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Alim Seytoff 1989年春天东土耳其斯坦的局势紧张,但仍是有希望的。不论是维吾尔人、汉人、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或者是其他民族的人,大多数人都有一个感觉,就是尽管当前政治气氛紧张,但中国将会面临转变。事实上,许多人都盼望中国共产政权的结束。虽然民族不同,但维吾尔人、汉人和其他民族的人都支持北京的学生民主运动。实际上,许多维吾尔人都因其中一个著名学生领袖是维吾尔人而感到相当自豪。那名学生领袖的名字叫Orkesh Dolat,汉语名字叫“吾尔开希”。 我们在电视上看到Orkesh和其他著名的学生领袖在与前中国总理李鹏对话。这是非常奇特的一幕:...
拉萨“骚乱”与“六四”事件有什么关系?藏人如何看待1989年的民主运动和“六四”镇压?他们受到什么影响?一个民主化的中国将怎样影响汉藏关系?中国人权就上述有关问题采访了当年事件发生时在拉萨一家学术性杂志任编辑的藏人仁增。 中国人权: 1989年“六四”事件之前,当时西藏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仁增: “六四”之前,在西 藏发生了一些所谓的“ 骚 乱”事件。一个是87年、一 个是8 8 年、一个正好是8 9 年。因为这三个所谓的拉萨 “骚乱”事件规模相当大, 一次比一次更大,结果就是 1989年3月,中国政府宣布在拉萨实行全面戒 严。 中国人权: 所以说,实际上中国政府在拉萨的戒严比北京更早。...
以下名单纪录因“六四”相关活动而 於2009年5月底为止仍被监禁 的在押人员。由於资料来源仅包括公开之资讯,此并非完整名单——官方从未公布在押人员名单。 1
2009年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纪念日。对中国政府来说,这是一个治疗历史伤痛、促进社会和解、实现社会正义的良机。为此,中国人权促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举办国庆节庆典之际,颁布对“六四”在押人员的特赦令。 在“六四”事件已经过去20年后,当年为此入狱的学生和工人领袖、知识分子都早已获释,然而目前仍有 许多为外界所不知的“六四”参与者继续遭到监禁。他们仍在为诸如“破坏财物”或“反革命罪”服刑, 1 而后者在中国法律上早已不复存在。中国人权整理了46名“六四”入狱者名单(附后), 呼吁中国当局根据 中国《宪法》第67和80条有关特赦的规定 2 释放他们 。
在“六四”20周年之际,欢迎您以实际行动支持“六四”入狱者、受害者和他们的家属,以及其他维权人士。中国人权对您的支持表示感谢。
一平 诗人一平这样写道:对一个外国人来说,闪耀着繁荣辉煌的中国无疑是自由的,“个人可发财、成名、炒作、下海、鬻官”等等。他对《诗与坦克》这部在中国被禁的诗文集的评介中,向读者展示了另一个中国,在那里写作必须远离政治,否则就会触犯权贵。一平说,正如此书所清楚表明的,虽然文学的自由表达不能阻挡坦克,但它却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它是源泉,滋润生命,灌溉大地。 《诗与坦克》 1 这个书名会让你永远记住, 它像一方界标,显示一个时代。凡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对之都不会陌生,它会让你想到王维林只身拦截坦克车队,想到捷克少女将玫瑰花插上侵略者黑洞洞的枪口。《诗与坦克》——独立中文笔会会员作品选集/...
高文谦 1989年春,高文谦在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工作。他亲眼目睹了学生的抗议示威活动,当局随后的“六四”镇压改变了他的一生。他决心把被共产党掩盖的文革历史真相通过自己的笔告诉世人。他的努力后来主要都凝聚在他的备受欢迎却在中国大陆被禁的《晚年周恩来》一书中。 一晃“六四”镇压已经过去了20年。这是个非常沉重的话题。一提起“六四”,又把我带回20年前那个残暴、血腥、令人心悸的夜晚。那是中国现代史上最黑暗的一夜,刻骨铭心,改变了许多中国人的命运,也包括我自己。1989年年初,当时时局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改革已经进入了第10个年头,邓小平跛脚鸭式的改革已经累积了许多社会矛盾,...
中国人权 获悉,在“六四”19周年之际,当局进行严密监控,但“天安门母亲”仍以各种方式悼念“六四”死难者。丁子霖和徐珏前往木樨地、张先玲和黄金平在万安公墓祭奠,尹敏在遭警方警告后改在家中纪念亡灵。 与此同时,当局对其他悼念者采取了强硬的打压手段。6月3日,准备前往天安门广场为“六四”死难者默哀的维权律师浦志强被国保警察强行押回家中。6月4日,异议人士刘晓波夫妇在准备回父母家吃晚饭时遭警察拦截,当他拒绝警察的谈话要求后,几名警察强行将他带到设在他家附近的小黑屋中扣留了一个多小时。 6月4日下午,贵州人权讨论会在贵阳市广场举行的“六四”纪念活动遭当局驱散,200多名警察前往市广场抓捕与会者。...
中国人权 新闻稿 为了防堵“六四”难属代表团递交控诉书,丁子霖、张先玲等多人被警察严控不准外出, 中国人权 受委托代为公布於世。 中国人权 从国内获知,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原准备在“六四”15周年之前,委派3人代表团,前往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126位“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的控告书。这封控告书之后并附有11位已经死亡难属的名字,他们都是5年前开始这一控告的参与者,逝世前最大的遗恨就是没有看到这一控告得到依法受理。本来“天安门母亲”委派的3名代表,是丁子霖、张先玲、尹敏,但是难属这计划显然已被严密监控的警方详细掌握,所以早在5月25日,丁子霖即被警方严密监管起来,...
丁子霖等著名知识分子将强烈抗议公开信寄交江泽民、朱鎔基,要求立即释放号召悼念“六四”的异议人士江棋生,其妻子章虹懮虑江棋生下落不明及疑虑遭到劳改劳教, 中国人权 强烈抗议中国政府公然践踏法律侵犯人权。 中国著名的知识分子许良英、林牧、丁子霖、王来棣、蒋培坤,日前将《强烈抗议紧急呼吁》公开信寄交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中国总理朱鎔基,并且委托 中国人权 发表及转交联合国人权高专玛丽.罗宾逊夫人。这封公开信是抗议北京警察秘密关押著名异议人士江棋生,毒打东方杂志编辑曹家和,并要求立即释放江棋生的。 公开信全文如下: > > 《强烈抗议紧急呼吁》 在“六四”惨案十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

页面

订阅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