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王丹等“六四”流亡人士日前写公开信给中国政府,要求当局恢复他们被剥夺的回国权利,允许他们回国看看。他们愿意本着公开、诚意的原则,与政府有关部门进行对话,讨论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以下是公开信全文。
谭竞嫦 :我想先从最初是怎么想到要在维多利亚公园组织烛光晚会这个问题开始采访。最开始这一活动是怎么组织的?谁召集的?目的是什么? 李卓人 :我们必须从头谈起。1989年,民主运动刚开始时,香港人仅仅被看作是经济动物。但学生进驻天安门广场后,香港学生反应强烈。1989年5月,我们有100万人在香港游行,仅仅一个晚上就捐了两千万港币(257万美金)。你可以想象香港对中国的支持。然后,“六四”屠杀使我们认为民主中国最终会到来的希望破灭……大屠杀——坦克进城、机枪扫射、血流满地——确实使香港人心碎。人们对未来感到绝望,同时对这个政权的所作所为极其愤怒。...
(上) 坦克进场的时候,大学生们正围坐在广场中央——广场民主大学的开学典礼已经开始。 11时许,首都的夜空依然明亮,远处不时响起枪声。人们席地而坐,平静,安静。广场民主大学首任校长严家其先生在演讲:民主的历史,民主的现状,民主与法制,民主在中国……晚风吹送,严先生娓娓而谈。民主就是多数原则,并尊重少数人的权利;民主是人民制约政府,而不是政府主宰人民;民主要依靠法治,反对人治;民主是中国人民努力奋斗了整整70年、不懈追求的好东西。 嗡嗡之声突然降临,像来自天际,有人站起来,抬头张望。你坐着,感到大地开始颤栗,紧接着,听到了你永远忘不了的声音,那是坦克的轰鸣声和高速奔驰的履带轧轧声。 “路障!”...
湖南工人运动领袖李旺阳因参加1989年的民主运动和要求生存权先后两次被判刑,长达21年的牢狱折磨致其双眼失明、双耳失聪,而且落下全身疾病,但2011年5月出狱后,邵阳市地方政府继续对其施以迫害,使其无家可归,贫病交加。为此,张善光撰文呼吁邵阳地方政府立即停止对李旺阳的迫害,并具体提出三项要求。
时不我待,继续拖延“六四”问题的解决将是对我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犯罪 ——致十一届四次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已临近第二十二个年头。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构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89年的那场大屠杀不讨论、不审议,始终没有改变当年邓小平做出的结论。据不久前披露的《李鹏日记》,邓小平於1989年5月17日在他家里召开中央常委会上说过这样的话: “措施不坚决不行,不迅速不行。我想的办法是戒严,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够在较短时间内使动乱平定下来。……实行戒严如果是个错误,我首先负责,不用他们打倒,我自己倒下来。……将来写历史,错了写在我账上。已经不能考虑别的办法了,...
值此“六四”21周年之际, 中国人权 受江棋生委托,发表由其撰写的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的英文版 。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中文) 发表於去年5月“六四”20周年前夕,是一份有关“六四”受害者的内容翔实的调查报告。该报告列举了五类“六四”受害者的情况:一、死难者,包括被屠杀者和“六四”后被当局判处死刑者;二、死难者的家属;三、“六四”伤残群体;四、因“六四”入狱坐牢的良心犯,包括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者;五、遭受其它迫害的“六四”良心犯。 江棋生本人也是“六四”受害者之一。“八九”民运期间,他曾担任北京市高校学生对话代表团常委、中国人民大学学生自治会常委...
“天安门母亲”声明: 必须让“六四”成为大陆媒体和互联网的公共话题 自从1995年以来“天安门母亲”每年都公开致函历届“两会”,提出自己的诉求。然而,令人遗憾的是,15年来,“两会”代表及其常设机构对於我们的诉求未曾有过片言只语的回复,更遑论有任何一位代表与我们群体中的任何成员进行直接或间接的接触。代表们对於受难同胞的这种态度实令人齿冷心寒。因此,我们在本届人大、政协会议召开之际,特发表如下声明: 在大陆的媒体和互联网上,“六四”至今仍被列为禁区;按照国际通行的言论自由、信息开放的原则,“六四”理应成为大陆媒体和互联网的公共话题。
尊敬的十一届二次会议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今年,是“六四”大屠杀20年。 上一个世纪的1989年6月4日,中国当局发动了一场对首都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大屠杀,严重违背了本国的宪法,违背了一个主权国家所应承担的保护人类的国际义务,由对人权和公民权的一贯侮蔑发展为反人道的暴行。 在已经过去的漫长岁月里,政府当局刻意淡化“六四”,不准国人谈论“六四”,禁止媒体涉足“六四”。中国犹如一间密不通风的“铁屋子”,把民间所有关於“六四”的呼声,把“六四”受难亲属和伤残者的一切哀号,一切哭诉、一切呻吟都挡在了“铁屋子”以外。今天,你们作为“两会”代表、委员,庄严地坐在大会堂里,能听到来自“六四”...
2010年2月5日 中国著名异议作家廖亦武受德国科隆文学节的邀请,准备动身前往德国从事文学交流活动。廖亦武多年来一直受到中国当局的监控,不准许他出境。这回公安部门又再次不准他出国。为此,廖亦武给德国总理默克尔夫人写了一封公开信,请求她的帮助。 亲爱的默克尔夫人: 遥远地问候。 我叫廖亦武,中国底层作家,前不久,我的第一本德文作品《Fräulein Hallo und der Bauernkaiser:Chinas Gesellschaft von unten》由FischerVerlag推出,由於深受读者和评论界推崇,卖得相当不错,FischerVerlag正打算推出我的第二本德文作品,...
李衡 将近20年了,面对政府在“六四”问题上的沉默,丁子霖和其他“六四”难属不断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真相、赔偿和问责”的诉求。在这一采访中,丁子霖女士不仅要求中国当局而且也要求当年的学生领袖们反思对这场悲剧的责任。 李衡(以下简称“李”): 今年2月底,也就是“两会”前, 1 我们看到了“天安门母亲”给“两会”代表的公开信,题目是“请拿出勇气,冲破禁区, 直面‘ 六四’”。 2 自1995年以来,您们每年都坚持给“两会”代表写公开信,要求公正地解决“六四”问题。您们提出了三项要求,简单地说就是“真相、赔偿、问责”六个字。这些年来政府怎样对待您们的这些要求?再有,...

页面

订阅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