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天安门母亲”公布“六四”罹难者死亡地点等分布图示

2008年05月27日


在“六四”事件19周年即将来临之际,“天安门母亲”现公布两份关於1989年“六四”镇压事件中罹难者的死亡地点、死亡医院以及分布情况的示意地图。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说:“中国当局在5月12日的四川地震后努力展现对人类生命的尊重和关切。中国人权呼吁中国政府采取早就应该采取的措施对‘六四’死难者及其家属给予补偿,展示对受难者生命的同样尊重。”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表示,列入这两张图示中的死难者是19年来他们寻访记录下来的,总数为188人,其中学生71人,但绝不是死难者的全部。丁子霖说,在他们的名单中,仍有13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少数死难者死亡地点和医院均不明,相当一部分死难者仅知死亡医院,死亡地点无考。

这两份图示强烈地展示了中国政府如何设法掩盖镇压事件。“六四”事件中死亡的数字被定为国家秘密,北京市市长陈希同在1989年6月30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的学生死亡人数仅为36人。

丁子霖表示,此次公布的图示,不仅可以帮助读者大致了解当时戒严部队行进的路线、屠杀现场的方位以及被屠杀者的大致分布情况,而且更希望“唤起公众的记忆和良知,进一步提供有关‘六四’死难者的线索,以求获得一份更完整的死亡记录。”

丁子霖原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她丈夫蒋培坤原为同校美学研究所所长,他们17岁的儿子蒋捷连於1989年6月3日晚军队镇压时被射杀。1989年“六四”屠杀以后不久,丁子霖就开始了搜集“六四”死难者名单的寻访工作,并於1994年出版了《“六四”死难者名册》一书。多年来,由丁子霖和其他死难者亲属组成的 “天安门母亲”群体,每年致函中国领导人和人大、政协,呼吁政府公布真相、道歉赔偿和进行司法追究。19年过去了,中国最高领导层已经多次更换,但没有一届政府对她们作出过回应。

中国人权呼吁中国政府抓住“六四”19周年的时机,对“天安门母亲”群体进行对话的要求给予答复,采取建设性措施,最终解决“六四”问题。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