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所理解的民主——寫給香港佔中

2014年12月01日

在香港進行的“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已有50多天了,時至今日,運動已是強弩之末,很難挽回敗局了。但一次失敗代表不了什麼,也決定不了什麼,史上的公民抗命活動多以失敗而告終,這是組織者從一開始就應該想到的。如果不從失敗中總結經驗,吸取教訓,那這次失敗就算白費了。現在差不多是該作總結的時候了。

這次香港的“佔中”活動其目的在於爭取真普選,也就是真正的民主,提到民主,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一篇文章,題目就叫“民主”。下面就翻出來給大家瞧一瞧。

民主

突然想起一個故事,由親身經歷改編:

一日姑姑的朋友要請姑姑吃飯,那日我住在姑姑家,所以姑姑要帶上我和弟弟。弟弟很不情願,我廢了半天的口舌才說服弟弟和我們一塊去。到了晚上七點半,姑姑朋友的車還沒來,弟弟等不及了,非要先煮一包方便麵墊墊飢,我不讓,並說:“馬上就去飯店了,留著肚子待會吃。”為此,我們倆吵了起來。最後,弟弟沖我大喊:“我說我不去,你非要我去,我現在餓了你還不讓我吃,有你這麼當哥哥的嗎?”我無言以對,只能讓他煮方便麵。方便麵剛煮了一半,姑姑朋友的車來了,於是弟弟關了煤氣,和我、姑姑一起跟著姑姑的朋友進了一家星級酒店。那頓飯很豐盛,可我吃的並不多。滿桌將近十個人,只有姑姑和弟弟是我認識的,那時我總算明白了什麼叫“拿人手軟,吃人嘴短”了。回到家後,我和弟弟一人又煮了一包方便麵吃了起來。

自那以後,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不是每個人在什麼情況下都喜歡吃好飯,所以不管你認為是多麼順利成章的事,也要尊重別人的意見。這或許就是所謂“民主”。

這篇文章敘事部分與民主無關,在結尾處點題:所謂民主或許不止是一人一票選出最高領導,比這更重要的是相互間的平等和尊重。平等和尊重的對待每一個人,還有每一個人的觀點。就像每一個國家都有她自己的歷史一樣,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有一份屬於自己的經歷,這些經歷最終形成了我們的思想和人格,當然也包括政治觀點。我們很難去說一個人的觀點是對還是錯,“理解”這兩個字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比登天還難,即使是從小一塊兒長大的兄弟和朋友,長大之後也會成為完全不同的兩個人,況且生活在不同的環境中呢。而要做到“平等和尊重”那就容易多了,你只要記住:你的觀點不見得比別人的高尚偉大就行了。具體到這件事上,香港人有不滿人大的政改方案,走上街頭鬧革命,這本來無可厚​​非。如果只是這樣,我想我也會支持你們,我們中的大多數都會支持你們,但你們佔了人家的路,那就另當別論了。我在國內打工時也做過這種季節性很強的旅遊業的活,香港的情況我不是很清楚,但在我們老家,像這種當街旺舖動輒就是十幾萬甚至幾十萬的年租,旅遊淡季基本上是賺不到幾個錢的,店鋪老闆一年就指望著這麼幾個旅遊旺季多賺點,好給孩子多買幾件好看的衣服,這下可好,全叫你們給繳了,你說人家能不生氣麼。面對人家的怒火,你們還覺得自己高尚麼?別說你們的觀點不見得比別人高尚,就算真比別人高尚,如果人家不願意,你還是應該尊重人家的觀點的。

平等和尊重,這本身就是民主構成的一部分,缺了這兩位先生,民主也就不民主了。以一種“非民主”的方式去爭取民主,即便成功了也是失敗的。下次再搞公民抗命不要再佔人家的道了。這就是我對這次“佔中”失敗總結的經驗。

一個大陸90後生
2014年11月19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