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特别专题

这一月,政府开始瘫痪裂变/这一月,香港成了世界关注的焦点/这一月,香港公民接受了新考验/这一月,你们掀起香港崭新的一页。
占中退场,并不等于放弃抗争,而只是转变抗争方式。争取真普选是一场持久战。像占中这种间接的公民抗命自有其特定的功用,但它极不适合持久战。我们必须转而采用其他的方式继续抗争。
面对香港社会种种撕裂矛盾﹐镇压噤声并非解决之道﹐负责任的政府必须正视这一代年青学子对普选的索求﹐你可以不同意他们的见解﹐但应以教育和沟通去疏导﹐而非漠视冷待﹐否则﹐将造成这一代人对政府更大的抗拒和离心。
雨伞运动并没有白做,也非徒劳无功,最大的成就便是占领人心,充权人民,而醒觉了的群众再不需要政治代理人,抗争行动只会更即兴、直接、自发、无政府主义和更具震撼力,势必增加特区政府的管治困难。
固然,在给定的政治格局下,真普选的目标不可能一步到位,但我们并不是无能为力。当局的恶劣不需要再证明。我们需要证明的是,尽管当局那么恶劣,我们仍然可以把事情朝好的方向有所推进。
争民主以捍卫自由不仅是香港同胞的紧迫需要,也是大陆的出路所在。只有一个可被广泛接受的宪政解决方案,吸纳各族各地人民的同意,才能建立长久自由、繁荣和幸福的根基。
历史为香港人开了一个国际玩笑,香港政改方案,却成为历史上最少赞成票的政改方案,这无疑是对港府的极大嘲弄,也严重损害了中共的脸面。中联办企图使这次表决流产,继续拖延政改表决,以拖待变,结果弄巧成拙。
北京政府容让保守力量长期甚至永远享有政治特权,亦令香港社会内的改革力量因感到受长期压抑和压迫,从而产生对现制愈来愈强的抗拒感,亦造成与保守力量之间和与北京政府之间,愈来愈尖锐的矛盾。这种矛盾冲突就是香港社会陷入分裂的根源。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否定三权分立,表示“行政长官具有超然于行政、立法和司法三个机关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就是说中共透过行政长官,将权力凌驾于香港三权之上。
雨伞运动成功与否,或许言人人殊,但无论发展如何,我希望所有支持真普选的港人,不要放弃,即使场境改变了,也要继续坚持打拼下去。只要这样,我们必能一起见到真普选来到香港的一天。

页面

订阅 特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