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工人的正當權利不容侵犯

2011年07月21日

貴州大眾橡膠有限公司的300多名工人於7月20日和21日冒著酷暑舉行靜坐示威,抗議公司老闆侵吞國有資產、盤剝工人利益,要求當局加以解決。20日,當局先派官員到現場宣讀文件,繼而出動防暴警察前來威脅,靜坐工人表示不解決問題就不停止抗議。21日,工人繼續舉行靜坐。報導該消息的民間記者寫道:「中國的工人已明白了一個簡單的道理:要維護自己的正當權益只有團結起來共同鬥爭,而其中團結和堅持最重要。」

附件為貴州大眾橡膠公司職工編寫的《關於國有資產被大量侵吞流失的調查報告》。該文為中國人權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工人的正當權利不容侵犯

民間記者

2011年7月20日早上8點,貴州大眾橡膠有限公司的300多名工人云集在工廠門外靜坐,等待省委有關部門的負責人就貴州大眾橡膠有限公司(原貴州橡膠配件廠)的老闆王慶海侵吞國有資產,盤剝和侵害工人利益的問題作出具體答覆。

在靜坐的工人中,有80多歲的退休人員,有因工殘廢的員工,有被強迫買斷工齡失業在家的工人,也有被迫買斷工齡後又被王慶海廉價反聘回工廠上班的職工。

時下正值酷夏,烈日當空,熱浪鼎沸,室外氣溫高達32度。貴州大眾橡膠有限公司大門前既沒有樹蔭,又沒有遮陽蓬,工人們在又燙又硬的水泥地上連續坐了七、八個小時,而且沒有水喝。有些高齡老工人和女工實在難以支持,他們滿頭大汗,呼吸困難,有幾個身體虛弱的幾乎暈倒。就此情況,有人到附近租來三頂帳篷,但帳篷也只能遮擋陽光直射,而酷熱、飢渴仍然折騰著工人們。然而,大家都表示一定要堅持到底,因為他們的問題已經向上反映了四年多,至今沒有得到妥善解決,甚至連個說法都沒有。為此,大家決心團結起來,堅持鬥爭,直到問題徹底解決。

下午三點鐘省國資委和省委、及有關部門的工作人員共十多人來到現場,他們同時還帶來幾個穿制服的警察。但是,除了國資委的人照本宣科地讀了一通所謂文件和不疼不癢地說了幾句調查結果之外,沒有任何實質內容,工人們提出的問題一個也沒有得到具體答覆,工人們的要求一個也不予解決。工人們當然不滿意這樣的結果,他們要求政府部門的領導出面答覆工人提出的合理要求,並宣稱如問題得不到解決,他們就一直在工廠門外靜坐。

下午5點左右,當局突然調來一輛大客車和一輛密不透氣的悶罐車。大客車上坐滿防暴警察,而悶罐車顯然是用來囚禁被抓工人的。但是,工人們毫不畏懼,秩序井然,情緒平和,沒有絲毫過激行為。警察找不到任何抓人的理由,也找不到任何驅趕工人的法律依據,最後不得不灰溜溜地撤離現場。眼看天漸漸暗下來,工人們決定第二天接著到原地靜坐,然後分散回家。

7月21日清晨,貴州大眾橡膠有限公司的工人們不約而同地來到公司大門外繼續靜坐。為了作好長期鬥爭的準備,他們湊錢買來三頂帳篷和一百多條小凳子,以及大桶裝的清水。人們困了,就坐在凳子上睡覺,餓了就買幾個饅頭來充飢,渴了就喝幾口水。就這樣,貴州大眾橡膠有限公司的工人們又堅持靜坐了一天。顯然,當局不會再理睬工人們提出的要求,他們企圖讓工人們在酷熱和飢餓的折磨中自動放棄。

但是,中國的工人已明白了一個簡單的道理:要維護自己的正當益,只有團結起來共同鬥爭,而其中團結和堅持最重要。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工人們應該堅決鬥爭,繼續靜坐,直到問題得到解決。

作為一個民間記者,我親眼目睹了工人們的鬥爭,並進行如實報導。堅決支持貴州大眾橡膠有限公司的工人兄弟為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改採取的行動!正義同工人兄弟站在一起!勝利屬於工人兄弟!

