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中国的民主运动和人权事业并非没有道义巨人,刘晓波本人,就是这样的道义巨人。刘晓波丝毫不比曼德拉、昂山素姬逊色,他所面对的中共政府远比南非白人政府和缅甸军政府更加凶恶,相比之下,刘晓波的坚守和牺牲,刘晓波道义精神的可贵之处,比曼德拉和昂山素姬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西的一生坎坷而又艰辛,可以说他承受的苦难和折磨多于他得到的享乐,他承担的责任多于他获得的报酬。正是他那富于传奇色彩而又光辉绚丽的生活经历凸托出他生命的崇高价值。他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向世界宣布:我的人生没有虚度,我的生命没有堕落。
李柏光之死,如同半年前刘晓波之死,给我们带来了一种深刻的终结感:新极权日臻完备,零八宪章所代表的政治改革话语,与维权运动所代表的法治化路径,都已经走到尽头,一个“新时代”开始了。夜黑无边。李柏光死了,如同刘晓波,如同杨天水,如同曹顺利,如同一个个在黑暗中倒下的人,他们的生命成为黑暗中的点点星火。
我深信,中国未来的政治转型会比前苏联走少一点弯路,也有着比俄罗斯更好的理由和能力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政体,因为那时的中国将会经历得更多,观察得更多,比解体后的俄罗斯更成熟,民主一定会更坚固,更深得人心。国难兴邦,斯之谓也!
自1989年以来,斯诺夫人不仅明确表示站在中国人民的一边,而且坚持对中共的暴行进行批评,并坚定地支持6.4屠杀的受难者及活动人士。2000年6月,斯诺夫人从瑞士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参加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前举办的六四屠杀11周年的烛光纪念晚会。“六四屠杀让我醒悟。”她谈到自己的变化。虽然她去世了,但她的精神和良知将激励我们所有的人。
尤维洁:每一个离开人世的父亲、母亲们虽然走了,眼睛是闭不上的。在他们内心,留下的遗憾是29年了,没有看到能给我们公平、正义这一天。我真的心里非常非常难受,因为我觉得这是国家在对人民犯罪!‘六四 ’惨案不解决,怎么能够谈到能让这个国家的人民得到福祉、得到幸福?!”
无论是家族渊源,还是文革中的关联性,习近平与陈小鲁都没有悠远的友情。陈小鲁在中共改革之后,走上坡路,习近平还不名一文,而陈小鲁因六四主动退出中共政坛,因六四开始意识到中共的恶政,道不同不相与谋,而习近平在八九之后,仍然在谋划自己个人的政治前程。习没有因文革与八九民运,意识到中共恶政的深刻原因。
你躺在那儿/一定很冷/我要抱你到我心里来/我们一起/或对月而笑/或长歌当哭/亲爱的/请支撑我/去走你延伸的征途/我们一起寻找/光明的出路
共党坚持人治,轻视法治,扩张党权,压缩民权,迷信枪杆,轻贱宪法、法律,让毛泽东那无法无天。习近平玩修宪的终身专权变戏法。毛邓都不要宪法来确认他们的终身专权,抛开宪法,两人都实际专权到死,习近平玩修宪还涉反邓小平去延续他专权,说明习的虚弱,那宪法能保证习终身执政吗
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不会因为缺少一个谢长发而停止运转,但它的运转却是谢长发生命的全部意义所在。搬动山丘的蚂蚁们不会停下,终有一日,蚂蚁们会爬满整座山丘,然后告诉全世界:“我们不是蚂蚁,是真正的人!”

页面

订阅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