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颠覆国家政权

十月十日是我母亲逝世纪念日。母亲去世后,当局残酷地剥夺了我回家安葬母亲的基本人权,致使我对此而抱憾终生!值此母亲逝世五周年之日,特将五年前我在监狱时所写的一系列悼念母亲的书信文稿整理发表,以深情缅怀生养我的母亲。
2018年9月26日,湖北省高级法院对武汉资深政治异议人士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作出终审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秦永敏因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5年3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7日被逮捕,被指控“撰写了大量具有煽动性的文章,提出‘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的目标,确定了颠覆国家政权的方针和目标、策略和方法。另一方面组织、策划、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2018年7月10日被武汉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秦永敏从诉讼程序、事实和证据、定性三方面提出上诉理由,认为一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对其定罪不当,...
系狱政治漫画家、维权人士 姜野飞 的妻子 楚玲 致信加拿大政府、联合国和国际人权组织,呼吁出面干预,给中国政府施压,以确保姜野飞在关押期间有通讯和会见的权利,不再遭受任何酷刑折磨,并敦促中国政府释放姜野飞。 楚玲说姜野飞遭此磨难皆因他批评中共政府和抨击习近平主席的漫画所致。 2015年11月13日,姜野飞在身份为国际难民、并且已被加拿大政府批准接收的情况下,被中国警察从泰国移民监狱秘密带回中国。尽管他的家人一直询问其案情况和开庭时间,但均被敷衍不予告知,直到2018年7月下旬,家人才从官方媒体10多天前的报道中得知:姜野飞已于2018年7月13日被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
2018年7月10日,资深政治异议人士、民主党创始人之一、“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根据判决书:秦永敏被指控“撰写了大量具有煽动性的文章,提出‘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的目标,确定了颠覆国家政权的方针和目标、策略和方法。另一方面组织、策划、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秦永敏及其律师辩护称,秦永敏在文章、书籍中提出的主张、观点以及组建“中国人权观察”,是公民享有的言论、出版、结社权利,并未实施颠覆国家政权的暴力行为,不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法院认定,秦永敏的行为“其实质是以行使公民权利之名,...
本文记述了作者和各地维权人士前往武汉准备申请参加秦永敏案开庭宣判的经历。一些维权人士在当地就被拦截,而开庭前到了法院门口的则被几十个特警团团围住,被用一辆大巴车全部带到汉口信访局的大厅里,并收缴了手机和身份证。 7月11日,资深政治异议人士、民主党创始人之一、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 秦案申请旁听记 公民记者 2018年7月11日 10日中午,我和陈国金兄从娄底乘坐G402动车去武汉,准备申请旁听今天上午九点在武汉中院开庭的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宣判。由于不希望引起当局的关注,我们此去没有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过了长沙后,列车员开始查票查身份证,...
李文足既有智慧又勇敢,我们为她喝采。”“作为一个女性,她很坚强,充分表现了中华民族的一个传统道德在女性身上的体现。只有通过她这种行动才能让整个社会,包括国际社会继续关注这些被非法关押和迫害的律师。”“昔有孟姜女,今有李文足”。
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不会因为缺少一个谢长发而停止运转,但它的运转却是谢长发生命的全部意义所在。搬动山丘的蚂蚁们不会停下,终有一日,蚂蚁们会爬满整座山丘,然后告诉全世界:“我们不是蚂蚁,是真正的人!”
秦永敏先生又一次身陷囹圄3年多了,这么长的时间不审不判,不知当局在犹豫什么?也许他们在担心所谓的证据不能服众,也许在担心所谓的审判无法经受历史的检验。在此我只想声明,如果秦永敏被判有罪,我愿与他同罪,因为我与他有着相同的理想与追求,那就是:人人铸出民权脑,神州遍开自由花!
解保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的确是件好事,但是不知为何心里并不踏实,没有安全感。尽管困难重重,基于对人性的判断,我还是有信心有耐心认为这个国家一定会好起来,社会的普遍觉醒、人性的普遍诉求包括体制内的正义法治力量大家人同此心,完全具备实现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的基础,不管无权者还是当权者人人都能够心存敬畏,尊重宪法、法律,那心里就踏实了!
判断一个人是否构成犯罪,更重要的还是要看其行为的性质。上诉人的行为均是在行使言论自由、批评建议权、投诉控告权、检举揭发权等公民权利。这些权利与生俱来,且载于中国现行宪法和法律,行使这些权利,与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毫无干涉。这些行为,更与攻击国家政权和宪法所确立的国家制度风马牛不相及。

页面

订阅 颠覆国家政权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