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从悲愤的母亲到人权活动家,丁子霖在此说明她蒐集六四受难者的见证不仅是平复创痛,更是为了唤醒国人。 “对於一个人来说,生意味着欢乐、光明;死意味着恐怖、黑暗。然而,在人类价值的天平上,生与死是等量的;不懂得死之重,其生也必轻。”  ── 蒋培坤 一 今年是“六四”惨案十周年,又是中共“建国”五十周年。然而,面对这两个周年,却让我想到了死亡。 从 1949 年中国共产党在大陆掌握政权到现在,已经半个世纪过去了。时逢“五十大庆”,要庆祝的事自然很多,但有些事我想不会被列入官方的“庆祝”清单。 这五十年中,第一个十年里共产党发动了“镇反”和“肃反”,接着是“反右”;之后在 50 和 60 年代之交,...
张XX ,男,1961 年 4 月 3 日生;北京某高校教师。 1989 年 6 月 3 日下午 6 时左右,我与两位朋友一起去天安门广场看“女神像”,8 点左右到达广场,此时广场上人很多,女神像耸立在广场北侧,看过女神像,我们听讲演,然后绕广场转了一周。在广场,我们听到了当天下午在西单发生的戒严部队的军火车被民众截留一事,於是我们决定去西单看看后回校。这时大约晚 11 时左右,我们突然听到很大的机器声从前门方向传来,只见一辆装甲车从前门高速向北驶来,人群飞快向两边散开,装甲车在人群中飞驰着,场面很恐怖,最后装甲车向西驶去。我们还是决定去西单,到了六部口由於人多,我们把自行车放下,...
吴向东 ,男,出生於 1968 年 8 月 13 日,遇难时 21 岁;生前为北京东风电视机厂四车间工人、北京仪器仪俵职工大学企业管理专业三年级学生;89 年 6 月 3 日晚 11 时左右於木樨地桥头附近颈部中弹,4 日晨死於复兴医院;骨灰安葬於北京西郊八宝山人民公墓。 89 年 6 月 3 日晚 8 时,向东送女友出门一直未归,约於当日晚 21 时在长安街复兴门桥遭解放军射击中弹,当时被市民送往复兴医院抢救,约 6 月 4 日晨与世长辞。 6 月 3 日晚,我和向东父亲等待儿子久不归家,来回於长安大街寻找,并在一家商店门口焦急等候。直到 4 日晨 5 点左右,仍未见儿子归来。...
杨撼雷 ,男,1970 年 3 月 24 日生,遇难时 19 岁;生前为北京流芳宾馆厨师;6 月 4 日凌晨,於北京饭店西南池子附近遇难,左下腹脾脏部位中弹。 6 月 3 日下午,撼雷说要出去换月票,我们家长再三嘱咐他一定要速去速回,因为现在外面很乱。可他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我们等到晚上,没有回来,等到第二天,还是没有回来,等到第三天,也没有回来。我和他母亲到处寻找,到处打电话,找遍了亲戚朋友和他的朋友同学,都说没有见到。一直到第七天,6 月 9 日那天,他的一位同事到我们家来问小雷回来没有?我们问他,你见到撼雷了吗?他说,6 月 3 日那天杨撼雷买完月票就去了他家,晚饭也是在他们家吃的,...
叶伟航 ,男,1970 年 2 月 10 生於北京,遇难时年仅 19 岁零 4 个月;生前为北京 57 中高三.二斑学生;於 4 日凌晨 2 时左右,在木樨地车站路北往东 100 米处宿舍楼前街心花园遇难,左臂贯通伤、右胸及后脑部闭合伤;骨灰存放於家中卧室。 89 年 6 月 3 日晚 9 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向手无寸铁的北京市民开始了大规模的屠杀,全世界人民被这一惨无人寰的血腥屠杀而震惊! 我是医生,当时我正在给一患高烧的小孩看病,我在患者家里六楼看见对面我家儿子正在灯下复习功课,因为已进入紧张的高考复习阶段,看到儿子那样专心,我心中感到无限的安稳和自信,...
