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郭飞雄欲申诉 被拒绝会见律师

2008年11月03日

 

中国人权获悉,曾遭当局刑讯逼供、虐待并被同监囚犯毒打的维权人士郭飞雄一直被拒绝会见律师。正在广东省梅州监狱服刑的郭飞雄,不服当局对他做出的5年徒刑的判决,准备提出申诉,并控告监狱当局对他施加酷刑和虐待。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告诉中国人权,10月20日,郭飞雄的律师胡啸从北京千里迢迢来到梅州,但却不被允许会见郭飞雄。

“郭飞雄被定罪依据的是通过刑讯逼供所得的供述,”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再过几天,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将审议中国政府遵守《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的情况。中国人权呼吁中国当局立即准予郭飞雄会见其申诉律师,以此作为第一步,最终使他获得一个公正的判决结果。”

郭飞雄被监禁前是一名法律顾问。2005年,他曾协助广东省太石村村民罢免腐败的村干部。2006年9月他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拘留,在被拘禁长达15个月之后,他於2007年11月被广州天河区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4万元。被拘留期间他遭受了多种形式的酷刑,包括:

 

  • 曾被连续不断地审讯长达13个昼夜。
  • 曾被手脚穿插、身体弯曲地铐在一张木板床上长达42天。
  • 曾被反吊双手长时间悬在空中,被用高压电棒电击生殖器。

 

 

 

因在看守所期间羁押时间过长并被酷刑折磨,身体健康受到严重破坏的郭飞雄期待尽快转到通常条件稍好的监狱。郭飞雄没有在一审判决后提出上诉。2007年12月,郭飞雄被转到通常关押重刑犯的梅州监狱。他刚到监狱就遭一名囚犯殴打,约200名囚犯在一旁观看。郭飞雄在狱中多次绝食抗议对他的虐待。2008年2月的一次绝食中他被强行灌注流质食物,这使他呕吐了一个多星期并尿血。

10月29日,张青在写给中国人权的信中说,当局采取了许多措施企图阻止郭飞雄申诉,包括扣押2008年初他写给律师的许多信件。

2008年5月郭飞雄委托律师进行申诉的信件终於寄送到了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手中。基於北京奥运的敏感,他同意等到奥运结束后再开始启动申诉程序。监狱当局曾要求两名律师亲自到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申请会见郭飞雄。10月,胡啸律师抵达广东,并完成了会见郭飞雄的申请程序,但是他在那里等了数天,一直没有获得当局的任何回应。

郭飞雄案申诉阻力重重

张青
2008年10月29日

郭飞雄冤案已经两年多,他在2007年11月14日被诬陷判刑后,12月13日送到地处深山的广东边远地区的梅州监狱服刑。在到达梅州监狱后,遭受到梅州监狱的虐待威胁。遭受毒打,被剥夺与其他服刑人员的任何交往权利。被监狱在他的门前划上三道黄色的警线,不许他越出黄线外。不许看报纸,看图书馆的书。在新的虐待和迫害面前,他绝食抗议75天。梅州监狱用非人道的方式逼迫他停止绝食。

他从今年年初,就给律师写信,要求启动申诉程序,同时,就他在梅州监狱被毒打的事,他要求请律师介入,他要起诉殴打他的人和梅州监狱,因为梅州监狱没有依法保障他的人身安全。为此,他给好几位律师朋友写了委托书,可是,他们都说没有收到郭飞雄的委托信件。今年五月,莫少平律师说:申诉是郭飞雄的法律权利,他的信寄不出来,可以就向梅州监狱要求,让郭飞雄签署委托书出来。。不久,梅州监狱让郭飞雄的委托书寄到了律师手中。这样,郭飞雄案的申诉律师委托确定下来。律师跟梅州监狱发函联系,说郭飞雄启动申诉程序,已经委托律师了,现在律师以郭飞雄申诉律师的身份,要求来梅州监狱会见郭飞雄,就申诉事宜交流。梅州监狱给律师的答复是:梅州监狱属於省级监狱,办会见手续,要到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办相关手续。律师又与广东省监狱管理局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全中国没有的严苛要求——他们要求两个会见律师一起去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办会见手续,并且说明,至於多长时间能够批准会见,他们也不知道。说:有可能领导出差等原因。以前,郭飞雄案的会见都是一个律师来申请,等上前一天时间,就可以会见。现在,这样严苛的申请会见的条件,胡啸说:他从来没有碰到过。於是申诉的事就暂时放下了。在奥运之前,郭飞雄案的申诉,基本上不可能启动。严苛的申请会见的条件,就是故意刁难。就算是律师两人同时来办申请会见手续,他们还是可以被各种理由拒绝。无功而返。现在各种会议已经开过了,总该是可以启动郭飞雄案的申诉吧。

律师在上星期一(10月20号)来到广州,目的是向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申请去梅州监狱会见,递交了相关手续,本意是以一个星期的时间来办会见手续、等待、然 后会见。可是,等了几天,没有结果,律师只好回北京,这一趟几乎就是白跑了。郭飞雄案的申诉,是他的权利。但是申诉却一直受到刁难,阻力重重,迟迟启动不了申诉程序。

 

 

 


欲知更多有关郭飞雄的消息,请看: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