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为纪念“六四”25周年,华人民主书院和《六四诗选》编委会联合举办影像诗征件比赛活动。比赛目的是打破禁忌疆界,伸展自由视野,给参赛者提供机会对“六四”事件进行反思并与世界其它地方的人分享对“六四”的记忆。征件的截止日期为4月30日,颁奖日期为6月4日。评审团召集人:鸿鸿;评审:艾晓明、曾金燕、舒琪、应亮、陈明秀、陈伟。详情见下。
动荡历史中的人生之路 “你的人生经历对你人生观的形成、人生道路的选择以及对中国未来的展望起了什么作用?”这是我们最近向不同世代的中国人提出的问题。我们想了解现代中国重大历史事件对个人人生的影响。换句话说,他们每一个人是如何度过动荡的历史年代。 我们收到的答复,汇集成本期精彩的内容。他们讲述了各自的人生经历,他们的人生故事浓缩了厚重的历史。 本期撰稿人中最年长的生于1947年,最小的生于1990年。我们大体上把他们分成两组:一是那些“ 生在红旗下 ”、经历过文革和1989年的民主运动的作者;二是那些出生在经济改革和充斥着社会冲突和思想矛盾时代的“ 新世代 ”。 第一部分:生在红旗下 在第一组中...
1983年,我和家人一起首次去中国旅行了5个星期。那时离毛泽东之死和文化大革命结束还不到十年,人们还是不敢与外国人攀谈。虽然我和小女儿吸引了满大街好奇的人群,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只是茫然地盯着我们。因为担心“老大哥”在背后盯梢,我与人只有过为数不多的低声交谈。 当我1989年4月重返中国时,这个国家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政治自由化亢奋时期。学生、知识分子、持不同政见者和普通市民在餐馆、宿舍、公园、美发店等场所兴奋地展开辩论,涉及内容十分广泛。作家、记者、电影导演和纪录片制作人敢于触及自共产党1949年以来即列为禁忌的话题。当时颇有一些欣喜若狂的气氛。 5月,我再度回到北京,...
人生的际遇各不相同。上帝会给每一个人出不同的考题;撒旦会对人做出种种试探。 好在,上帝造人的时候,对人鼻孔中吹的那口灵气,乃是人之为人的共同特性,这就是良知、公义、爱等美好品质。它引导着人与人类前进的方向,哪怕道路崎岖。 神为人所做的奇妙安排,如同地球绕着太阳运行。回忆我自己的人生经历,轨道弯曲而清晰可辨。 祖父是儒雅的老中医,被当局定性阶级成份为“工商业地主”。在毛时代,这对于一家三代人而言,都是原罪。父亲精于琴棋书画,且略通武艺,却因“家庭出身”而做了一辈子农民。在我还刚会走路时,曾亲眼看见祖父与父亲在台上挨批斗,那是严重缺乏娱乐的乡亲们的保留节目。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幅场景:...
方政,男,1966 年 10 月 14 日出生於安徽合肥市;1985 年考入北京体育学院理论系运动生物力学专业, 89 年毕业。 1989 年北京发生以学生为主体的学潮及要求民主的示威运动,我当时为四年级应届毕业生。在学潮期间,我作为体院的学生会干部,积极参与、投入了这埸运动。89 年 6 月 3 日这一天,我一直在天安门广场,从这天夜晚戒严部队在北京市区开始大屠杀,直到 6 月 4 日凌晨,我们始终静坐在广场纪念碑周围,当时各高校学生约有四千人。 “六.四”凌晨 2 时许,从北京郊区冲杀过来的各路戒严部队汇集到天安门广场周围,在坦克开道及军队驱赶下,静坐的学生大约从 4 时左右怀着悲愤、...
