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張振霞的證詞——「六·四」遇難者軋愛國的母親

1999年01月31日

軋愛國,男,1967年1月10出生,遇難時22歲;生前待業;89年6月3日晚22時中彈,腦幹貫通傷;骨灰安葬於老家天津。

89年6月3日,我孩子出去買肉回來,叫我給他包餃子吃,隨後他就找他的女朋友出去買鞋,說明天出去玩。萬萬沒有想到,他這一出去就再也​​沒有回來。

6月3號的夜裡,政府的軍隊真的開始殺人啦!槍子滿天飛。我當時在公主墳,我要去找孩子,可人山人海,到哪兒去找啊!於是我就先回到家裡。第二天是6月4日,孩子沒有回來,那可怎麼辦呢?家裡只有我一個人,於是我就找來孩子的同學和朋友,求他們到各大醫院去找,我自己也出去找。我去到海軍醫院,人家說只管查活著的,死了的就不管查。看來死了的就沒有地方找了!慘無人道!難道集體給燒了?我到水利醫院、304醫院、人民醫院都去找了,特別是人民醫院,那裡屍體都沒有地方放了,就用袋子裝了放到車庫裡邊,什麼樣的慘狀都有啊!大人、小孩、青年人、男的、女的,都看不清臉啦!我費了半天勁還是沒有找到我的孩子。這一天又過去了。到了5日那天,我說去301醫院看看吧,結果我的孩子還真的在那兒,躺在冰櫃裡,醫院保存的還很完整,醫生說是腦幹貫通,沒有掄救過來。等他們告訴我的時候,我昏死過去好半天。我那天真活潑的孩子,就這樣被他們活生生的槍殺啦!他們殺死了那麼多中華兒女,是誰家的人誰不心疼啊!執政者犯下了血腥罪行,他們就是千古罪人遺臭萬年。孩子的骨灰起先存放在八寶山骨灰堂,每年的清明節、“六·四”祭日我們都去看孩子。記得在91年,我和老伴還有孩子的女朋友一起去看孩子,我們只不過在那兒坐了一會,公安人員就把我們帶到派出所去了,審問我們,想把我們三人驅散,怕我們鬧事;最後又叫我們看彩電,給什麼“三五”牌煙吸,真不知他們存什麼心。他們做了虧心事心虛,我在地上用樹枝寫了幾句話“紙筆千年會說話,子孫萬代要報仇!”他們就問我們向誰報仇?我說誰殺了我的孩子我就找誰報仇,到最後不了了之,就把我們送回家了。

我家以前是個歡樂的家庭,我看著我的兩個兒子別提多高興啦,他們都有女朋友,彼此可好著呢。自89年“六·四”後,我們全家生活得就沒有任何意思了,簡直是度日如年,我的神經受了刺激,半年沒有上班,得了神經性高血壓;我的丈夫得了心髒病快十年啦,我們熬過了一個又一個痛徹心肺的時刻,度過了一個又一個艱辛困苦的歲月。現在我想開了,如果我要是死了,誰還給我兒子申冤?我還要保重身體活下去,我要和他們評理!我就不信世界那麼大就沒有說理的地方,我要和他們抗爭到底,討回人間的公道,要不我對不起那含冤於九泉的兒子!

孩子的骨灰在八寶山存放了三年後,我們送回老家去了,我這裡有301醫院的醫生證明,還有死亡報告單和死亡診斷書,證明槍傷腦幹貫通,還有我兒子的照片。當時的血衣、手錶、身份證,我看著難受就都燒了。

 

張振霞 1999.2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