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廣場

公民廣場是一個虛擬的網絡“民主牆”,供國內民眾張貼個人的遭遇、公開信、聲明、案件陳述以及照片、法院文件和視頻等,與人分享他們的故事。雖然大部分張貼內容是中文,但中國人權對每個張貼都提供了英文的標題和簡要介紹;中國人權還將有些文章內容翻譯成英文。

公民廣場是2010 年春季推出的,它一直作為一個自由發表的平台,讓訪民、維權人士、律師和其他公民來揭露腐敗和官員瀆職,揭露從非法拘留到綁架和酷刑的侵權案例,發表公開聲明,包括呼籲對官方的問責制和透明度,呼籲對強迫拆遷進行補償等。

這個虛擬的“民主牆”的不斷擴大充實,反映了中國公民維護其權利的強烈願望和中國越來越多的公民行動。在公民廣場上的張貼也幫助這些個人和群體得到國際媒體對他們案件的關注。

通過公民廣場,記者、研究人員和一般公眾能夠對一些個案的細節了解得更多。

Items 111 - 120 of 778
遭當局以涉嫌“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其84歲老母蒲文清發表公開信,再次呼籲政府從人道主義出發,允許黃琦保外就醫。黃琦患有多種疾病,包括腦積水、腦萎縮、肺氣腫、腎囊腫、肝囊腫等,上月28日律師首度會見黃琦時,發現黃琦手足、臉部浮腫。黃琦在看守所每日被強迫站立值班4小時,蒲文清擔心這樣持續下去,重病纏身的兒子會像劉曉波一樣病死在獄中。 黃琦母親蒲文清的公開信 我是黃琦母親今年84歲,我兒子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晚上被四川省綿陽市公安局強行帶走,於2016年12月16日逮捕,涉嫌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現已被羈押249天。...
王全璋律師被捕近兩年,是“709案”被捕者中迄今唯一毫無音訊的人。當局不僅拒絕他的妻子李文足為他聘請的律師會見他,還對這些律師進行各種打壓。近來,兩位官派律師通過各種途徑找李文足,試圖讓她同意他們代理王全璋案,就此,李文足發表公開聲明,指他們違反程序跟官方站在一起,就是夥同官方把一個清白的同行陷害成罪犯,幫著官方把王全璋的罪名做實。聲明說,王全璋現處在不自由的狀態下,如他有看似自己選擇的律師,一定是在被酷刑的情況下萬般無奈的選擇。李文足在聲明中表明堅持使用自己聘請的律師,並規勸擬做官派律師者自重。 拒絕官派律師的再次聲明 ——709李文足 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
鑑於2017年張軍任職司法部部長以來,各地司法行政機關、律師協會採取約談、威脅、恐嚇、不給律師蓋年審備案章、扣押律師執業證等方式對付那些擁有正義感的律師和律師事務所,公然破壞中國法治,余文生律師特建議最高檢察院依法調查張軍是否具有濫用職權的行為及責任。余文生律師在建議函中列舉了包括他本人在內的律師受到打壓的10個案例。 刑事調查建議函 調查建議人:余文生,1967年11月11日出生,北京市人,律師,住北京市石景山區八角北路24棟107室。 被建議調查人:張軍,司法部部長。 調查事項:濫用職權 事實和理由: 2017年自張軍任職司法部部長以來,全國各地司法行政機關繼續採取對律師群體高壓管控,...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九十週年之際,年過八旬的北京老太太王秀英發表致習近平的公開信,指出“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權是悖論”。公開信說,戰爭年代軍隊絕對服從黨的領導是特殊環境所致,建政後,特別是出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之後,這種提法有悖於《憲法》。公開信提醒習近平盡快將中國共產黨到民政部登記註冊,讓其成為一個合法組織。 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權是悖論 ——八旬老人再次公開致信習近平 我親愛的朋友習近平先生:您好! 我叫王秀英,我是一個年過八旬的北京老太太,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九十週年之際,我要對您,對您這個有著幾百萬軍人的最高統帥,談談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的關係問題,...
