归。他们和律师一次次地向法院、检察院、监察委员会投诉、抗议,等来的却是他们聘请的律师“被解聘”。 符海陆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长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陆因在网上公开自制海报“永不忘记,永不放弃,铭记八酒六四——27年记忆陈酿酒非卖品”,以纪念1989年六四镇压事件27周年,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后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诉。...
今日中国,从国家到地方,各级信访、司法审判与政府部门,不仅权力霸道、傲慢、冷血,且利益勾兑,一再违法侵权,欺诈性应对民众诉求。政府不依法行政;法院不依法审判;上访多被欺骗;民众无处伸冤。千人公民起诉当事人向各位代表发出呼吁,请摒弃歌功颂德陋习,履行代表职责,质询公权执掌者“最大腐败”谁负责?
就一个国家的政治转型而言,无论是从政治理论,还是从人类政治实践的历史来看,法治及其所保障的个人自由都不可能“先于民主”而达成,而只能“经由民主”而达成。当国家权力被一个人或少数人所垄断时,就不可能会尊重个人自由,因为这种权力垄断状态的存续,本身就必须以压制或剥夺个人自由为前提。
“六四”抗暴英雄张燕生身患重度糖尿病,正等待去北大医院治疗。张燕生无业,自费买医疗保险。在此,我呼吁大家伸出援手,为张燕生的下一步治疗筹些费用,让30年前的抗暴英雄得到一些温暖。

页面

订阅 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