2011年7月21日於貴陽

附件:貴州大眾橡膠有限公司工人們自己編寫的有關材料

 


關於國有資產被大量侵吞流失的調查報告(原文)

市委、市政府,我們是大眾橡膠有限公司(原貴州橡膠配件廠)退休職工和被強行買斷的在職員工和內退工人。鑑於這種極端(強行)不合理的事實,特向貴陽市政府及原貴州橡膠配件廠執政的當事人要求給一個合理的答覆!並解決我們應得到應享有的補償。

一、事實真相

貴州橡膠配件廠始建於六九年初,當時在黨的領導下,全廠職工兢兢業業,工人當家作主,可是到了1986年王慶海上任後,性質就不斷發生改變,私設分廠。他先在山東肥城(其妻宋惠顏的家鄉)創建了山東橡膠配件廠,並讓其子擔任廠長之職,以扶貧的名譽將我廠的資產明目張膽,源源不斷地轉移到山東肥城,但他並未就此滿足,竟將山東肥城的橡膠程升格為山東大眾橡膠有限公司,我廠對其無償的進行人員培訓並長期派駐技術人員,技術工人及財務會計去所謂的大眾分公司傳授技術,開發產品,原廠定製加工的設備,模具進廠後,包裝未拆就發往山東肥城,王慶海對公司資產的蠶食侵吞到了瘋狂的地步,他規定凡貴州大眾橡膠有限公司的產品,只能在中國長江以南的地區銷售,並將全廠第一線一日三班,冒著高溫辛苦勞作的職工及廣大銷售人員,多年苦心經營的廣大市場及利益於不顧而將華北、東北、山東、河南、山西、內蒙等地區拱手相讓給山東大眾橡膠有限公司,即由其兒子任主管的公司。

王慶海為使其侵吞國有資產(貴州大眾公司幾代人的血汗)合法化,大拉山東當地政府官員,盛大肥城的各級政府官員多次到貴州旅遊,帳目含混不清。

盛大大眾橡膠有限公司生產中出現的殘次產品,賣不出去則運到貴州大眾,明碼標價由我廠買單,殘次品堆滿廠裡的職工食堂,這些全廠職工及廠裡領導都有目共睹、、、、、、,王慶海侵吞國有資產的手段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所謂盛大肥城分公司經營之時不管盈虧貴州大眾橡膠有限公司每月都得向山東打款100多萬元,實行三包政策,至改制前山東大眾月月虧損直至破產,並以法院的名譽起訴貴州大眾並追究其源源不斷運至貴州大眾的所謂貨款(只要財務簽收的銷不出去的殘次品)並查封貴州大眾所開立銀行帳戶,劃款幾百萬,乃至貴州資金鏈潰斷,山東大眾的破產純屬精心策劃。其間又在浙江三門紫金港開了一個橡膠有限公司,在貴陽太慈橋開了一家賣車的4S店,又在新華路九中旁開了一個巴西烤肉店,在大西門開了一個泰和服飾,現在貴州大眾公司的大股東也是其女兒,小河房產無數,請問作為一個企業的領導,能有這麼大的能力開這麼多公司嗎?

