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如果北京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将是2019年中国最大事件,也是全球大新闻。从这一天开始,中国大陆的一些法律就会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就寿终正寝。香港作为世界金融中心从此衰落。
真正的强大,超越对手的强大,不可能是枪炮,只能是信仰。历史时刻改变在于人心。枪,在人手里,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枪。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专制。是真正彻底的改变。
哀悼刘晓波(视频截图) 给一位智识过人的人权勇士颁发诺贝尔和平奖会有什么后果?挪威政府和渔民因为刘晓波获得此奖受到了中国政府的严厉惩罚——限制甚至一度全面禁止从挪威进口三文鱼,政要和众多普通公民在申请中国签证时频频遭拒。把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押致死,会有什么后果呢?什么后果都没有。在刘晓波去世两年周之际,这样的现实既是对他的不公平,也是对人类正义的羞辱。 中共的历史就是不断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过程。镇反运动让它感觉肃清政治对手易如反掌,大跃进让它相信饿死千万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文革让它知道把整个社会搞得停摆也能安然若素,六四让它知道用机枪和坦克对付抗议者也能过关,...
香港的例子表明,极权之下不可能存在真正自由的政治特区。但香港不是悲剧,而是希望。他们说,生于乱世,有种责任。他们说,今天不站出来,明天站不出来。香港人已经展示了震撼人心的勇气和力量,他们仍在抗争,他们仍将持续战斗。
由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和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主持
与三十年前相比,中国执政者的构成、香港的特殊国际地位、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等等都发挥了作用,但是有一点绝对不应该被人们忽略:香港人的勇敢和坚持绝对是这场胜利不可替代的关键因素。通过顽强抗争捍卫自己的权利,大陆的中国人在这一点上应该向香港人学习。
我最想实现的愿望就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面。先人有说:“苛政猛于虎”,任何一种苛政都会害人。“驯兽”是一种行业,是一种新兴行业。我坐牢就当是在休息,即使被他们杀害,我也觉得比起“六四”的死难者而言,我已经多活了这么多年,该做的做了,该说的也说了。
“六四”给中国留下了不可愈合的伤痕﹐也给千万个家庭造成了永久的悲剧。我所经历的伤痛﹐正是无数个家庭悲剧中的一幕。在纪念“六四”三十周年的今天﹐我要把此曲献给为自由中国捐躯的先烈﹐献给为正义与自由而付出了个人代价的志士仁人﹐献给那些在三十年前经历了丧子丧夫之痛的“天安门母亲”。
我坚信这首诗会作为永恒的证词,载入六四大屠杀之后的中国文学史。可作为流亡者,我的坚持并没有帮助他走出监狱。后来,更致命的灾难像李必丰诗中的雪,覆盖了全中国。更多的朋友进去了,仅仅故乡四川,就有刘贤斌、黄琦、陈卫、陈兵等等。
香港的抗争再次告诉世人:自由不是免费的。习近平在中共党内,既无邓参与中共建政之勋,又无倡导改革之功,更无邓之魄力与手腕,在国际自由港香港弄出一场六四事件,加上如今外忧内患,实在难以镇住。

页面

订阅 六四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