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弱势群体

生活在中国境外的一百万或更多的维族人,尤其是那些近年来离开中国的维族人,常常有这种朝不保夕的无形存在感。北京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加大了他们被遣返回国的风险。中国对维吾尔人的种种限制——包括无处不在的监视和任意拘留——直到最近才引起人们的关注。
走进村庄,更令人感到凄凉,家家户户躺着-至二个艾滋病病人,贫病交迫,80年代末90年代初,官商勾结处处设立采血站,号召民众有赏献血,实际情况是卖血,并说:“献血光荣,献血不得高血压,献血致富”,卖血惹来了艾滋病大流行,政府官员对这么大的艾滋病疫情不是积极防治,而是百般捂盖,不许任何人去疫区调查了解、救助等活动。
我儿子所做的是为无权、无钱、无能力的弱势群体建立了个平台,为他们发声,他做的是正义的。我儿子为弱势群体做事,受到当局打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只有剩下他一个,妻子离了,儿子跟母亲去了。我是他的母亲,我是医务工作者,我不忍心眼睁睁地看他受病魔的折磨而死在狱中。
血汗工厂四个字早已不陌生,改革开放四十年,它们用工人的鲜血和生命将自己打造成了法治中国的照妖镜,什么当家做主、民主权利、人身自由、公平公正……越漂亮的也就越丑陋!惨淡的现实淋漓的鲜血,辛勤劳动的工人不应该被粗暴对待,我要一直跟工人在一起,寻回失去的尊严和权利。
中国随处可见的校园性侵、职场性骚扰及“权色交易”腐败案中,受害者或其监护人大多失声,甚至仅仅以“多名女性”等概略称呼替代。假如没有发声的机会,即便施害者被判服刑,那些被“不声不响地带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去”的受害者,那些仅仅被用来修饰贪官多么腐败的“多名女性”,只能是永远的受害者。
你的眼中饱含泪水/你的头上缠着一块白布/那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冤字/你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它们没有流下来/你望着前方/前方有什么/也许还是黑监狱/还是劳教/还是注定破碎的希望和你不甘绝望的心/哦,母亲/让泪水流下来吧/这样好受些/哪怕里面有血/哪怕/泪流过之后/再也没有泪/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看不见光明/更看不见黑暗
北京大兴冬天的一场大火,不但残酷烧死了挣扎在社会底层的19条人命,同时还烧穿了华丽首都那件漂亮的盛世外衣,也暴露了那些“高端人口”的低端思维和末端品行。
不论官方基于何种目的,若迷信暴力,以国家强制力驱赶外来人口,对付其公民,这是在为“新时代”制造大量的“低端”反对力量,他们将奠定大规模社会运动和社会抗战的阶级基础,并有可能涌现组织者和领导者,从这个意义说,“新时代”极可能会爆发社会运动。
根据国际惯例,凡是给患者输血感染艾滋病毒,都无一例外追究责任直至刑责。可是河南省不制裁河南血祸元凶,却把板子打在受害者身上。卖血和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几十万受害者无论怎么告状,没有一例打赢官司,而河南血祸责任人却被带病提拔赏给“顶戴花翎”。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王范地先生因心脏衰竭于2017年12月8日上午9点51分去世,享年84岁。王范地先生是1989年“六四”镇压中遇难的北京月坛中学19岁高中学生王楠的父亲,28年来一直坚定不移地和群体一起走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寻求公平正义的道路上。

页面

订阅 弱势群体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