另有在他離任時,未按國家政策法規,對其任職期間的經濟責任進行離任經濟責任審計,這是違反《國有企業及國有控股企業領導人任職期經濟責任審計暫行規定》的,未全廠職工及職代會一個明確的審計結果。

按當時情況評估,我廠的無形資產;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商標「前進——」市值一億多人民幣。有形資產,廠房土地,機器設備也值一億多人民幣,兩項相加2億多的產業竟3000多萬就賣了,對此為什麼不開職工代表大會?即使召開也是以他所信賴的中層幹部參加。因為王慶海執行的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路線,只要和他意見有分歧,阻礙其發展的就被排擠,編外。被他提舉的是他言聽計從的各級領導,無任何主見,遇事束手無策只會哭泣的無能之輩。我們試問在企業改制的前後,他為全廠職工做了些什麼?我們廠當時的評估是多少?就我們的「前進商標」,這一無形資產,試想不僅美國人知道其價值,市委市政府也應該知道其價值吧!這些均是有據可查的,試問國有資產如此流失誰來問責!

土地的征撥多少個平方?評估幾何應有據可查?評估前的資產流失多少?在改制前後資產糧食多少?資金款額回籠多少?廠裡的固定資產多少?

「前進商標」「廉價職工」「國有土地」僅以如此低價流向個體業主的囊中,再請問這是對全國、全省的名優品牌竟如此保護的嗎?

(具體數字望相關領導追查核實,因當時全是暗箱操作,全廠職工代表代表大會也是在層層瓦解,正退、內退、層層施壓的情況下籤署)。

在賤賣貴州大眾橡膠公司的同時,另一竟標人出資遠遠高於江浙鄉鎮企業,但卻被拒之門外。在改制之時政府及公司執政者已知北京西路的規劃方案,採取欺騙、隱瞞這片國有土地的升值事實,置善良員工的利益不顧,匆匆了事,這都源於內外勾結,裡應外合所至,這裡問是既得利益者?

二、事實真相

對於內退職工:為什麼我們2007年改制時說的是7天改完,但是4天就逼我們簽字,不簽字後果自負,其中的原因是他們得到內部消息,現在7月份改制是52號文件,8月份就是發新文件。8月份改制的話,買斷和內退的員工的工資就會高一點。

1、為麼2007年改制內退的員工,是按2002年的社平工資來算的,人均工資僅700元左右。

2、為什麼2007年改制買斷的員工,是按2003年的社平工資來計算。

3、為什麼退休人員退休之時以前每月所扣的小額醫保25元未反還?

4、為什麼廠裡員工,夏明忠右手因工傷全部失去。沒有得到合理賠付?

5、為什麼我廠職工交了增量費用,卻沒有得到增量補貼。

6、對於貴州大眾工傷及身患殘疾員工,按國家政策法規是不允許將殘疾員工推入社會並與之解除勞動合同的,在政府及任職領導的利誘脅迫下和全廠在職職工一起簽定瞭解除勞動合同書,買斷工齡,致使自己的生活難以維繫。

7、在政府施壓簽訂職工改制方案時,政府向職工承諾,新企業保證解決1000人的就業崗位,請問實現沒有?請政府調查新企業解決多少?也僅肆百餘號,這些人員流向哪裡-----社會!一些人過著食不果腹的生活,成為社會的不穩定因素。

8、對於不到退休年齡40——50人員,在國營企業工作近二十幾,僅一年1800元買斷,所得補償蹦說面對日益上漲的物價,就連上繳年年上調的社會養老保險金都遠遠不夠。

9、現配件廠辦公樓、食堂、醫務室、托兒所及廠門口門面全都出租,租金何處?這筆租金的用途?下一步對於這些國有土地征撥全廠員工應有權享受所帶來的經濟效益。

至此,貴州大眾全體退休人員,內退人員,被強行買斷員工,在職職工強烈要求:

1、)要求市政府調查處理2007年貴州大眾橡膠有限公司由於改制帶來的國有資產流失,侵吞幾私有化的蛀蟲。

2、)要求市委市政府在對國有土地進行處置的同時按2003年最低社會平均工資的基礎上,調增2000元。

還我大眾!還我工廠!我們是「橡配」的主人!
我們要吃飯!我們要生存!
改進2007年不合理的改制制度。

 

貴州橡膠配件廠全體職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