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商业与人权

New!
在今天的国会听证会上,面对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名成员提出的关于谷歌备受争议的“蜻蜓”项目一事——旨在满足中国政府的审查要求而开发的搜索引擎项目,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再三声明:“目前还没有在中国启动搜索引擎的计划”,但承认有100多名谷歌工程师一直在研究测试版。 当议员大卫·希西林恩追问谷歌是否会“在你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期间在中国启动审查或监视工具”时,皮查伊说:“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探索让用户获取信息的可能性……我们将非常深思熟虑,并将在取得进展的过程中让各方广泛参与。” 换句话说,皮查伊并不排除谷歌在未来某个时候在中国启动审查版的搜索引擎。但是,将引入这样的搜索引擎定义为让用户“...
New!
人权观察 和 大赦国际 发起、 中国人权 及其他70个非政府组织联署发表致谷歌的公开信,敦促谷歌放弃为中国市场开发审查版搜索引擎项目。 OPEN LETTER: RESPONSE TO GOOGLE on PROJECT DRAGONFLY, CHINA AND HUMAN RIGHTS To: Sundar Pichai,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Google Inc cc: Ben Gomes, Vice President of Search; Kent Walker, Senior Vice President of Global Affairs;...
中国不发展自己的市场,经济发展就不可能持续。中国没有工人权利,就不可能产生庞大的中产阶级,也就没有现代化的市场经济。只有奴隶和富翁的国家,能叫做现代化国家吗?
国企是人权的最大的侵犯者。国进民退的过程就是侵犯私有财产权的过程。反对国进民退就是捍卫私人的老百姓的财产权和经济自由。长久以后中国一定要走向市场经济的。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坐等实现市场经济的那一天。
中国人几千年来都是受核心文化熏染,脑子基本已经被核心化。一个既容不下人更容不下思想的地方,一个只唯核心是举的地方,大家都围着“核心”和“核心思想”转了,其他所有人都不重要,岂能还有什么事重要?
中国显然吸取了苏联崩溃的教训,把自己的经济体系和西方紧密地捆绑在一起,就像一个蚂蟥一样,不仅仅是停留在牛的表面,而且钻入了牛的血管之中。西方世界每年对中国的巨额贸易逆差,就相当于一头牛在给蚂蟥吸血。川普总统的贸易战不是不应该,而是已经太晚了,只能止血而已。如果要想像苏联那样让中国崩溃,需要一场冷战:冷战2.0。
中共间谍渗透澳洲如入无人之境的日子已成过去。今天,行贿受贿双方草木皆兵,间谍们前景无亮,亲共政客如履薄冰。澳洲在学术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基本价值的认定以及法律体系等多方面存在漏洞,面对着严厉的挑战。可是,“亡羊补牢,未为迟也”。菌源已经发现,根治还会困难吗?
北京最高权力当局不会关注信贷人权灾难,它只关心自己的权力是否得以维持。简言之,金融安全等同于顶尖权力分子们的政治安全;然而这很可能是一个难醒的梦魇。
湖北潜江市访民伍立娟状告潜江市公安局局长肖天树一案于2015年元月7日在湖北仙桃汉江中级法院开庭,伍立娟对审理提出4点异议,包括民告官却不见官出庭;审判长没有在开庭前把对方的证据与答辩送给她;不准她宣读答辩状;庭审形式简单,无视法律等。伍立娟说,习近平多次强调“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要让老百姓都“感受”到法律的公平,但她没有“感受”到法律的公平。 伍立娟第三次状告公安局局长肖天树案开庭 伍立娟 今天伍立娟状告湖北省潜江市公安局局长肖天树一案今天2015年元月7号在湖北仙桃汉江中级法院开庭,工行同事黄行芝参加了旁听,潜江周矶访民彭峰参加一般辩护。 今天我们提前到了汉江中级法院,...
——中国人权专访MJ 一名企业家谈他在中国商海中航行的经验。 中国人权翻译 中国人权: 您在中国的工厂雇用了数百名工人从事电信器材生产。到目前为止,您的事业看起来一直是相当成功的。您是如何和从何时开始在中国经商的? 可以请您描述一下最初的一些困难吗? 现在比你刚开始的时候更容易些吗? MJ: 我大约是七八年前开始的。最大的问题其实是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然后忘却我的西式思考,并取而代之以中式策略来做事。我刚开始的时候,恰好遇到一位在北京经营律师事务所的先生——他曾经是某高官的法律顾问和秘书。他曾参与中央对地方政府的资金分配——你可以想像那中间会发生什么事。因为我在北京待过一段时间,...

页面

订阅 商业与人权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