因在網上發表言論,稱毛澤東為“毛賊”、習近平為“包子”等而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2年的山東招遠市網民王江峰,在其一審判決生效之日,收到法院《再審決定書》。“決定書”稱法院院長發現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有誤,故按照審判監督程序啟動再審程序,對案件進行重新審理。但是,擔任本案再審審判長的招遠法院副院長王春東卻要求王江峰寫認罪書及不再上訪,並指派社會刑滿釋放人員王某某參與提審王江峰,要求王江峰“認罪”、“不委託律師”、“不上訴”、“不上訪”;如果王江峰滿足了這四條要求,就可以在再審審理時,將原審的兩年刑期減為一年。為此,王江峰向招遠市檢察院提起對王春東的刑事控告,要求對王春東濫用職權進行刑事調查,...
這首詩是2010年劉霞寫給獄中的劉曉波的;2017年7月14日,劉曉波死於肝癌的次日,此詩由劉霞的摯友在推特上貼出後在網上廣為流傳。 黑暗之路 劉 霞 知道早晚有一天 你會離開我 獨自走黑暗之路 我祈求再現那個瞬間 看看記憶中的畫面 希望畫面中的我 在驚恐發呆的時候 光芒綻放 可是我沒有做到 只是緊緊地握住拳頭 不讓一點點力量從指尖流走 2010年
余文生律師向北京市檢察院發出刑事控告狀,要求依法追究北京市司法局局長苗林等人利用年審換證濫用職權打壓律師的責任。控告狀指,苗林自2016年11月擔任北京市司法局局長後,繼續打壓人權律師;在2017年5月北京律師進入非法年審(年度考核)月後,苗林及屬下更是利用官權配合中國各級公檢法看守所等強權單位,不給一些律師事務所年審、不給一些律師蓋年審備案章,以限制律師正常執業;余文生的律師執業證被以換發新律師執業證為名非法扣押。 余文生律師是“709”案被捕、至今仍被關押的王全璋律師的辯護人。 刑事控告狀 控告人:余文生,北京市道衡律師事務所律師,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區政達路2號CRD銀座712室,...
“天安門母親”授權中國人權發表《致劉曉波、劉霞夫婦》。 曉波:您雖然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生命;但您擁有的人間大愛, 是世上任誰都無法比擬的。 在我們的心目中您是永生的。 劉霞:為了曉波、為了您自己、為了世上世上所有摯愛你們的人; 您一定要堅強地、有尊嚴地活下去!愛您! 您不孤單,我們與您同在。 (欲聽丁子霖為此錄製的音頻,請點擊文內鏈接)
2017年7月2日,居住在廣州的江西維權人士劉少明被廣州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剝奪政治權利3年。 劉少明是1989年民主運動的積極參加者,近年來除參與公民圍觀外,還關注珠三角勞工事務,幫助工人維權。 2015年5月29日晚,劉少明從廣州的家中被不明身份的人帶走,兩週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 2016年4月15日其案在廣州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未作宣判。 劉少明的刑事判決書(影印件,共 9 頁)
出獄近4年的寧夏詩人師濤,作為上海市作家協會第三期青年創作班成員,受邀準備參加一個在寧波舉行的詩歌聯誼會,但三方國保聯動,使他無法成行。師濤曾為記者,2004年因通過雅虎信箱發給海外一封政府關於媒體在六四15週年期間如何處理有關報導的文件而被捕,後被判刑10年,2013年8月23日獲釋。 師濤聲明 本人作為上海市作家協會第三期青年創作班成員,受到請參加7日在寧波象山亂洋礁舉辦的詩歌聯誼會。我已經按照國保的要求提前打了招呼,並且買好了機票,準備明天去警務室當面提交“請假條”。 沒想到,寧夏國保、上海國保、寧波國保幾方聯動,嚴重要求主辦方不得讓我參加,否則如何如何。無奈,下午退了票。...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