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颠覆国家政权

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中共极权政制通过击鼓传花方式加害或谋杀了宪政民主的和平精神象征。他们击鼓所传的花,当然是恶之花。用别人的鲜血,塗抹红色极权的冠冕。
王全璋律师被捕近两年,是“709案”被捕者中迄今唯一毫无音讯的人。当局不仅拒绝他的妻子李文足为他聘请的律师会见他,还对这些律师进行各种打压。近来,两位官派律师通过各种途径找李文足,试图让她同意他们代理王全璋案,就此,李文足发表公开声明,指他们违反程序跟官方站在一起,就是伙同官方把一个清白的同行陷害成罪犯,帮着官方把王全璋的罪名做实。声明说,王全璋现处在不自由的状态下,如他有看似自己选择的律师,一定是在被酷刑的情况下万般无奈的选择。李文足在声明中表明坚持使用自己聘请的律师,并规劝拟做官派律师者自重。 拒绝官派律师的再次声明 ——709李文足 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
你们的英勇,无法用言语表述。 是你们,率先打破恐惧,勇敢的向强权挑战; 是你们,率先传播真相,揭露不法、控诉酷刑,让世界为之震惊; 是你们,前仆后继毫不退缩,虽遇强压仍不屈不挠,展尽人权律师的风采。 你们以你们的勇敢,突破了官方的围剿,激励了家属,阻遏了罪恶,你们理应获得我们这些当事人最高的敬意。值此“709”案两周年之际,也恰逢“人权律师节”设立之初,我们向“709”案全体辩护人致以诚挚的感谢! 致敬,“709”案辩护人!
无敌的刘晓波,仍旧没有敌人。但从关押无敌的刘晓波,到关押非暴力的许志永,再到关押不合作的唐荆陵,它们已然失去了所有的朋友。而那张摆在诺贝尔委员会领奖台的空椅子,却似乎时时刻刻在提醒没有了朋友的它们:你们将四处受敌!
从2010年刘霞就告知监狱当局,晓波有肝病。七年当中,发生过什么?我们只知道刘霞遭遇日益沉重的压力,她的家人因她为晓波的呼吁而面临被罗织莫须有罪名遭判监的处境。在刘霞被迫妥协的年月里,晓波得到过诊断和治疗吗?如何直到晚期才被确诊?!
尽管全球正义力量千呼万唤,共产党邪恶势力恪守愚蠢及暴虐人权罪恶的气焰未有丝毫消减。709事件的两个核心人物的命运尚在不卜中,全璋律师生死不明,屠夫先生仍被黑暗势力野蛮囚禁中。而作为709历史事件一部分的江天勇律师最近又被反动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709反人类暴行肆虐下去的邪恶意志昭然。
王全璋律师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近两年,音讯全无,特以此曲表达对王全璋律师的关注及对中共的谴责。
著名人权律师江天勇的家人今天发表声明,谴责当局拒绝让家人聘请的律师会见 江天勇 。江天勇于2016年11月在长沙失踪,2017年5月31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 江天勇的妻子和父母在声明中称当局的做法是上演一出所谓“依法治国”的丑剧,拒绝接受当局所谓江天勇已委托了另外两位律师(官派)的说法。 江天勇的家人为其聘请的两位律师为: 陈进学 律师、 张磊 律师。 以下为江天勇律师家人的声明。 关于谴责当局为江天勇强行指定官派律师的声明 江天勇的家人 2017年6月15日,我们家属聘请的律师到长沙一看要求会见江天勇,被曾姓副长以“江天勇已委托了两位律师”为由拒绝。看来当局重施故伎,...
随着中共“大国崛起”的自信日渐满满,“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也开始使用到香港人和台湾人身上。这就是中共愿意赐予所谓“海外华人”的“国民待遇”。
如特别报告员所强调的,江天勇是从事那种工作的核心人物,这有助于稳定,而不是与维稳相冲突(第75段)。成员国必须要求释放江天勇和其他因维权工作而遭受惩罚的人,抵制将合法行使受中国和国际法保护的权利定罪的行径。国家主权不能被合法地用来攻击联合国专家的独立性,及破坏既定的实况调查团的职权。

页面

订阅 颠覆国家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