蒋捷连 ,男,1972 年 6 月 2 日出生於北京,遇难时刚满 17 岁;生前为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高二四班学生;89 年 6 月 3 日晚 11 点 10 分左右,於木樨地复外大街北侧 29 楼前长花坛后遇难,后背左侧中弹穿胸而过,击中心脏;骨灰一直安置在家中灵堂内。 89 年 4 月,由胡耀邦逝世引发的北京学运一开始,蒋捷连就十分关切。他常常利用课余时间往来於人大、北大看大字报,听大学生讲演。4 月 19 日,北京各高校大学生就要求重新评价胡耀邦功过、参加追悼大会等问题,聚集在新华门前静坐请愿,与前来弹压的军警发生冲突。蒋捷连作为一个中学生参加了这次请愿活动。此后又多次参加运动。5 月...
袁力 ,男,出生於 1960 年 7 月 7 日;北方交大硕士研究生毕业,在电子工业部自动化研究所工作,遇难前已接到美国 Steven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研究生部的新生入学通知书,并已取得出国护照,预定9月以前赴美深造。 89 年 6 月 3 日子夜(约晚间 11 时 45 分)在木樨地遭戒严部队枪杀,临近 6 月 4 日零时被人送海军医院,因身上无证件,被列入2号无名尸体。遗体右手大姆指虎口下方有一块乌青淤血;中弹部位由咽部射入,后背尾处射出。现骨灰安葬於北京西郊万安公墓。 89 学生运动发生后,北京市全民响应,万人空巷,袁力因坚持工作,...
吴国锋 ,男,出生於 1968 年 7 月 3 日,遇难时不满 21 岁;生前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管理系 86 级学生;89 年 6 月 4 日凌晨遇难,遇难地点不详,在北京邮电医院找到尸体;现骨灰一直存放在四川家中。 我们远在四川成都新津县,89 年 6 月 8 日上午 10 点,镇政府派人通知我去谈话,到了镇政府,当官的告诉我:你儿子吴国锋在北京遇难了,详情不知。当官的要我们到北京去料理后事,说由白副书记陪同一起去。我听到这个消息后真是晴天霹雳,不知所措,由政府官员扶持,跌跌撞撞回了家。到家后我只有哭,国锋母亲问我为何要哭?在再三追问下,我只得如实相告。国锋妈妈当即大叫一声,...
王楠,1970 年 4 月 3 日出生,遇难时 19 岁;生前为北京市月坛中学高中二.二班学生;6 月 4 日凌晨三时半遇难於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子弹从左上额射入,左耳后穿出;现骨灰存放於北京西郊万安公墓骨灰堂。 1989 年 6 月 3 日晚 11 时 20 分左右,王楠携带照相机,头戴摩托用头盔,骑自行车前往天安门广场。11 时左右,他曾给同学打过电话,说他要去拍摄历史的镜头。6 月 4 日凌晨一点多钟,在人大会堂北门对面、南长街口被戒严部队开枪击中左上额,子弹从左上额射入,从左耳后穿出,头盔后面留有弹痕。后来被赶来的医学院学生抢救无效,於三点半钟死亡。 王楠中弹后,...
刘锦华 ,女,1955 年 2 月 26 出生;遇难时 34 岁;生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干休三所工作人员;89 年 6 月 3 日晚,在燕京饭店西边楼后遇难,脑部中弹;骨灰先存放在老山骨灰堂,后安葬於天津李齐庄公墓。 89 年 6 月 3 日晚,我与爱人锦华去我妹妹家取药,因为当时我们的住所正拆迁,在公主坟阜城路那儿暂住,到我妹妹家需要进城。当时北京市区秩序混乱,在回家途中,我们走到礼士路听到西边有枪声响,就无法再往前走了,只好躲到燕京饭店西边楼后。我们想,我们并未参与运动,能有什么事呢?没有想到,当部队行进到此地时,随着枪声,我俩都倒在了血泊之中。我的大腿中了一枪,我爱人脑部中了一枪,...

页面

订阅 六四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