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严酷的考问 作爲八九运动的亲历者之一,六四大屠杀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一运动在我的内心深处并没有真正失败,即便在现实意义上失败了,也至多是悲壮的失败。相对于以实力暂时取胜的专制政权来说,八九运动在道义上具有长期优势,在我批评这一运动的时候,仍然怀有这样的坚信。
我们是一群来自中国的留美学生,我们有幸接受了两种不同教育,也在两种不同的社会中生活。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大陆唯一的长期的执政党,中国的现代化和民主化,离开共产党是完全难以想象的。因此,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召开之前,我们决定向二位共产党现任和未来的最高领导人发出这封公开信。 一、被完全掩盖的“六四”事件
受“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言人丁子霖委托, 中国人权 发表丁子霖的 《致柴玲——一封迟复的公开信》 。
【勿忘六四】 2012年6月4日,1989年“六四”事件23周年纪念日,上海访民杜阳明、沈佩兰、王扣玛、童国菁四人到上海市市中心人民广场手挚“勿忘六四”字幅公开纪念“六四”惨案。
【纪念“六四”活动】5月28日,贵州民运人士在贵阳市最繁华的人民广场公开举行纪念“六四”活动,吸引了数千人围观。文章说,尽管今年的形势更艰难严峻,但事实证明“暴政不得人心,民主必将取代专制。 ”
中国人权 获悉,六四23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一位难属轧伟林因长期冤情未得申雪,以死抗争,自缢身亡,享年73岁。轧伟林的儿子轧爱国在六四镇压时被戒严部队枪杀。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表讣告并授权 中国人权 译成 英文 发表。讣告原文如下:
王丹等“六四”流亡人士日前写公开信给中国政府,要求当局恢复他们被剥夺的回国权利,允许他们回国看看。他们愿意本着公开、诚意的原则,与政府有关部门进行对话,讨论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以下是公开信全文。
谭竞嫦 :我想先从最初是怎么想到要在维多利亚公园组织烛光晚会这个问题开始采访。最开始这一活动是怎么组织的?谁召集的?目的是什么? 李卓人 :我们必须从头谈起。1989年,民主运动刚开始时,香港人仅仅被看作是经济动物。但学生进驻天安门广场后,香港学生反应强烈。1989年5月,我们有100万人在香港游行,仅仅一个晚上就捐了两千万港币(257万美金)。你可以想象香港对中国的支持。然后,“六四”屠杀使我们认为民主中国最终会到来的希望破灭……大屠杀——坦克进城、机枪扫射、血流满地——确实使香港人心碎。人们对未来感到绝望,同时对这个政权的所作所为极其愤怒。...
(上) 坦克进场的时候,大学生们正围坐在广场中央——广场民主大学的开学典礼已经开始。 11时许,首都的夜空依然明亮,远处不时响起枪声。人们席地而坐,平静,安静。广场民主大学首任校长严家其先生在演讲:民主的历史,民主的现状,民主与法制,民主在中国……晚风吹送,严先生娓娓而谈。民主就是多数原则,并尊重少数人的权利;民主是人民制约政府,而不是政府主宰人民;民主要依靠法治,反对人治;民主是中国人民努力奋斗了整整70年、不懈追求的好东西。 嗡嗡之声突然降临,像来自天际,有人站起来,抬头张望。你坐着,感到大地开始颤栗,紧接着,听到了你永远忘不了的声音,那是坦克的轰鸣声和高速奔驰的履带轧轧声。 “路障!”...
湖南工人运动领袖李旺阳因参加1989年的民主运动和要求生存权先后两次被判刑,长达21年的牢狱折磨致其双眼失明、双耳失聪,而且落下全身疾病,但2011年5月出狱后,邵阳市地方政府继续对其施以迫害,使其无家可归,贫病交加。为此,张善光撰文呼吁邵阳地方政府立即停止对李旺阳的迫害,并具体提出三项要求。

页面

订阅 六四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