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告密制度,是与专制制度紧密相连的,独裁专制越是威烈的国家,告密制度越是盛行。高校的“信息员”制度发展也日新月异。在课堂上最后一点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意志被剿杀后、在最后几个坚持说真话的教师被清除后,会被培养成什么“人才”?
惟躁动不安之元,草木峥嵘之月,血雨腥风之日,西闲园草芥,默点心香一柱,遥祭故国死不瞑目之冤魂。
六四屠杀埋下不稳定的祸根,年年维稳费超军费了,仍难稳定。面对"64"三十周年,屠杀者政权更是风声鹤唳的惊恐,新疆上百万维族等少数民族如犹太民族关进纳粹式集中营,维稳维到袭用纳粹暴力方式了,他们的维稳巳是制造着不稳定,64后这30年,只见他们越维稳,越穷途末路矣!
编 号 1 姓 名 蒋 捷 连 性 别 男 遇 难 年 龄 17 家 庭 所 在 地 北 京 市 生 前 单 位 职 业 中 国 人 民 大 学 附 中 高 二 四 班 学 生 遇 难 情 况 89.6.3.夜 10:30左 右 离 家 , 11点 多 戒 严 部 队 强 行 突 进 至 木 樨 地 , 在 复 外 大 街 29楼 前 长 花 坛 后 遭 枪 杀 , 子 弹 从 后 背 左 侧 穿 胸 而 过 ,伤 及 心 脏 , 送 市 儿 童 医 院 抢 救 无 效 身 亡 。 医 院 开 具 证 明 “ 来 院 前 已 死 亡 ” , 为 6.3夜 木 樨 地 地 区 第 一 批 遇...
你不听父母的劝阻,从家中厕所的小窗跳出;你擎着旗帜倒下时,仅十七岁。我却活下来,已经三十六岁。面对你的亡灵,活下来就是犯罪,给你写诗更是一种耻辱。活人必须闭嘴,听坟墓诉说。给你写诗,我不配。你的十七岁超越所有的语言和人工的造物。
自从1989年的学生运动被镇压之后,当局一直把青年世代当作是潜在的威胁,试图通过各种控制和影响,让青年世代成为当局的支持者。但是,青年世代本身具有的一些特点,包括叛逆性,好奇心和自然生发的正义感,这些都不是洗脑可以完全消除的。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青年世代对当今的社会现实有强烈的不满。
王志英,男,1954年7月27日生,遇难时35岁;生前为北京第三通用机械厂重型汽车铸造厂传动桥厂职工;6月3日晚12点,于珠市口十字路口处遇难,子弹射中颈部大动脉;骨灰安葬于昌平佛山公墓。, 我家住在北京珠市口西湖营3号,我娘家住宣武区椿树上三条18号。89年6月3 日晚10时多,我俩从我娘家回自己家,从前门外公园胡同出来就不能通行了,到了大街上,到处都是人,我俩只好推着自行车步行回家,当走到珠市口时就听到枪声,我们还以为是放鞭炮,边走边看,这时枪声越来越近了,听到有人喊:“打枪啦!”我们匆忙从挤满人的路口通过,看到人们到处奔跑,军队已经过来了,是从南往北过来的,都是全副武装,...
杨明湖,男,1947年2月1日出生,遇难时42岁;生前为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专利部法律处职员;89年6月4日凌晨2时左右,于南池子受枪伤,膀胱被打成了几片,骨盆炸成一个大洞粉碎性骨折,6月6日8时于北京同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骨灰存放于西郊万安公墓。 杨明湖6月4日清晨1点离家,当时我和他听到枪声一起下楼,听邻居从西单回来说起大街上发生的情况,杨明湖很担心留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决定去看看。他不相信人民军队会用机枪、坦克对付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他骑车离家到了天安门西侧的南池子,同人群一起站在东长安街的马路边。将近两点半左右,从公安部大院冲出来的戒严部队向群众开枪,杨明湖中弹了,...
伍振亮曾经是亚美艺术中心创办人,他宣布将其保存了将近30年、总共120件有关六四的艺术作品,正式移交给“人道中国”。当年参展的华裔艺术家张宏图表示,“艺术家虽然无法改变现实,但能表达自己的感受”,这次移交对于保持这批艺术品有历史意义,“更重要的是把这些声音继续传下去。”
如果像小鲁这样的顶级二代人物彻底脱离体制,拒绝体制给与的任何利益,并且成为彻底的体制反对派的话,他们将立刻会被体制视为敌对者或颠覆者,他们将受到严厉打压甚至迫害,反过来,他们的影响将比同类的草根人物大出很多倍,名垂青史。可惜,中国目前还产生不了这样的人物。

页面

订阅 六四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