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京:特朗普染疫加大問責習近平的壓力

New!
2020年10月08日

——习近平应该最清楚,因为正是他本人,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初严重误导了特朗普,对美国和全球疫情失控,都带来了无法估量的严重后果。国际社会追究中国政府对此次瘟疫大流行的责任之压力,早已成为习近平最大的心病。仅仅数月,中国地缘政治形势的恶化,就彻底断送了四十年中共历届政府积累的外交成果。中国的国际环境,甚至还赶不上毛泽东的文革时代。


「十月驚奇」以最戲劇性的方式展現:十月第一天,特朗普感染武肺病毒的新聞就震驚了世界。雖然眼下還不可能評估這一發展對美國選情的影響,但毫無疑義的是,特朗普染疫將極大增加問責習近平的各種政治壓力。對此,習近平應該最清楚,因為正是他本人,在中國疫情爆發之初嚴重誤導了特朗普,對美國和全球疫情失控,都帶來了無法估量的嚴重後果。最新消息是,「中國病毒」不僅給特朗普的健康乃至生命都帶來真實危險,而且對白宮和整個聯邦政府的運作,也帶來了直接衝擊。美國政治中樞,真切感受到了中國的「厲害」,同時也從中國網民對特朗普「中招」的歡騰雀躍中,看到了「義和團」的幽靈再現。

不難想像的是,即使沒有特朗普染疫這一戲劇性發展,國際社會追究中國政府對此次瘟疫大流行的責任之壓力,早已成為習近平最大的心病。但是,人們也清楚地看到,習近平毫無承擔責任的意思,而是試圖以各種手段來瓦解和分化各國的究責努力。結果是,習近平試圖逃脫責任的行為,不僅令中國在國際社會陷入空前孤立,也非常有效地幫助了美國鷹派緊急運籌,建立針對中國威脅的軍事同盟。僅僅數月,中國地緣政治形勢的惡化,就徹底斷送了四十年中共歷屆政府積累的外交成果。中國的國際環境,甚至還趕不上毛澤東的文革時代。

按照現代文明的政治倫理,作為中國最高領導人的習近平,本應選擇引咎下台,以便給中國、也給世界一個機會。畢竟,中國需要世界,世界也需要中國。但正如人們從西藏、新疆、香港和整個中國今日的現實所看到的,習近平不可能理解,更不可能接受現代政治文明的問責倫理。他生活在自己的「中國夢」中,在這個「中國夢」中,他不僅是所有中國人的命運主宰,還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唯一創建者。誰要挑戰他的「中國夢」,他就不惜以同時毀滅中國和世界,來詮釋他自己定義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有消息說,習近平很可能在本月底召開的「五中全會」上,給自己加上中共「黨主席」的頭銜。我不知道這個消息是否準確,果真如此,這無疑是對國內和國際社會問責習近平的一個充滿蔑視的回應。當然,習近平還是不可能不知道,他即使戴上這個新頭銜,也不可能減少國際社會對中國問責的努力和壓力。要減少國際社會對自己的問責壓力,中國遲早要以某種方式,給國際社會某種交代。也就是說,習近平需要有說得過去的替罪羊。

正是從這個邏輯,我對10月2日中共宣布處置王岐山的主要助手董宏的用心,有了一個猜測,那就是習近平有可能讓王岐山對中國在疫情初期發生的重大決策失誤承擔政治責任。這當然是純粹的猜測,但也不是毫無邏輯。我的推理就是,武漢病毒外泄之初,當地官員一定在第一時間就報告了湖北第一書記蔣超良,而蔣超良也在第一時間報告了自己的主子王岐山,同樣邏輯,王岐山沒有理由不在第一時間報告習近平,因為所有人都懂得這件事非同小可。不難理解的是,習近平會向王岐山問計,一是因為王是他的得力重臣,二是王岐山有當年處理「非典」的經驗。但王岐山沒有想到人造病毒比自然病毒要狡猾許多,遂釀成大禍。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版權所有 © 2006, RFA。經自由亞洲電臺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許可進行再版。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2020-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