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陳毅然:我心頭永遠的痛——紀念“六四”

2016年04月21日

突然,槍響了,不是一聲,而是一片。頓時大家都趴在地上。我震驚了!“這是我們的軍隊?”“對著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對著幾萬名唱著國際歌的人群開槍?”“真的是瘋了!”全世界也不可能有這樣的事啊?我真的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


一、從火光中想到的

“六四”前夜,美麗的北京被燃燒的公交車火光染紅了半個天空,這幾乎是每個北京人不會否認的。可你知道這火是怎麼燒起來的麼?這也是我20年來,最想搞清的問題之一。

六月三日傍晚,我親身經歷了這樣一幕。

我下班回家,路過西單時,一輛軍用麵包車在距離路口約100米處停了下來,當時街上人很多,出於好奇,我和一些人走了過去。我站在車門口,只見著便裝的司機走出來,拉開車廂門,啊!是滿滿一車嶄新、黑亮的長槍。我大吃一驚,心也緊張得在跳。然而讓我更吃驚的是,司機操著一口外地腔,手指著槍對我們說:“你們可以拿走這些槍”。天哪!這是什麼人?為什麼這樣做?我一堆疑問,也更加緊張,下意識地擋在了車門口。周圍沒人講話,我也不敢亂講,心裡快速地想著兩個問題:“第一,千萬別有人拿槍,這會給社會帶來很大麻煩。第二,如果有人拿了槍,我是不是要阻止他們?”現場很靜,圍觀的人真的沒人拿槍。這時突然有一個人說話了,提了一個愚蠢的問題:“你是軍人麼?”其實他雖然著便裝,但那作派一看不會有人否定。司機沒回答,但他從車裡取出一個老式軍用水壺。這是我很熟悉的東西,只是多年不見了。因為我站的地方離他最近,他就將水壺遞給了我,並說:“你拿去吧,還能用的。”我不解地,又是下意識的接過水壺,沉甸甸的。可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位看似中年的男人擠上來,伸手拿過水壺並迅速打開蓋子,一股濃烈的汽油味冒了出來,我們現場的人,都“啊!”的叫了出來。接著,在大家還沒搞明白的時候,拿水壺的人跑向橫臥在路口市民做障礙用的22路公交車。我當時沒想那麼多,也沒跟著跑過去,之後我離開現場回家了。

一路上我在想“為什麼軍人要讓老百姓拿槍?”,“為什麼要給市民汽油?”還有之前在六部口軍車上學生搬下的一箱破銅爛鐵,我親眼見到裡邊有很破爛的菜刀,而且新華門前還掛著那麼多菜刀,“他們到底想幹什麼?”一連串的疑問,讓我再次返回西單路口。

還沒等我走到路口,遠遠的就看到了那輛22路公交車在熊熊大火中燃燒著。一種不祥的念頭掠過心頭,“真的會打起來嗎?”愚蠢的我,多希望這大火擋住軍車的行進,燒掉多日來人們心頭的不悅與擔憂;多希望這熊熊的火光平息一步步複雜的事態。然而這就僅僅是個希望,全市人民的希望。可市民會是縱火者嗎?那些鐵皮車,沒有汽油是點不著的。可北京的商店都早已不開門了,到哪去買汽油?當我站在6層平台上,環視北京,我視野中的北京城,象硝煙瀰漫的戰場,到處火光沖天,濃煙滾滾。望著火光,想著經過我手的那壺汽油……我突然間明白了……

二、我的“求死”

那是1989年6月3日的夜晚,由於看到傍晚的一幕,我不放心的再次返回到西單路口,只見長安街上一片狼藉,東倒西歪的自行車和護欄;燃燒的公交車冒著濃煙;路上已沒了行人。躲在胡同里的人,一群群的不斷傳出叫罵聲;特別是到處亂飛的碎紙片,使恐怖的夜空又增添了幾分淒涼。我也站在小路口邊上,看著滿載全副武裝軍人的車隊,源源不斷的從六部口駛向天安門廣場。忽然我看到在我前方不遠處有很大一灘血,我意識到這裡曾經發生了什麼。我問了周圍的人,其中一位小伙子哭了起來,他一邊哭一邊說:“流那麼多血!這人還能活嗎?”一會他又跑出去,在周圍找回三顆子彈殼,大聲告訴在場的人“這就是證據!”

