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正告邵陽地方政府,立即停止迫害李旺陽

2011年09月24日

湖南工人運動領袖李旺陽因參加1989年的民主運動和要求生存權先後兩次被判刑,長達21年的牢獄折磨致其雙眼失明、雙耳失聰,而且落下全身疾病,但2011年5月出獄後,邵陽市地方政府繼續對其施以迫害,使其無家可歸,貧病交加。為此,張善光撰文呼籲邵陽地方政府立即停止對李旺陽的迫害,並具體提出三項要求。


正告邵陽地方政府,立即停止迫害李旺陽

李旺陽,湖南邵陽人,著名工人運動領袖。1989年6月,因組織「邵陽市工人自治會」聲援北京學生民主運動,抗議政府屠殺學生、市民,邵陽市中級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刑13年。2001年6月減刑兩年提前出獄。2001年5月,出獄未滿1年,因要求政府解決疾病治療費用,解決生存問題,再次被邵陽市中級法院以莫須有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0年。

2011年5月,兩次判刑共拘押21年之久的李旺陽終於出獄。然而,當年思維敏捷、意氣風發、充滿活力的李旺陽,現今已在監獄被折磨得不僅雙眼失明,雙耳失聰,而且全身無處不是疾病,每天都煎熬在頭昏、眼花、耳鳴、胸悶以及筋骨不展的痛苦中, 進食時,稍不留意就嗆得面紅耳赤,要咳嗽半個小時以上,令人時刻擔心他會就此離去。面目全非,慘不忍睹,人世間為何如此不公!但是,就是這麼一個61歲病得瘦骨嶙峋、老態龍鍾、奄奄一息的老人,邵陽市地方政府卻在繼續對其施以迫害。有事實為證:

一、 故意致李旺陽無家可歸。李旺陽原在邵陽市中心地帶大祥區大興街有一棟佔地30餘平米的三層樓住宅。2004年,有官方支持的房產開發商趁李旺陽在監獄,強行將此住宅拆除,用以開發商品房賺錢。李旺陽妹妹李旺玲找開發商交涉,開發商仗著有政府撐腰,故意刁難,竟然到十幾公里之外的鄉下給李旺陽安排一套小住房。李旺玲不同意。開發商兇殘的說:你家是反革命,沒有說話的餘地,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你是否還想到勞教所去(李旺玲2001年為幫助李旺陽維權,曾被判勞教3年)?李旺玲找政府,政府說:已經給了李旺陽房子,是你自己不要,我們不管。現在李旺陽出獄,沒有了住宅,無處可去。而妹妹李旺玲全家目前租住的房子包括廚房一起20平米不到,是上世紀70年代修建的,連廁所都沒有,根本住不下李旺陽。因此,李旺陽現在的無家可歸,完全是出自於邵陽市地方政府為了達到長期迫害李旺陽的有預謀有準備有計劃的故意;

二、借為李旺陽治病之名,行以疾病拖死李旺陽之實。李旺陽坐牢前,身體健康,正常。在監獄因遭獄警(起始於湖南龍溪監獄入監隊周姓獄警)慘無人道的毆打、 虐待,二十一年下來,不但雙眼失明雙耳失聰,而且經初步檢查,還患有糖尿病、心臟病、高血壓、甲亢、腎腫瘤、肺結核、氣管炎等多種疾病。李旺陽身體被監獄法西斯手段造成如此嚴重後果,邵陽市地方政府卻僅僅把他置於醫療條件簡陋得與鄉村衛生院沒有區別的大祥區區醫院治療。治療什麼?拉肚子了,給幾粒藥丸子吃,發炎了,吊瓶水。僅此而已。並且不安排人護理,一日三餐,換洗衣服,全靠妹妹李旺玲從五六公里之外的家中來回奔波。所謂「治病」,不過是欺騙世人,堵他人之口。借治病之名,把李旺陽拖死,這才是事實真相。

三、 不給李旺陽應有的退休養老金待遇。李旺陽1970年進工廠參加工作,至今42年,即使1989年6月被捕之後不算,亦有整整20年工齡,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李旺陽應當享有正常的退休養老金。但邵陽地方政府以找不到李旺陽檔案為由,拒絕給李旺陽辦理。經其妹李旺玲多次交涉,邵陽地方政府只承諾每個月給300餘元低保。區區300元何以生存?李旺陽抗議不要。這正中邵陽地方政府下懷:不要正好,餓死你!

我們要強調的是,中國的民運人士不做惡事,不是壞人,他們僅僅是要求中國政府順應歷史大潮,在中國建立憲政、法治,保障每一個國民的公民權利,包括每一位官員的公民權利。這對中國的民族和每一個國民有百益而無一害。我們奉勸中國政府的一切官員,請你們守著人類的底線和良知,不要肆無忌憚迫害中國公民,包括所有的民運人士,包括李旺陽。唯此,在未來的法治社會,你們才會得到人民的諒解與寬恕。

 

基於此,我們鄭重要求邵陽地方政府立即停止對李旺陽的迫害,具體為:

  • 李旺陽被強拆掉的住宅已無法還原,因而應當立即在原址(或附近)所修建的商品房中,按照市場對等價值,補償李旺陽相應住房,使其有一個安身之處;
  • 立即將李旺陽轉送到對其病情有治療能力的醫院,使其疾病得到真正的有效的治療。並僱請專人護理;
  • 立即給李旺陽辦理退休養老手續,使其老有所養,不致貧病交加,被凍餒而死。對此,我們將拭目以待。
                      

湖南公民網絡論壇    執筆    張善光
                              
2011年9月24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