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回归20年,香港不但没有培养出认同国家的年轻一代,反而孳生了港独思潮,竟喊出香港要脱离中国,这是北京始料不及的。因此,纵使今年维园人数少了,北京也没有为此高兴。这种心情是尴尬的,矛盾的,也是真实的。
“从头收拾旧山河”对中国民主转型的追求者来说将是一个更加艰巨、需要待以时日。我们需要创造新的“势”,这个“势”不仅和中国相关,而且和整个世界相关,和世界的和平与未来、和全人类的福祉相关。我们必须证明,只有一个民主中国,它的崛起才对文明人类有益。
权力可以腐败,也就成了用权力反不了腐败。可以从民主、法治、民权,也可以从解开28年前的疙瘩,就是六四。中国要向前走的问题,就是一定要让老百姓能够自由自在地行使自己的权力,使中国这个社会能够自然而然地能够和平演变,和平发展”
从政治学的角度看,围绕一九八九年天安门运动所展开的政治图景,凸现了两个最为基本的政治问题︰一个是国家权力与民众意愿之间的关系问题,一个是宪章制度作为基本规则与政治权力之间的关系问题。
你若再次判刑入狱,就把它看作命运又加冕给你的一顶荆冠吧。你一定比我参悟得更深更透。思想战士的沙场,很多时候都在监狱,重量级的曼德拉、哈维尔们,不断佐证着监狱的“功德”。
你是多么幸运地成为了六四受伤者啊!在那场和平抗议中,你与市民学生展现了中国人民的爱和对自由、平等和公义的舍生忘死的追求。这是一个证据,一个历史的证明,那就是中国人配得自由,配得民主,并且是一个能够给世界万民带去祝福,带去和平的人民。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于5月24日参加了纪念“六四”的聚会,6月1日被公安人员绑架到宾馆软禁,手机被拿走;5天后,孙文广先生被送回家,手机虽然被归还,但其上文字、照片、视频全部被删,操作系统也被换。这次执行任务的公安既没有穿警服,也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 2017纪念六四被关五天纪实 孙文广 5月24日我们举行了纪念六四聚会,不久公安要我出去“旅游”,我想拖几天,引起上层不满。 6月1日我家网线断了,很多公安人员随着维修工人一起冲进来,不由分说,将我绑架到楼下,塞进警车,拉到燕子山庄宾馆,并将手机拿走。他们在这个宾馆中包了四个房间,让我和国保俩人住一间,室内电话被拿走,...
王维林超越了时空。也许再过千百年,人类历经一次次劫后余生,又兜圈儿回到《山海经》时期。那时候,王维林如同挑战极权帝国的刑天,虽被砍掉头颅,失去了本来面目,却仍然当街屹立。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从“八酒成都酒案”中,我再次看到这样的精神,那是川人不惧强权、乐观幽默、敢为人先、坚韧不拔、豪气冲天的精神。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坚持,这就是重庆精神传承给八九精神的精髓。哪怕旷日持久,哪怕艰辛困苦,哪怕起起伏伏,也要轰轰烈烈!
数以万计市民就像过去28年那样风雨不改,为了心中那一点民主自由之火,为了捍卫普世人权价值,也为了保住历史真相与记忆,一起走到维园,举起手上的烛光。清晰的向北京当权者及全世界表明,民主自由才是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争取民主是一代又一代人前仆后继的事,也是普世的斗争。

页面

订阅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