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几天后就是六四屠杀29周年,然而,在国内看不到任何有关“六四”的信息,每一个中国公民依然无法了解“六四”惨案发生的真相,经过29年政府对国民的封锁、有选择性地遗忘,好像中国首都北京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残暴和血腥。
在“六四” 29 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致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全文如下: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今年是“六四”大屠杀二十九周年。 1989年那个不平静的夏天,北京天安门广场枪声及坦克履带的隆隆声,打破了所有人的梦想,民众反官倒、反腐败、对民主自由的诉求,竟然换来了一场血雨腥风。 当局动用数十万全副武装的野战军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及广大市民,用一场血腥的大屠杀确保所谓的国家稳定和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 这是一场反人类的罪行,严重影响了我们国家的声誉。 一夜间,我们的亲人被枪杀在十里长街,从此巨大的伤痛伴随我们一生。“六四”惨案虽然已成为历史,带来的灾难并没有终结,...
近年一到春夏之交,香港社会总会出现「应否继续悼念六四」的讨论,今年亦然。除了有建制派继续为中共涂脂抹粉,企图劝港人忘记当年的血腥屠杀之外,随着过去数年本土思潮的涌现,反对悼念六四或拒绝参与相关活动者亦多了一批以年轻人为主、来自「反专制阵营」的生力军。这些人大多以本土派自居,认为香港人应着眼于本地事务,优先争取香港的民权。六四对他们来说年代太久远,而且其「建设民主中国」的主题与香港无关,因此不应该投入精力悼念。亦有人认为支联会主办的悼念活动每年皆行礼如仪、过于形式主义,对争取民主无助,因而拒绝出席。 的确,支联会每年举办的悼念活动不外乎是游行、展览和讲座等。而重点的维园六四烛光集会,...
八九民运是我们民族的一次高峰体验。中国人的精神面貌从来没有表现得那么纯真,那么美好,那么让人感动。可惜八九民运功亏一篑。六四后29年的持续高压,导致了民族精神的可怕沉沦。既然你曾目睹它飞掠高峰,你就该知道它不是鸡,它是鹰。是鹰,就不会永远蜷伏,总有一天它会再一次展开翅膀,掠过高峰。
28年来,吴仁华运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凭一己之力,收集了几万份有关八九民运、六四屠杀的资料,完成《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被视为1989年天安门事件研究第一人。
中国的民主运动和人权事业并非没有道义巨人,刘晓波本人,就是这样的道义巨人。刘晓波丝毫不比曼德拉、昂山素姬逊色,他所面对的中共政府远比南非白人政府和缅甸军政府更加凶恶,相比之下,刘晓波的坚守和牺牲,刘晓波道义精神的可贵之处,比曼德拉和昂山素姬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西的一生坎坷而又艰辛,可以说他承受的苦难和折磨多于他得到的享乐,他承担的责任多于他获得的报酬。正是他那富于传奇色彩而又光辉绚丽的生活经历凸托出他生命的崇高价值。他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向世界宣布:我的人生没有虚度,我的生命没有堕落。
李柏光之死,如同半年前刘晓波之死,给我们带来了一种深刻的终结感:新极权日臻完备,零八宪章所代表的政治改革话语,与维权运动所代表的法治化路径,都已经走到尽头,一个“新时代”开始了。夜黑无边。李柏光死了,如同刘晓波,如同杨天水,如同曹顺利,如同一个个在黑暗中倒下的人,他们的生命成为黑暗中的点点星火。
我深信,中国未来的政治转型会比前苏联走少一点弯路,也有着比俄罗斯更好的理由和能力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政体,因为那时的中国将会经历得更多,观察得更多,比解体后的俄罗斯更成熟,民主一定会更坚固,更深得人心。国难兴邦,斯之谓也!
自1989年以来,斯诺夫人不仅明确表示站在中国人民的一边,而且坚持对中共的暴行进行批评,并坚定地支持6.4屠杀的受难者及活动人士。2000年6月,斯诺夫人从瑞士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参加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前举办的六四屠杀11周年的烛光纪念晚会。“六四屠杀让我醒悟。”她谈到自己的变化。虽然她去世了,但她的精神和良知将激励我们所有的人。

页面

订阅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