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今天我们纪念六四,反思六四,不是去复活那场运动,而是不忘六四精神,继承当年英雄的血脉,品质,让他生生不息,世代相传。而我们已经看到了新一代的人,以新的思维与新的方式在进行新一代的民主运动。
二十九年﹐一代人的光阴。峷峷学子已知天命。年年纪念﹐年年期盼﹐年年不忘初衷。然而﹐我看到的则是在狂风骤雨中依然顽强屹立着的那盏自由女神的灯塔﹐及聚集在这座灯塔下的一群执着的自由与真理的追求者。他们故乡难归﹐亲人难逢。年复一年坚守着良心的底线﹐守护着这盏不灭的灯塔。
29年了。八九一代的主体多跨过知天命之年了,他们的孩子也多到了他们当年参与八九运动的年龄。但他们面对的推进中国反腐、民主、法治与人权的课题却依旧。这片土地延续着六四屠杀的血腥,屠夫们一刻也没有放下屠刀,置中华民族于水深火热之中。中国何去何从的问题远比八九时期更为危殆与急迫。
邓小平搞掉赵紫阳既是为了保自己,也是为了保党,而当时的党内元老和邓沆瀣一气,共同发动了一场由邓主导的针对赵紫阳的政变。邓小平早有搞下赵紫阳之心,是「六四」给他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假如没有「六四」,邓小平也会找机会把赵紫阳搞下台。
和一般人常听到的争议与吵闹不同,所谓「遗忘六四」,不关心六四,以至反对「平反六四」的,不是年轻人;年纪愈大愈有「爱国情结」,就愈多人在是非黑白的判断上倾向中共;这些人盲目对中国乐观,包括连人权也乐观,因此要去说服的,并不是本土派、港独支持者,抑或年轻人,而是那些选择遗忘,选择亲共的老年人。
对我做历史纪录的人来说,我只觉得必须抓紧时间去做。现在不做,以后就做不成。哪怕10年以后中国民主转型,再想做研究,当事人都不在了。我不管有多久,该做的我必须现在就去做,为历史留下纪录。
“八九·六四”时所发生的,是两种根本对立的主权立场发生正面冲突。纪念“六四”,既是表达我们还政于民、安抚亡灵的要求,也是向那些勇敢的人们致敬,相信他们的精神与我们同在,与世界进步力量同在。只要我们还前行在这同一条道路上,他们就是激励我们的光芒和力量,永远不会被忘却。
鲁比奥说:“在我们反思29年前聚集在广场和全中国各地的一百多万中国公民未能实现的憧憬之际,我呼吁中国政府允许围绕那年春天的事件进行自由和公开的讨论,无条件释放那些因为试图纪念六四周年而被拘留或监禁的人,并公开清算在党和军队手中对中国人民犯下的可怕暴力。”
六四人,不仅超越了代际,也超越了一般的政治派系。六四人,将是天安门遗嘱的执行者。在时间点上,已经成熟。六四,已成长为一个最大公约数。六四,已升华为中国的神圣性符号。六四人登上历史舞台的日子已经不太遥远了,历史的最后审判也不会太远了。
六四的失败不应被看作一种失败,而是一个新时代的真正开始。八九民运以一种举世瞩目的惨烈方式结束,从道义上讲让中共政府输掉了底裤,在这种道义的巨大冲击之下,六四之后,普世价值才真正在中国开始了大规模传播并具有了生存土壤。

页面

订阅 六四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