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和東土耳其斯坦

2009年06月04日

Alim Seytoff

1989年春天東土耳其斯坦的局勢緊張,但仍是有希望的。不論是維吾爾人、漢人、哈薩克人、烏茲別克人,或者是其他民族的人,大多數人都有一個感覺,就是盡管當前政治氣氛緊張,但中國將會面臨轉變。事實上,許多人都盼望中國共產政權的結束。雖然民族不同,但維吾爾人、漢人和其他民族的人都支持北京的學生民主運動。實際上,許多維吾爾人都因其中一個著名學生領袖是維吾爾人而感到相當自豪。那名學生領袖的名字叫Orkesh Dolat,漢語名字叫“吾爾開希”。

我們在電視上看到Orkesh和其他著名的學生領袖在與前中國總理李鵬對話。這是非常奇特的一幕:一個年輕的維吾爾人跟其中一名高層官員就人權和民主問題進行對話。Orkesh那種設法說服北京獨裁者給予中國人民人權和民主的雄辯以及他跟那樣一位走強硬路線的中國領導對著干的那份勇氣,都令我印象深刻。雖然會議沒有產生積極的結果,但它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歷史性時刻。

1989年6月初,在烏魯木齊,不同大學的維吾爾族、漢族和其他民族的學生,和平地走上街頭支持北京的學生民主運動,我們從新疆大學一直走到人民廣場。學生們很團結並感到驕傲。我們高呼“我們要人權”、“我們要民主”和“結束貪污腐敗”等口號。當局對此是有所戒備的的,但我們沒有見到大規模的警察或軍隊在人民廣場出現。集會進行了幾個小,在高層官員前來聲稱支持我們提出的“制止腐敗”和要求尊重人權的訴求後和平結束。

然後,中國當局在6月3日開始在電視廣播上警告示威人士要離開天安門廣場。我們意識到當局決定使用暴力來擊碎中國人民對人權和民主的願望。在烏魯木齊,它就像是又一次文化大革命似的。我們整天聽到擴音器播放官方反對示威人士的宣傳,看到派發譴責學生民主運動的免費報紙。我們知道可怕的事將會來臨。

次日,6月4日,中國當局解釋了他們怎麼使用軍隊去“和平驅散天安門廣場留下來的頑固學生”和“別無他選,隻有使用最低的武力去驅趕一些暴力反抗者”。我們害怕許多學生也許因為拒絕離開天安門廣場而被殺害了。接下來所發生的已經寫入歷史了。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