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酷刑

New!
“七○九”真是一次极好的锻炼,也是持久战的一次演习。各色人都卷入其中,本色尽出。两年多来,耐心和意志,作为七○九精神,可能是超越失败或胜利的最好概括。
New!
通过709事件,我们可以看出中共提出的依法治国也只是一个欺骗民众和国际社会的一个说辞,不管多么温和的抗议,在中国政府眼中都属于敌对势力,从体制内改良走向民主化和平转型的道路已经被堵死。
New!
“709”案被捕律师谢阳、李和平、李春富及维权人士吴淦等人在被羁押期间遭受殴打、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剥夺睡眠、被滥用戒具等严重侵犯基本人权的情形相继曝光,就此,80多位中国律师和维权人士致信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依照宪法的规定立即成立特别问题调查委员会,就“709”系列案件存在的酷刑问题以及其他违法犯罪问题进行独立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开调查结论,及依法追究相关违法或犯罪人员的法律责任。该信开放签名,联署邮箱: 871210035@qq.com 。 关于要求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查明“ 709”系列案件办理过程中有关酷刑问题的建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自2015年7月9日以来,...
New!
如今的谢阳是一个真正的英雄,因为他更加真实,瘦削的脸给人一种更加的锋芒,充满了人性的光辉。也许某些人习惯了符号性,伟光正的东西,殊不知正是这种摧毁,却摧毁出了某种真正人性的光辉。
New!
“709”案被捕律师谢阳遭受酷刑的消息曝光并引起国际社会强烈谴责后,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在2017年3月2日的报道中称通过多方调查佐证,全面证明“谢阳没有遭到酷刑”;报道诬称有关谢阳酷刑是由谢阳的妻子和江天勇律师“合谋策划”出来的,并让江天勇律师出镜认罪,还称湖南省检察院对谢阳酷刑进行了“独立调查”等等。对此,谢阳的妻子陈桂秋打破沉默,撰文披露她如何从多渠道——会见谢阳的律师、听到谢阳求救的路人、谢阳同监室获释的囚犯,甚至良心未泯的国保、公安人员——获得的谢阳遭受酷刑的信息。陈桂秋还逐条批驳了中央电视台的报道,并称对那些抹黑她、否认谢阳酷刑、参与此报道制作的所有人,她将保留依法控告的权利,...
“八九”民运“天安门三君子”之一的余志坚先生于2017年3月30日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病逝。后数日,我们收到廖亦武先生惠寄的这篇旧作(他在2006年对余志坚先生的采访),及对余先生的悼词。为纪念余先生,我们重新发表廖亦武先生这篇采访,并表达我们的哀悼!余志坚先生千古!
“欧盟承认中国在消除贫困等许多人类发展领域所取得的进展,但同时仍然对维权人士和律师遭到逮捕、关押和定罪以及据报道他们的家人遭到骚扰的情况表示关切。欧盟再次呼吁立即释放所有因人权活动被拘留的人士,特别是刘晓波、伊力哈木∙土赫提、谢阳、江天勇、李和平、王全璋和扎西旺秀等人……”
陈建刚律师在这段30多分钟的视频中,讲述了他几次会见谢阳及制作《 会见谢阳笔录 》的过程,称对笔录的每个字都承担责任。他严厉谴责《环球时报》、中央电视台等官方媒体所谓谢阳遭酷刑是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的无耻报道,并要求检察院、中央电视台等有关部门拿出证据与他公开对质。陈建刚律师说,留下这段视频,是请大家记得,如果将来哪天他失去自由、对外说笔录是假造的,那一定是他像谢阳那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或被拿家人、儿女相威胁,否则他不会屈服。
陈建刚律师1月18日在网上公布了他和刘正清律师会见“709”大逮捕中被捕的谢阳律师的会见笔录。这份逾17,000字的笔录,披露了谢阳在被拘押期间遭受的惨无人道的酷刑,包括被长时间剥夺睡眠、扇耳光、殴打、禁止喝水、坐吊吊椅致伤腿几近残废等,揭露了湖南长沙两级国保、长沙第二看守所警察、长沙市检察院检察官等办案人员以违法手段办案的令人发指的罪行。谢阳于2015年7月11日凌晨被抓;2016年11月21日首次见律师,12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扰乱法庭秩序”两项罪名起诉。 会见谢阳笔录 陈建刚律师 时间:2017年01月04日15:08:56开始; 地点:长沙第二看守所西二会见室;...
福建维权人士吴淦(网名“屠夫”)在羁押期间遭受各种非法对待,包括被单独秘密关押半年、不准其妻委托的辩护人与其会见、几天几夜不让睡觉、被威胁与恐吓、被带上死刑犯的手铐脚镣、最长两百多天没有放过风等,其辩护律师致函天津市检察院,要求就有关事项进行调查,并对违法单位和人员予以查处。2015年5月20日,吴淦因在南昌抗议江西高院不让“乐平冤案”的律师阅卷而被拘留,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两罪批准逮捕。 燕薪律师致天津市检察院的控告函 控告人: 燕薪,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11101200510330274,系,吴淦的辩护人,联系电话:15110279280 控告事项:...

页面

订阅 酷刑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政协)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经济改革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大跃进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历史/经验
香港 软禁 家庭教会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监督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参与 国际人权 国际投资 国际关系
国际贸易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农民工 蒙古族人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残疾人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南方街头运动 南方周末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台湾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Xinjiang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