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方政,男,1966 年 10 月 14 日出生於安徽合肥市;1985 年考入北京体育学院理论系运动生物力学专业, 89 年毕业。 1989 年北京发生以学生为主体的学潮及要求民主的示威运动,我当时为四年级应届毕业生。在学潮期间,我作为体院的学生会干部,积极参与、投入了这埸运动。89 年 6 月 3 日这一天,我一直在天安门广场,从这天夜晚戒严部队在北京市区开始大屠杀,直到 6 月 4 日凌晨,我们始终静坐在广场纪念碑周围,当时各高校学生约有四千人。 “六.四”凌晨 2 时许,从北京郊区冲杀过来的各路戒严部队汇集到天安门广场周围,在坦克开道及军队驱赶下,静坐的学生大约从 4 时左右怀着悲愤、...
谢京锁 ,男,1968 年 2 月 19 日出生,遇难时 21 岁;生前为北京联合大学轻工工程学院自动化专业 86 届学生,6 月 4 日晨於西长安街六部口附近遇难,骨灰存放在北京福田公墓。 89 年 6 月 3 号下午,京锁去接她的四姐回家,晚上未归。因当晚北京的情况紧张,全家人及亲朋好友非常担心、着急。第二天京锁仍未回家。6 月 4 日早上,我们到医院及街上寻找,去过人民医院、水利医院、铁路医院、复兴医院以及木樨地、公主坟等路口,均未找到。6 月 7 日上午学校通知我们到急救中心认领尸体。校方及家人来到急救中心,得知谢京锁已於 6 月 4 日遇难死亡;死亡通知书写明是“心脏遽停”。...
赵龙 ,男,1968 年 2 月 2 日出生於上海,遇难时 21 岁;生前在家待业,临时在隆福商场打工;89 年 6 月 4日晨 2 时左右,在西长安街民族宫至六部口地段遇难,左胸部三处中弹;现骨灰存放在家中。 赵龙高中毕业后未考取大学,经两年磨练,认识到读书的重要。他说“妈妈,我要挣点钱交学费上学了。”我儿子是一个天真烂曼的青年,心地善良,富於同情心,乐於助人,尊长爱友。他弹得一手好吉他,电子琴也弹得动听。他的存在使我们家里充满了活力与欢乐。 1989 年 5 月中旬,他在隆福大厦打工。5 月的北京是不平静的,百万学生和民众发起了反腐败、争民主的示威请愿运动。...
齐志勇 ,男,1956 年 5 月 15 日出生,受伤时33岁;原北京市城建六公司六级油工,现为个体摊贩;89 年 6 月 4 日晨 1 点 20 分,在西单西绒线衚衕受伤,双腿同时中弹,高位截瘫。 自 1989 年“六.四”被枪击伤致残至今已十个年头,我已 43 岁了。因我的腿是“高位截肢”,每当天阴下雨,或者想起当年的可怕情景,我的双腿就疼痛麻木。 当年我家住在海淀区红联南村(西外)。我们油漆班有一项工程在前门大街“泰丰楼饭庄”。6 月 3 日下午 3 点多,我们一行四人骑车上班(因那天天气炎热就想下午去干活,晚上接着干)。当我们路过西单西大街电报大楼,也就是国务院西墙外的时候,...
孙辉 ,男,1970 年出生宁夏石嘴山市,遇难时 19 岁,生前为北京大学化学系 88 级 4 班学生;89 年 6 月 4 日 8 时左右於北京复兴门附近遇难;现骨灰存放於石嘴山家中。 1989 年 6 月 4 日 8 时左右,孙辉骑自行车去寻找 4 日凌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而未归的班长和几位同学,当他行至复兴门附近时中弹,子弹从左腋窝穿过心脏由右腋窝射出,鲜血染红了全身衣服倒在大街上。当时孙辉穿有印着“北京大学”字样的背心,字迹清晰鲜明。(事后他的一位老师说,如当天不穿此衣,也许会躲过这埸灾难)当时民众把尸体送到北京市儿童医院,医院根据孙辉的衣着及学生证打电话通知了北京大学,...
