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难属致函许永跃促解冻人道捐款

1998年11月22日

“六四”捐款被扣至今交涉无进展,难属张先玲等八名代表再致函国家安全部,声言不要逼迫难属拦截部长的汽车寻求解决,中国人权呼吁国内外声援难属促成解决。

中国人权消息,在寒流侵袭气温极降的北京,“六四”死难家属代表张先玲、李雪文、周淑庄、黄金平,尤维洁、苏冰娴、沈晖和“六四”伤残者庞梅青,经过整日奔波,终於将六四”死难家属和伤残者的一封信(全文於后),间接递交给中国安全部长许永跃。这封写给国家安全部长许永跃,并以“六四”难属和伤残者署名的信的内容,主要是抗议安全部门扣押“六四”捐款,陈述“六四”难属和伤残者的艰难及政府不负责任的行径,强烈要求归还“六四”捐款,要求政府尊重和保护人道行为。据了解,八名代表是11 月20日上午9 点40分,到达国家安全部和要求递交他们写给许永跃的信的。上午10时许,公安部姓耿的官员出来会见,但不作出任何负责任的答覆。难属们坚决要求见到负责官员,11 点钟以后,一位姓刘的女处长出来接待了难属代表们。女处长开始也拒绝将信转交许永跃,但难属们异口同声地坚持此事非同一般,不要逼着难属们大街上去拦部长的汽车,刘女士才答应将信交给上级,并会“建议”上级尽快对难属们的要求给予答覆。

从丁子霖女士抗议并呼吁关注“六四”难属捐款被扣,至今已经将近一个月,期间难属们多次抗议并找有关部门交涉,全国许多省市也纷纷发表抗议和声援信,海外的一些组织和著名异议人士也抗议声援,就在前几天全球学联还通过一封公开信,抗议谴责中国政府扣押“六四”捐款的不人道行为,要求立即归还,德国和美国等国政府,以及联合国也被告知了此事,并被要求促使此事的解决。但是,中国政府始终不予回答。扣押“六四”捐款,关系今后能否允许有人道行为,以及敢不敢对人道行为放肆迫害。在这个问题上沉默忍耐,实质上回鼓励专制独裁进一步扼杀人道和人性。中国人权呼吁国内外舆论和同情支持人权民主的力量,以各种形势帮助声援难属,施加压力影响促成问题解决,这是在人道和人性上不能后退的关卡。


>


>

“六四”难属和伤残者致安全部长许永跃的信全文如下:

国家安全部许永跃部长:

98 年11 月1 日我们将“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冻结人道救助款的抗议信”递交给国家安全部,时至今日,尚未得到任何答覆。所以,我们再次来到这里,要求解冻救助款,并说明有关情况:

一、近五、六年来,丁子霖教授代表“六四”难属接受了来自世界各地人士的人道救助款,并将此款分送给“六四”死难者家属及伤残者。救助工作有序,帐目清楚,良好的信誉得到捐款人的信任和支持。

二、在开始得到救助款的时候,丁子霖女士已代表“六四”难属发表了声明,即:所有的捐款都不能附带任何条件,否则不予接收。

三、人道救助款虽然杯水车薪,但它代表了人类爱心、人性和良知,给难属和伤残者一份爱心和安慰。留德学生的这笔捐款同样是人道主义的救助、爱心的奉献。

四、“六四”惨案已将近十年,政府对死难者家属及伤残者不但不闻不问,反而对从事人道救助的公民进行一系列侵犯人权的行为,如:监听、监视以至非法关押。我们对此不公正、不道德的行径表示极大地愤慨。

五、“六四”惨案中的受难亲属目前面临失业、下岗的困境,在极大的精神痛苦中和贫病交加中艰难度日,吁请有关部门关注我们的命运!

六、北京市国家安全局无理冻结这笔人道救助款,令人难以理解和接受。我们强烈要求立即解冻,并请许部长给予关注及尽快解决这一问题。

七、人道救助是全人类爱心的表现,政府应该还人道救助以合法地位,并受到法律保护,绝对不能容忍这类公然践踏人权事件的发生!

“六四”受难家属及伤残者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九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