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化平(挪威森林):光榮背叛——好漢劉本琦(圖)

2016年04月25日

奧威爾在《1984》裡如此表達過:“沒有覺醒,就不會反抗;沒有反抗,則無法覺醒。”對劉本琦而言,生活並非別無選擇——他只是聽從了自己內心的聲音。覺醒了的劉本琦,對現體制反戈一擊:曾經效忠黨國的軍官,成了反抗暴政的一線勇士。


挪威哥哥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轉業軍官劉本琦開始了從精神到肉體上的揭竿而起。人們讚美忠誠,而人類社會的進步,卻時常伴隨著不斷的“光榮背叛”;伴隨著不斷有人從舊體制中出走。

那年夏天(2012年7月),挪威哥哥到了鎮江。一天下午,劉英告訴我:劉本琦被帶走了。7月18日,格爾木警方刑拘了公民劉本琦:“煽顛”。

當天,我致電帶走劉本琦的警官王xx,手機無人接聽。留言如下:“王xx警官:你好。請你和你的同事在法律框架內行事;作為執法者,嚴格遵守程序正義是本份。沒有法治,你我都不會安全,沒有法治就沒有明天。請你和你的同事們善待異議者劉本琦。我要說的是:如批評不自由,則讚美無意義。謝謝。”

很多人至今仍無法理解:一個政府,為什麼要將社會裡最有責任意識、最敢於公開表達的公民失踪關押?

MZ黨劉本琦2012年17日17:05:25:“昨天格爾木市公安局網監支隊支隊長平xx跑公司來拿走電腦,利用工作之便嚇唬我的老美女同事,還把我們公司扯進去,狗娘養的還想一箭多雕呢……想株連九族?……清末,武昌首義,跟打擊革命黨人一樣,在清軍中打擊一大片,逼得軍人反了一樣……剛才我去格爾木公安局紀檢投訴其人,辦公人員,做了記錄,並給平xx通了電話,我沒有見到平xx,他們答應給我回話。

劉本琦,湖北紅安人。生於1968年農曆8月27日(身份證是1969年10月2日)。畢業於軍方重慶通訊學院,學的是通訊電子技術。在西北邊疆服役十幾年。

轉業後,劉本琦被安置在青海省西寧聯通公司。服役12年的轉業軍官劉本琦,並不習慣也不喜歡這份職業,他拒絕了被分配,自謀生路開始新的人生。他在西寧開過電器維修店,只是做生意的方式與需要應對的機構太多,劉本琦適應不了。

在網上,劉本琦非常活躍,其實他表達的方式非常少,也很少寫文章,主要就是在Qq群里大膽公開言真相、說常識;第一時間打電話,問候受難的同仁與他們的家人,打電話責問作惡的警察。

軍校畢業從軍十幾年的劉本琦,理解並倡導永敏先生提出的“全民和解”概念。真的不明白,一個如此理性溫和的前軍官,竟成了某幫派的敵人而被關押。


(2012年4月25日,武昌秦永敏先生家。右為秦永敏、左為劉本琦、中為挪威哥哥)

那年4月底,為父親守七七之後,挪威哥哥離開故鄉湖南,去武昌探望為國人受難二十幾年的秦永敏先生。是時,劉本琦已從大西北到武昌。

見面的地方就在秦先生家,武鋼三中對面的公寓。秦先生親自動手給我們做飯,碗也不讓我們洗。我過意不去要幫手。然,劉本琦處之泰然,大大咧咧說:他自己從不燒飯,也不干家務。呵呵。

當天,秦先生主要談的是中國當前社會力量對比分析,主題詞是“全民和解”。前提當然是執政黨要承諾:遵奉普世價值。挪威哥哥沒辦法認同,在我看來,和解是民主轉型後的關鍵要務,而非今日之主題。沒有真相,何來和解。和解這種文明的博弈方式我是讚同的。問題是執政黨在意的只有自己的權力,一直在製造仇恨、撕裂族群,和解哪裡跟得上獨裁製造仇恨的腳步?而獨裁能聽得懂的語言非常之少。

晚餐時來了一位武昌的張先生,才覺醒的公民。之後,張兄送我們去公交站。在車上,劉本琦給我說了許多事,一些想法,其實,這個時候我倆才開始真正交流。鏗鏘之言,思路清晰,能感知到劉本琦內心信仰的堅定。我笑言:本琦天生大將軍的料,只可惜在黨軍浪費十幾年時光。

挪威哥哥住國際青年旅舍,本琦借住在漢口朋友家,來回好遠。我就邀本琦下車同住。後來劉英給我說,那天夜晚你自己睡茶吧沙發,床位給劉本琦睡。呵呵,其實,睡沙發是因為我打呼嚕。

我們還計劃去紅安,看病中的熊飛駿先生。因為熊先生當時在江西景德鎮,第二天晚上,我獨自去了江漢平原的潛江,探望被軟禁中的姚立法先生。

劉本琦驕傲的說,從沒人找他喝過茶,他根本沒將那些特務放在眼裡。我告訴他:不要小看某幫的邪惡,只有我們不敢想的,沒有他們不敢做的;任何沒有底線的事,他們都有本事做得出來。人家知你不怕喝茶,可是人家天天在給你記帳,到時說動你就動你,表達方式要注意。

然,劉本琦不以為然。我知道,好漢劉本琦已經戰勝了恐懼,這位勇敢的戰士,為自由中國的到來義無反顧。

那年五月底,挪威哥哥到了成都平原,某個夜晚,劉英來電話:她沒收了劉本琦的手機……劉英說了好長時間,要我勸本琦不要離家,孩子才幾歲需要父親,劉英自己也下崗每月一百多塊生活費……作為一線抗爭者,我理解他們的困擾、糾結……

劉本琦被刑拘之後,劉英發貼為老公討公道請律師,幾天之後卻被勞教一年……後來,丁家喜等律師奔赴格爾木,也無法會見劉本琦。在沒有律師介入的情況下,公民劉本琦獲刑三年,煽顛罪。2015年7月,受盡折磨的劉本琦回到大監獄。

2016年4月18日,劉本琦、朱承志去赤壁旁聽“袁小華袁奉初煽顛”,一下火車就被當局非法抓進警署,朱大哥手指骨折坐老虎凳幾十小時,分別被遣返回……

奧威爾在《1984》裡如此表達過:“沒有覺醒,就不會反抗;沒有反抗,則無法覺醒。”對劉本琦而言,生活並非別無選擇——他只是聽從了自己內心的聲音。覺醒了的劉本琦,對現體制反戈一擊:曾經效忠黨國的軍官,成了反抗暴政的一線勇士。

2016-04-21修正於成都

(作者惠寄)

 

(《中國人權雙周刊》第181期 2016年4月15日—4月28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