见证屠杀 寻求正义 六四死难者家属十年来蒐集六四死伤者名单,披露屠杀罪行,采取最新行动寻求法律正义。 中国人权 中国人权 在此发表最新一批有关一九八九年六四北京屠杀受难者的证词。 中国人权 分析认为,这些重要的资料提出了六四期间戒严部队在中共最高决策者的指挥下屠杀和平示威请愿的市民和学生的反人类罪行的铁证。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曰,中国人民解放军戒严部队及武装警察在首都北京向手无寸铁的市民与学生开枪,夺走无数中华儿女宝贵的生命。这场震惊世界的屠杀距今已经十年了,而当局除了对这场由学生发起的民主运动以及和平示威的参与者们使用空泛且残忍的政治术语称之为“暴乱”“暴徒”之外,...
从悲愤的母亲到人权活动家,丁子霖在此说明她蒐集六四受难者的见证不仅是平复创痛,更是为了唤醒国人。 “对於一个人来说,生意味着欢乐、光明;死意味着恐怖、黑暗。然而,在人类价值的天平上,生与死是等量的;不懂得死之重,其生也必轻。”  ── 蒋培坤 一 今年是“六四”惨案十周年,又是中共“建国”五十周年。然而,面对这两个周年,却让我想到了死亡。 从 1949 年中国共产党在大陆掌握政权到现在,已经半个世纪过去了。时逢“五十大庆”,要庆祝的事自然很多,但有些事我想不会被列入官方的“庆祝”清单。 这五十年中,第一个十年里共产党发动了“镇反”和“肃反”,接着是“反右”;之后在 50 和 60 年代之交,...
张XX ,男,1961 年 4 月 3 日生;北京某高校教师。 1989 年 6 月 3 日下午 6 时左右,我与两位朋友一起去天安门广场看“女神像”,8 点左右到达广场,此时广场上人很多,女神像耸立在广场北侧,看过女神像,我们听讲演,然后绕广场转了一周。在广场,我们听到了当天下午在西单发生的戒严部队的军火车被民众截留一事,於是我们决定去西单看看后回校。这时大约晚 11 时左右,我们突然听到很大的机器声从前门方向传来,只见一辆装甲车从前门高速向北驶来,人群飞快向两边散开,装甲车在人群中飞驰着,场面很恐怖,最后装甲车向西驶去。我们还是决定去西单,到了六部口由於人多,我们把自行车放下,...
吴向东 ,男,出生於 1968 年 8 月 13 日,遇难时 21 岁;生前为北京东风电视机厂四车间工人、北京仪器仪俵职工大学企业管理专业三年级学生;89 年 6 月 3 日晚 11 时左右於木樨地桥头附近颈部中弹,4 日晨死於复兴医院;骨灰安葬於北京西郊八宝山人民公墓。 89 年 6 月 3 日晚 8 时,向东送女友出门一直未归,约於当日晚 21 时在长安街复兴门桥遭解放军射击中弹,当时被市民送往复兴医院抢救,约 6 月 4 日晨与世长辞。 6 月 3 日晚,我和向东父亲等待儿子久不归家,来回於长安大街寻找,并在一家商店门口焦急等候。直到 4 日晨 5 点左右,仍未见儿子归来。...
杨撼雷 ,男,1970 年 3 月 24 日生,遇难时 19 岁;生前为北京流芳宾馆厨师;6 月 4 日凌晨,於北京饭店西南池子附近遇难,左下腹脾脏部位中弹。 6 月 3 日下午,撼雷说要出去换月票,我们家长再三嘱咐他一定要速去速回,因为现在外面很乱。可他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我们等到晚上,没有回来,等到第二天,还是没有回来,等到第三天,也没有回来。我和他母亲到处寻找,到处打电话,找遍了亲戚朋友和他的朋友同学,都说没有见到。一直到第七天,6 月 9 日那天,他的一位同事到我们家来问小雷回来没有?我们问他,你见到撼雷了吗?他说,6 月 3 日那天杨撼雷买完月票就去了他家,晚饭也是在他们家吃的,...

页面

订阅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