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吳定富、宋秀玲的證辭 ── 遇難者吳國鋒的父母

1999年01月31日

吳國鋒﹐男﹐出生於 1968 年 7 月 3 日﹐遇難時不滿 21 歲﹔生前為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管理系 86 級學生﹔89 年 6 月 4 日凌晨遇難﹐遇難地點不詳﹐在北京郵電醫院找到屍體﹔現骨灰一直存放在四川家中。



我們遠在四川成都新津縣﹐89 年 6 月 8 日上午 10 點﹐鎮政府派人通知我去談話﹐到了鎮政府﹐當官的告訴我﹕你兒子吳國鋒在北京遇難了﹐詳情不知。當官的要我們到北京去料理後事﹐說由白副書記陪同一起去。我聽到這個消息後真是晴天霹靂﹐不知所措﹐由政府官員扶持﹐跌跌撞撞回了家。到家後我只有哭﹐國鋒母親問我為何要哭﹖在再三追問下﹐我祇得如實相告。國鋒媽媽當即大叫一聲﹐從凳子上昏倒在地﹐一直到傍晚才醒過來﹐以後就不吃不喝。



6 月 9 日﹐我們從成都乘火車上北京﹐兩天一夜國鋒媽媽未沾一點飯食﹐只喝了一點水。到了北京﹐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系的一位姓張的副書記﹐是個女的﹐她到車站把我們接到學校招待所﹐要我們先休息﹐第二天談事情。



第二天﹐系主任和張副書記向我們通報了“六四”前學校和國鋒的情況﹐問我們有什麼要求﹖我們要求把國鋒的遺體運回四川。答覆說不行﹐中央命令就地火化。我們說﹐國鋒上有爺爺、奶奶﹐不能把遺體運回去﹐也要讓我們照幾張相片帶回去﹐好向老人家交代。他們答覆說﹐可以﹐但要嚴守秘密。6 月 13 日﹐我們在西單郵電醫院為國鋒舉行了告別儀式﹐國鋒在北京的同學都到了﹐學校其他系的學生被勸阻沒有參加告別儀式。儀式結束後﹐我們將國鋒的遺體送到了八寶山公墓火化﹐當天下午取回了骨灰。



國鋒死得好慘啊﹗他後腦一槍﹐肩、肋骨、手臂都有槍傷﹐肚臍右下有 7 至 8 公分的刺刀創傷。可以斷定﹐當時他連中幾彈後還沒有死﹐後來又用刺刀把他捅死的﹐他的兩個手心裡還有很深的刺刀痕﹐他一定是去奪刺刀時劃傷的。我們見到他的遺體上半身血糊糊的﹐真是慘不忍睹。



國鋒於 1986 年 7 月以每門課程平均 90 分以上的成勣考入中國人民大學﹐遇難時差一個月才滿 21 歲。他本來是我們全家的希望﹗國鋒遇難給我們全家帶來了極大災難﹕爺爺奶奶想念孫子變成了半瘋狀態﹐常年生病﹐生活不能自理﹔父親經不起這麼大的打擊﹐肢體麻木﹐不能走路﹐失去了工作能力﹐每月只靠 100 多元病退的生活費度日﹔母親因得知兒子遇難後跌倒在地﹐頭部留下嚴重創傷﹐落下腦痛後遺症﹐一想起兒子就頭痛﹐一見到國鋒的同學就哭﹐引起視力嚴重下降﹐也已失去勞動能力。



吳定富、宋秀玲

1999 年 1 月 24 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