谢京锁 ,男,1968 年 2 月 19 日出生,遇难时 21 岁;生前为北京联合大学轻工工程学院自动化专业 86 届学生,6 月 4 日晨於西长安街六部口附近遇难,骨灰存放在北京福田公墓。 89 年 6 月 3 号下午,京锁去接她的四姐回家,晚上未归。因当晚北京的情况紧张,全家人及亲朋好友非常担心、着急。第二天京锁仍未回家。6 月 4 日早上,我们到医院及街上寻找,去过人民医院、水利医院、铁路医院、复兴医院以及木樨地、公主坟等路口,均未找到。6 月 7 日上午学校通知我们到急救中心认领尸体。校方及家人来到急救中心,得知谢京锁已於 6 月 4 日遇难死亡;死亡通知书写明是“心脏遽停”。...
赵龙 ,男,1968 年 2 月 2 日出生於上海,遇难时 21 岁;生前在家待业,临时在隆福商场打工;89 年 6 月 4日晨 2 时左右,在西长安街民族宫至六部口地段遇难,左胸部三处中弹;现骨灰存放在家中。 赵龙高中毕业后未考取大学,经两年磨练,认识到读书的重要。他说“妈妈,我要挣点钱交学费上学了。”我儿子是一个天真烂曼的青年,心地善良,富於同情心,乐於助人,尊长爱友。他弹得一手好吉他,电子琴也弹得动听。他的存在使我们家里充满了活力与欢乐。 1989 年 5 月中旬,他在隆福大厦打工。5 月的北京是不平静的,百万学生和民众发起了反腐败、争民主的示威请愿运动。...
齐志勇 ,男,1956 年 5 月 15 日出生,受伤时33岁;原北京市城建六公司六级油工,现为个体摊贩;89 年 6 月 4 日晨 1 点 20 分,在西单西绒线衚衕受伤,双腿同时中弹,高位截瘫。 自 1989 年“六.四”被枪击伤致残至今已十个年头,我已 43 岁了。因我的腿是“高位截肢”,每当天阴下雨,或者想起当年的可怕情景,我的双腿就疼痛麻木。 当年我家住在海淀区红联南村(西外)。我们油漆班有一项工程在前门大街“泰丰楼饭庄”。6 月 3 日下午 3 点多,我们一行四人骑车上班(因那天天气炎热就想下午去干活,晚上接着干)。当我们路过西单西大街电报大楼,也就是国务院西墙外的时候,...
孙辉 ,男,1970 年出生宁夏石嘴山市,遇难时 19 岁,生前为北京大学化学系 88 级 4 班学生;89 年 6 月 4 日 8 时左右於北京复兴门附近遇难;现骨灰存放於石嘴山家中。 1989 年 6 月 4 日 8 时左右,孙辉骑自行车去寻找 4 日凌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而未归的班长和几位同学,当他行至复兴门附近时中弹,子弹从左腋窝穿过心脏由右腋窝射出,鲜血染红了全身衣服倒在大街上。当时孙辉穿有印着“北京大学”字样的背心,字迹清晰鲜明。(事后他的一位老师说,如当天不穿此衣,也许会躲过这埸灾难)当时民众把尸体送到北京市儿童医院,医院根据孙辉的衣着及学生证打电话通知了北京大学,...
见证屠杀 寻求正义 六四死难者家属十年来蒐集六四死伤者名单,披露屠杀罪行,采取最新行动寻求法律正义。 中国人权 中国人权 在此发表最新一批有关一九八九年六四北京屠杀受难者的证词。 中国人权 分析认为,这些重要的资料提出了六四期间戒严部队在中共最高决策者的指挥下屠杀和平示威请愿的市民和学生的反人类罪行的铁证。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曰,中国人民解放军戒严部队及武装警察在首都北京向手无寸铁的市民与学生开枪,夺走无数中华儿女宝贵的生命。这场震惊世界的屠杀距今已经十年了,而当局除了对这场由学生发起的民主运动以及和平示威的参与者们使用空泛且残忍的政治术语称之为“暴乱”“暴徒”之外,...

页面

订阅 六四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