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Press Work

今年中国真是多事之年,好戏连台。薄熙来事件未平,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又在当局的眼皮子下面,成功逃出,并且通过视频向直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提出三项要求:依法严惩罪犯、确保家人安全、彻查用于维稳经费中的腐败行为。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件事引起中国民间社会和国际媒体的高度关注,将会对中国政局产生冲击。 这件事的意义,已经超出一个人权侵犯的个案,势必对十八大前的党内权争火上浇油;而且还会牵动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现在已经有消息说陈光诚目前已在“绝对安全的地方”,尽管美国使馆对此表示“不予置评”。而且从时间上讲,正好赶上中美两国将在下个星期在北京举行“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这种情况下,陈光诚将成为方励之第二,...
中国人权 获悉,一直被当局严密监控的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目前下落不明。 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告诉 中国人权 说,今天(4月26日),他妈妈偶然听到当地负责监控陈光诚的人给人打电话,说光诚不在了,只看见伟静。陈克贵说,当天晚上,他父亲(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被当局带走,午夜时分,山东临沂双堠镇镇长张健又带人闯入他家,与他发生冲突。
十八大前中国政局观察(八) 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 高文谦 今年是中国的龙年,民间传统认为龙年不利,往往是凶年。对执政的共产党来说果然如此。王立军一脚迈进美国领馆后,在北京政坛引起轩然大波,本来有望在十八大进入常委的薄熙来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当局为如何处理薄的问题弄得焦头烂额,党内高层内斗激烈,陷入六四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之中。
2012年4月13日,残疾维权人士倪玉兰就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对她的定罪和判刑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4月10日,北京西城区人民法院对倪玉兰案作出宣判,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2年6个月,以“诈骗罪”判其有期徒刑6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年8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人民币。法院还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她的丈夫董继勤有期徒刑2年。法院在2011年12月受理该案后3个多月才发出 判决书 ,超出了法律规定的最多一个半月的期限。
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徒刑的甘肃省前警察、政治异议人士李大伟预定于2012年4月14日刑满获释。李大伟家人表示,因为监狱在临夏回族自治州,距离天水市很远,他要到4月14日晚上才能到家。出狱后,他还要被剥夺政治权利4年。
在沉寂了近一个月后,胡温当局终于出手,宣布薄熙来“涉嫌严重违纪”,停止其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的职务,立案审查。十八大前中共党内高层上演的这出权斗大戏暂时告一段落。这些天来,北京政局波诡云谲,各种谣传纷起,不仅老百姓议论纷纷,而且具有不同背景的官方媒体也搅进来,释放不同信息,互相抵牾,舆论几近失控。对此,凡是经历过文革的,很自然会联想起“四人帮”垮台前一年那个夏天的情形。 造成流言满天飞的原因,恰恰是由于当局处理薄熙来问题黑箱作业,迟迟作不出决定来。难产的原因在于薄的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不仅牵涉十八大前太子党与团派之间的权力博弈,而且涉及党内意识形态之争,如何评价薄主导的“重庆模式”...
王丹等“六四”流亡人士日前写公开信给中国政府,要求当局恢复他们被剥夺的回国权利,允许他们回国看看。他们愿意本着公开、诚意的原则,与政府有关部门进行对话,讨论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以下是公开信全文。
广西维权律师杨在新的妻子黄仲琰告诉 中国人权 :以“妨害作证罪”被警方羁押9个月的杨在新已于2012年3月15日补充侦查到期后转成监视居住。据杨的辩护律师陈光武说,3月14日是对杨补充侦查的最后期限。黄仲琰一直在家等待,但没有任何消息,不得不四处打听,直到16日才从律师陈光武那里确认杨已经被转成监视居住,罪名和以前的一样。
“两会”刚刚结束,北京政坛就传出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职务的消息。尽管官方报道的用词很谨慎,用的是“不再兼任”,而不是“撤职”,而且还称为“同志”,但可以说薄已经出局,那个空头政治局委员的顶戴何时被摘除,恐怕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曾几何时,薄权倾一方,炙手可热,现在却落得有家归不得的境地,被留在北京监视居住,成为刑诉法第73条的头一个牺牲品,这不能不让人感叹历史的捉弄。 胡温对薄熙来亮剑,从日前温家宝在“两会”记者会上的说法已可看出端倪。他在回答王立军事件时,专门讲了一段话,提到否定文革的历史决议和三中全会确立改革开放的路线,隐指薄违背党的路线方针,另搞一套。对党的高级干部来说,...
中国的“两会”早已失去参政议政的功能,沦为当局的橡皮图章。不仅如此,近年来“两会”与时俱进,已经不仅限于“人大代表举举手,政协代表拍拍手”,而是成为一场奢华的政治版“春晚”,任由富豪炫富。今年则更甚,代表们轻裘宝马,浑身珠光宝气,手上戴着24万元的手表,腰上系着价值万金的腰带。这与普通民众日益艰难的生活现状形成强烈反差,引起民间舆论的强烈抨击。 当局一面号召民众学雷锋,另一面却放纵奢靡之风,是在自打耳光。不过,当局这样做实有不得已的苦衷:一是营造太平盛世景象,掩盖已经逼近全面爆发的社会危机;二是转移民众视线,缓和王立军事件对政局的冲击,稳住十八大的阵脚。为此,官方新闻发言人有意放烟幕弹:...

页面

订阅 Press Work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