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廣場

公民廣場是一個虛擬的網絡“民主牆”,供國內民眾張貼個人的遭遇、公開信、聲明、案件陳述以及照片、法院文件和視頻等,與人分享他們的故事。雖然大部分張貼內容是中文,但中國人權對每個張貼都提供了英文的標題和簡要介紹;中國人權還將有些文章內容翻譯成英文。

公民廣場是2010 年春季推出的,它一直作為一個自由發表的平台,讓訪民、維權人士、律師和其他公民來揭露腐敗和官員瀆職,揭露從非法拘留到綁架和酷刑的侵權案例,發表公開聲明,包括呼籲對官方的問責制和透明度,呼籲對強迫拆遷進行補償等。

這個虛擬的“民主牆”的不斷擴大充實,反映了中國公民維護其權利的強烈願望和中國越來越多的公民行動。在公民廣場上的張貼也幫助這些個人和群體得到國際媒體對他們案件的關注。

通過公民廣場,記者、研究人員和一般公眾能夠對一些個案的細節了解得更多。

Items 71 - 80 of 793
2018年7月10日,資深政治異議人士、民主黨創始人之一、“中國人權觀察”創辦人秦永敏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根據判決書:秦永敏被指控“撰寫了大量具有煽動性的文章,提出‘全民和解,人權至上,良性互動,和平轉型’的目標,確定了顛覆國家政權的方針和目標、策略和方法。另一方面組織、策劃、實施了一系列旨在顛覆國家政權的活動”;秦永敏及其律師辯護稱,秦永敏在文章、書籍中提出的主張、觀點以及組建“中國人權觀察”,是公民享有的言論、出版、結社權利,並未實施顛覆國家政權的暴力行為,不構成顛覆國家政權罪;法院認定,秦永敏的行為“其實質是以行使公民權利之名,...
文章說,深圳佳士公司的工友為抗議公司長期惡劣地對待員工,要求組建工會以維護自己的權利,但公司以開除、毆打等手段報復工人,一些工人還遭到當地派出所警察的毆打和非法關押。工人們為此前往派出所,高喊口號,要求嚴懲打人的警察,在全國熱心網友的關注和聲援下,被關押的工人獲得釋放,警方承諾三天出結果——如果警察錯,會懲罰,並給出書面道歉。 派出所門口響起《咱們工人有力量》 ——慶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勝利 2018年7月22日,在中國發生了兩件事情,一個是北京舉行了慶祝抗美援朝勝利65周年暨志願軍凱旋歸國60周年活動,一個是深圳佳士工友到燕子嶺派出所門口維權,要求建立工會,嚴懲打人員警——...
本文記述了作者和各地維權人士前往武漢準備申請參加秦永敏案開庭宣判的經歷。一些維權人士在當地就被攔截,而開庭前到了法院門口的則被幾十個特警團團圍住,被用一輛大巴車全部帶到漢口信訪局的大廳裡,並收繳了手機和身份證。 7月11日,資深政治異議人士、民主黨創始人之一、中國人權觀察創辦人秦永敏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 秦案申請旁聽記 公民記者 2018年7月11日 10日中午,我和陳國金兄從婁底乘坐G402動車去武漢,準備申請旁聽今天上午九點在武漢中院開庭的秦永敏顛覆國家政權案的宣判。由於不希望引起當局的關注,我們此去沒有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過了長沙後,列車員開始查票查身份證,...
文章記述了山東煙臺退伍老兵朱吉祥就市政府讓住房困難的退伍老兵購買共有產權住房的配售價格問題向市政府提起信訪的經歷。文章說,市信訪局把朱吉祥的信訪事宜轉送市住建局處理,然而住建局做出不在其“職權範圍”的聽證結論。朱吉祥向市信訪複查覆核辦公室(以下簡稱“複查辦”)申請複查,複查辦違規要求住建局“重新召開聽證會、重新處理”……在住建局作出第二次聽證結論、第三次處理意見後,朱吉祥再次向市複查辦申請複查,今年5月,朱吉祥收到了複查辦《撤銷決定書》的“抄送件”;該決定書要求市住建局按照“建議意見類信訪訴求”重新處理。文章說,將朱吉祥的“申訴求決類”信訪事項改為按“建議意見類信訪”重新處理,如此,...
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人社部”)依據1959年的文件取消了千千萬萬勞動者的“視同繳費工齡”,致其晚年因“工齡歸零”而無法享受自己勞動積累的養老金與醫保待遇,陷於“老無所養,病無所醫”之境。他們為此聯署致函人社部,要求公開其推行此政策的現行法律授權和法規依據的信息,但被以“不屬於政府信息公開範圍”為由拒絕;2018年2月22日,聯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級法院提起訴訟,二中院違反立案時限的規定,接案後拖延不作為,致使本案無法上訴;聯署代表從3月22日起通過北京訴訟熱線多次向北京高級法院投訴北京第二中級法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違法行為,但至今沒有任何結果。為此,他們向最高人民法院、...
