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當艾未未的債主”

2012年11月26日

2011年11月,當中國稅務當局以“偷稅漏稅”為由處罰藝術家兼活躍人士艾未未時,許多中國人認為這一指控是赤裸裸地企圖封住他的口——近年來,艾未未作為社會和政治批評人士,帶頭做了許多事情,廣受歡迎。

因此,毫不令人驚訝的是,全國各地每天都有中國人站出來為艾未未辯護,捐錢給他,用以償付政府對其公司徵收的巨額罰款。

艾未未是在2008年四川地震後越過從藝術到政治這條線的。當時數千兒童因所在校舍倒塌而喪命,顯然是因為劣質的、被稱為“豆腐渣”的建築。雖然政府對此置之不理,警方拒絕公佈受害者人數和姓名,但是艾未未派出志願者,挨家挨戶蒐集了一份名單。後來,他在自己的推特上列出了5,196個罹難兒童的名字。這些名字現在貼在他北京畫室的牆上。

艾未未現在的創作顯然受到四川地震的影響。 2009年,他用9000個小孩的背包在慕尼黑“藝術之家”博物館的外牆上以中文拼出了一位受害者媽媽說過的話——“她曾在這個世上度過了快樂的七年”。華盛頓特區的赫希洪博物館今年舉辦了艾未未作品在美國的首次重要展出,不過中國政府拒絕批准他離境來美出席這一活動。一進入展廳,就可以看到在迎面的牆上覆蓋著5,196 名地震遇難兒童的名字。另一件作品就是大聲朗讀這些名字的錄音。展覽還包括從地震災區蒐集的鋼筋,其中有些鋼筋是複製品,模仿原物被扭曲的形狀,而其它的則是被費力拉直了的。

香港居民支持艾未未。攝於2011年4月17日,香港。照片來源:laihiu

2011年4月3日,艾未未在北京首都機場準備登機前往香港時被當局逮捕,之後被關押了81天。在他被關押4天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說,艾未未涉嫌經濟犯罪。但是,艾未未的支持者都明白,事實上他是由於政治原因被逮捕的。

從一開始,國際社會對這位世界著名藝術家案件的關注程度,就是其他批評中國政府的異議人士很少得到過的。外國媒體紛紛報導這位中國最著名藝術家被逮捕的消息。 4月24日,香港2,000名藝術家和市民抗議關押艾未未,呼籲釋放他。世界各地的知名藝術家們也簽署請願書,敦促釋放他。

中國政府指控艾未未的案件存在許多漏洞。發課文化有限公司並不是以艾未未的名字而是以他妻子路青的名字註冊的。中國當局拒絕提供指控他偷漏稅的證據,他的財務賬本被搜走,他的經理和會計師被禁止與他見面。當局開庭審理艾未未的上訴案時,禁止他出庭。

2011年11月1日,稅務當局指控發課公司偷漏稅,罰款1500萬人民幣(相當於238萬美元),而且必須在15天內繳納。消息一經傳出,中國各地的民眾開始匯款給艾未未,幫助他繳納他得以上訴所必須繳納的845萬元(相當於134萬美元)。對民眾的支持,艾未未深為感動。 11月4日,他採取攻勢,在網上發起了“成為艾未未債主”活動,公佈自己的銀行帳號,供民眾成為他的債主。

今年夏天,艾未未在一次採訪中告訴我:“一個星期內,我們收到了網上3萬年輕人寄來的900多萬元。 ”他說,“這是在中國從來沒有發生過的奇蹟,就像一個社會運動。 ”

匯款途徑包括銀行、郵局、中國版的PayPal——支付寶,以及其它非傳統金融渠道。

“許多人把錢折成紙飛機,從牆外飛進院子裡。早晨,我們發現地上有很多錢”,他說得興致勃勃,“簡直令人無法相信。 ”

有些人把錢搓成團或用錢裹著水果,從艾未未在北京郊區畫室的牆外扔進來。還有人把錢扔進了艾家貓食盆子裡。艾未未公司的工作人員發現貓在玩一些東西,覺得很奇怪,最後發現是頭天晚上隔牆扔進來的錢。

艾未未說,許多捐款者是30歲左右的中國年輕人。引用一位志願者劉艷萍的話說,許多捐款者還附了表示支持的留言,如“兄弟,讓我當你的債主。 ”

許多附在捐款裡的留言包括了隱蔽的政治內容。

路透社的報導描述了一位捐款者寫給艾未未的話:“別著急,我會等自由來臨,到時候你用新的貨幣還我”,暗示這是不同於現在流通的印著前中共主席毛澤東圖像的鈔票。

還有一位支持者捐了289.64元——讓人聯想起1989年6月4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鎮壓。

艾未未描述這次捐款行動是中國民眾——他們無權在選舉中投票——在用他們的錢來投票。

官辦的《環球時報》對艾未未獲得如此廣泛的民眾支持感到十分意外,撰文說應該指控這位藝術家接受捐款繳納罰款是“非法集資”。這家報紙還說,捐款的人僅代表了中國人口中非常小的一部分。當局的審查機器隨即開始在互聯網上禁止任何與艾未未有關的字樣出現,包括:艾未未、艾債主、艾借款,甚至“捐款”。

2011年11月16日,艾未未用籌集的資金支付了納稅擔保金。在法庭審理他的上訴案時,當局禁止他出庭。當然,他的上訴失敗了。 2012年9月下旬,當局表示,吊銷發課公司的營業執照,理由是發課公司沒有遵守年度登記規定。艾未未說,發課公司所有的文件和營業印章在他去年被拘留期間全被警察沒收了,導致公司無法登記。

發課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或許有積極的一面,那就是這可能意味著發課公司將不再需要繳納罰款餘額。對此,艾未未的推測是:當局罰款引起全國范圍對他的支持後,官方很尷尬,如果繼續對他罰款,擔心對他的支持和聲援運動會再次爆發、傳播得更廣泛。

慕亦仁,美國自由撰稿人。自1985年以來一直報導關於中國大陸、台灣和香港的消息。他曾任職於《新聞周刊》、《遠東經濟評論》和《南華早報》,自1994年以來一直居住在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