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New!
王志英,男,1954年7月27日生,遇难时35岁;生前为北京第三通用机械厂重型汽车铸造厂传动桥厂职工;6月3日晚12点,于珠市口十字路口处遇难,子弹射中颈部大动脉;骨灰安葬于昌平佛山公墓。, 我家住在北京珠市口西湖营3号,我娘家住宣武区椿树上三条18号。89年6月3 日晚10时多,我俩从我娘家回自己家,从前门外公园胡同出来就不能通行了,到了大街上,到处都是人,我俩只好推着自行车步行回家,当走到珠市口时就听到枪声,我们还以为是放鞭炮,边走边看,这时枪声越来越近了,听到有人喊:“打枪啦!”我们匆忙从挤满人的路口通过,看到人们到处奔跑,军队已经过来了,是从南往北过来的,都是全副武装,...
New!
杨明湖,男,1947年2月1日出生,遇难时42岁;生前为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专利部法律处职员;89年6月4日凌晨2时左右,于南池子受枪伤,膀胱被打成了几片,骨盆炸成一个大洞粉碎性骨折,6月6日8时于北京同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骨灰存放于西郊万安公墓。 杨明湖6月4日清晨1点离家,当时我和他听到枪声一起下楼,听邻居从西单回来说起大街上发生的情况,杨明湖很担心留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决定去看看。他不相信人民军队会用机枪、坦克对付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他骑车离家到了天安门西侧的南池子,同人群一起站在东长安街的马路边。将近两点半左右,从公安部大院冲出来的戒严部队向群众开枪,杨明湖中弹了,...
New!
伍振亮曾经是亚美艺术中心创办人,他宣布将其保存了将近30年、总共120件有关六四的艺术作品,正式移交给“人道中国”。当年参展的华裔艺术家张宏图表示,“艺术家虽然无法改变现实,但能表达自己的感受”,这次移交对于保持这批艺术品有历史意义,“更重要的是把这些声音继续传下去。”
如果像小鲁这样的顶级二代人物彻底脱离体制,拒绝体制给与的任何利益,并且成为彻底的体制反对派的话,他们将立刻会被体制视为敌对者或颠覆者,他们将受到严厉打压甚至迫害,反过来,他们的影响将比同类的草根人物大出很多倍,名垂青史。可惜,中国目前还产生不了这样的人物。
“六四”抗暴英雄张燕生身患重度糖尿病,正等待去北大医院治疗。张燕生无业,自费买医疗保险。在此,我呼吁大家伸出援手,为张燕生的下一步治疗筹些费用,让30年前的抗暴英雄得到一些温暖。
编者按:在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长篇祭文并致中国国家领导人公开信《哭“六四”大屠杀中罹难的亲人和同胞们》,全文如下: 一 我们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杀中痛失亲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国首都北京天安门前的十里长街和京城中轴线沿线,全副武装的戒严部队动用机枪、坦克、甚至国际上已禁用的达姆弹,屠杀毫无戒备、手无寸铁的和平请愿的青年学生和市民。这场腥风血雨的大屠杀夺去了成千上万鲜活的生命,让成千上万个家庭坠入无底的深渊。 这场大屠杀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发生的。好几年间,北京的许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弹孔累累、血迹斑斑。尽管卅年后,这些罪证已被林立的高楼、...
“六四”过去30年了。“六四”固然已经是历史,但那是一页还没有翻过去的历史。因为“六四”不仅仅涉及历史,而且还涉及现实。“六四”不但属于中国,而且还属于世界。“六四”屠杀不但是对全中国人民的良心的粗暴践踏,也是对全世界人民的良心的公然挑衅。我们纪念“六四”,不但是为了呼唤和激发中国人民的道义良知,也是为了呼唤和激发全世界人民的道义良知。
病人掌国,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危险!看到习近平先生报告中关于“意识形态安全”的法西斯概念,看到他对于青年人的害怕,我真的想说,你最好什么学历都不要有,你只要有常识就行!你什么“自信”都不需要,你只要对自己的子女自信就行!
2019年元月12日,在京部分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举行了一年一度的新春聚会。2018年,群体成员有五位因病去世,迄今共有55位难属离世,但其他难属表示不会退缩,将坚持“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继续走下去,永远不会放弃!
2019年令中国人集体深感焦虑的,是相信中共政权将在新一年濒临崩溃的海外声音,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力,而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中共统治者对失去权力的恐惧也达到了新的水平。习近平上台的倒行逆施把中国引入了文革以来最严重的险境。整个社会从上到下对现存秩序是否能持续都在失去信心,而习近平则无法扭转这一大势。

页面

订阅 六四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