在四川汶川地震10週年之際,遭當局以涉嫌“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其85歲老母親蒲文清再次發出公開呼籲,要求中央領導敦促四川省當局從人道出發釋放黃琦回家治病,依法追查製造黃琦冤案責任人的法律責任。蒲文清說,汶川地震時,黃琦身體健康、精力充沛,28天內十三次赴災區贈送救災物資,但因曝光豆腐渣工程致中小學生死亡真相而入獄3年,並因此罹患多種嚴重疾病;出獄後,黃琦拖著病體繼續堅持為弱勢群體發聲,卻再次遭當局打擊報復入獄,並在獄中遭受毒打和虐待。蒲文清擔心兒子會病死獄中。 沉痛回憶五一二汶川地震十週年 沉痛回憶五一二汶川地震十週年,我兒子黃琦當年身體健康,...
鑑於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簡稱“人社部”)以“不屬於政府信息公開範圍”為由對千人聯署要求政府信息公開的申請予以拒絕,聯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級法院提起訴訟,起訴人社部不履行信息公開義務,但二中院違反立案時限的程序規定,接案後兩個多月至今不給出是否立案文書。值國際勞動節之際,這些因被政府非法剝奪工齡而陷於“老無所養,病無所醫”、沒有任何“社會保護”的勞動者,對政府剝奪勞動者養老社保權和北京二中院至今違法不立案行徑發出強烈抗議。 “千人公民起訴團”五一抗議書 為此,國內外千人聯名於2017年12月6日、2018年1月2日,兩次向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寄發了《千人聯署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
2018年4月18日,余文生律師家屬聘請的辯護律師常伯陽、謝陽到辦案單位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要求了解余文生案件的進展情況時,辦案單位向兩位律師宣讀了一份其稱是余文生親筆簽名的解聘律師、由自己另行聘請律師的聲明,並當場宣布辯護人喪失辯護資格、辦案單位不再安排接待。就此,兩位辯護人發表聲明指出:根據《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解除委託關係的,辯護律師可以要求會見當事人,當面向其確認解除委託關係,故辦案單位宣讀的《聲明》不對辯護人產生法律上的約束力,辯護人將一如既往地履行辯護職責;鑑於本案的管轄權已經變更為徐州市公安局,懇請徐州市公安局依法保障律師的執業權利,...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4月20日收到徐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書,得知余文生於4月19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妨害公務罪逮捕,關押在徐州市看守所。4月24日,許豔向徐州市看守所以快遞寄出《政府資訊公開申請表》,要求公開余文生入所時間、體檢情況、是否患病及治療、監室情況、管理制度、提審情況、使用手銬腳鐐的情況等資訊。余文生律師于2018年1月19日被捕,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余文生被捕一周左右,北京警方將其案件轉移到外地。 余文生律師情況通報 —— 余文生律師妻子向徐州市看守所申請政府資訊公開 4月20日,...
2018年4月1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709”案家屬王峭嶺、劉二敏、原姍姍陪同藺其磊律師、謝陽律師到天津市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被拒絕。次日,李文足、王峭嶺、劉二敏再次陪同謝陽律師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續、要求見法官,但法官不接電話,法警也不讓律師進去找法官,謝陽律師強烈表達要求:起訴到法院一年兩個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見律師,這算什麼?!2018年4月4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在其生死不明、與外界失聯的第999天,其妻李文足在其他“709”案家屬的陪同下,開始了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4月10日她被北京警察強行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區八角中里的家,...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