我看著這一大灘血,眼淚也不由的掉了下來,在我心裡有沒有子彈殼已經不重要了!

當最後一輛軍車駛過之後,在各處躲藏的北京市民,一下子湧上長安街,我真不知道這些人從哪來的?寬闊的大道被擠得滿滿的,登高遠望,在你的視線裡絕看不到隊尾。有人說至少有十萬人。這龐大的人群跟著末尾的軍車向東走著,我自然也是其中的一員。不知怎麼開始的,大家就唱起了國際歌,這數万人的大合唱,別提有多壯觀,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場景,我想在現場的每一個人都不會忘記那震撼的場面,在全世界這也是絕無僅有的。我又看一下周圍的人,真是男女老幼,而且老大媽還挺多,甚至還有老外。雄壯的歌聲讓我熱血沸騰,我邊唱邊往前擠,想離軍車更近。

突然,槍響了,不是一聲,而是一片。頓時大家都趴在地上。我震驚了!“這是我們的軍隊?”“對著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對著幾萬名唱著國際歌的人群開槍?”“真的是瘋了!”全世界也不可能有這樣的事啊?我真的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但抬眼望去,從趴著的人群中,我清楚地看到了被打傷的人,正紛紛被人抬著,背著,往後走。幾分鐘以後,人們站起來,一同高喊:“還我市民!”“還我市民!”震耳欲聾的喊聲,久久響徹在長安街漆黑的夜空。大家繼續往前走,槍聲又一次響起,人們又再一次趴下。

這一次,我的前後左右都有被打傷的,前面的人不知哪被打中,被架往後邊,一路流著血。由於我走在靠前面的人群中,清楚地看到軍車上一個軍官拿著高音喇叭,對著人群一直在喊:“你們不要跟著!”,“我們不會向你們開槍!”真是屁話!他們明明正在開槍!我快被氣死了,“真是無恥透頂!難怪老百姓罵瘋了。”

我想著,走著,走不了幾步,子彈又打過來了。趴下,起來,又趴下,起來。每次都有人被打傷,是否死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流血過多人活不了。我被這瘋狂的行為氣瘋了,一股股按捺不住的怒火湧到胸口,伴隨著那無助與無奈、迷惑與失望、悲傷與痛苦,我一陣陣感到絕望。我決定不再趴下,“讓你們下一槍打死我!”“我不再忍心看這場面,”“我不想和你們一起活著!”但是子彈還是穿過我的左右,沒打中我。這時隊伍已快到府右街,軍隊向示威的人群投來催淚瓦斯,強勁的化學武器摧垮了人們的鬥志,最終驅散了示威群眾。

我雖然沒死,但這場對北京市民和學生的戰爭成了我心頭永遠的——痛。

最後我還想強調一下,我本人無黨無派,不喜歡政治。我是個人道主義者,反對一切戰爭和不人道的行為,渴望世界和平。我記錄自己這段真實的歷史,並告知同學、朋友,絕不是想給各位帶來麻煩。我離開祖國多年,但我真心的希望我的國家不僅是世界經濟、文化最強大的國家,也是世界上最民主、最自由、最人道的國家。我願為此做出努力並不惜代價。六四真實的歷史至今不能被承認,並一直是政府迴避的話題,對無辜死去的人,至今沒個交待,你覺得這樣公正嗎?如果你是緊張又恐慌的讀者,我說聲抱歉。如果不是,我說聲:謝謝!讓我們共同期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作者惠寄)

 

(《中國人權雙周刊》第181期 2016年4月15日—4月28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