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在肯尼亚的影响

2013年06月25日

上世纪90年代之前,非洲人与中国人之间几乎不存在文化互动。那时对一般非洲人来说,中国是遥远的神秘国度,那里的人个小、吊眼,长得一个模样,很难将他们区别开!

我是从1980年代开始对中国感兴趣的。那时,我住在肯尼亚西部,还是个孩子。在那里,著名的李小龙和成龙是功夫片的代名词,他们的电影是观察中国文化、价值和传统的唯一窗口。作为一个小孩子,我非常喜爱这些电影,以为所有中国人都是功夫斗士,寻求对每一个轻微伤害他们的人进行报复。“你杀了我爸,我要杀了你!”这是我们在孩提时代看过的多数中国电影中难忘的台词。

我想成为非洲的成龙。为此,我加入了武术班,快速学会的所有功夫都是我的非洲教练教我的,我感到需要找一个中国功夫“大师”,以便可能获得最好的训练。那时候,在非洲的中国人极少,所以我想去中国访问,并开始研究中国的历史、人民、文化和生活方式。但是,由于当时可以得到的信息有限,我发现,中国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是个封闭社会,加上我又有语言障碍,很快我的兴趣就减低了。

中国是在上世纪90年代进入非洲的。90年代初,肯尼亚的经济因失败的政策而触底。外国捐助者冻结了援助项目,腐败吞噬了政府所剩无几的资金。我们的公路破破烂烂,医院根本就没有,学校快要倒塌,公共设施越来越少。中国政府提出在内罗毕市中心修建马路。为了提高效率,他们带来了几乎一句英文也不会说的中国工人。不过,我终于可以从近处观察中国人了!

我对他们的工作伦理感到惊讶。他们一心一意干活,从不休息;一周七天,夜以继日轮班干。对非洲人来说这让人震惊!他们好像崇拜干活。结果同样令人惊讶。在短得令人吃惊的时间里,就完成了全部公路建设,而且还铺了柏油,牢固耐用。

之前,我一直对中国感到好奇,现在,我对中国着迷!

与此同时,中国大使馆在肯尼亚设立了一个促进贸易和发展的部门,其目的是为了鼓励双边的商业关系。不过,双方的贸易明显向着有利于中国的一边倾斜。中国制造的廉价产品源源不断,逐渐地但却必然地侵蚀着肯尼亚的产业。

许多中国政府资助的项目接连不断地上马,主要是修建公路和桥梁。随着项目上马,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工人、商人、妇女、店主、小贩、皮条客都来了。如此多的人——合法的、非法的!这大大增加了中国人和肯尼亚人之间的接触,往往也产生了摩擦。过去,肯尼亚接触的外国人都是西方人,因为殖民主义的关系,他们理解西方人的价值观。现在他们突然发现,他们交往的人是难以理解的。缺乏理解常常使许多肯尼亚人处于不利地位。有个例子在2012年曾被媒体广泛报道,中国工人被指让肯尼亚女孩子怀孕后立刻逃回中国去,留下被遗弃的母亲们。

非洲人很容易相信别人。不择手段的中国商人利用非洲人的这一特点,让许多想成百万富翁的人破落。这些无良中国人从事非法活动——主要是偷猎和采矿——以语言障碍为幌子,假装不懂当地习俗、传统和规范。这导致了一种普遍看法,即中国人不知廉耻,自私、以自我为中心,不在乎法律、当地居民或别的什么。

锡卡高速公路。照片来源:URB.im

与此同时,对肯尼亚人来说,中国人的到来也改善了他们的生活。新道路加速了商业发展。以锡卡高速公路为例,之前,驾车50公里 要花一个小时,现在,只要30分钟!中国政府赞助的医院和其它社会设施在缺乏服务的社区里快速兴建,为当地人民带去了许多必需的救助。连接重要地区的桥梁为原先无法抵达的地方提供了通道。

不过,过了一些时候,肯尼亚人明白了,中国人修建这些基础建设项目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方便勘察矿产和开采自然资源,以满足中国对资源贪得无厌的胃口。在这种情况下,对肯尼亚人提出的重要问题是,从长远来看,中国人在肯尼亚的存在,实际上是否有利于肯尼亚人。

*             *             *

2005年,一位朋友介绍我去内罗毕的一个中心参加一项活动,中国大使馆在那里鼓励肯尼亚人更多地了解中国。在那里,我第一次遇到了会说英文的中国人——两位先生和一位女士。我们很快成了朋友。我主动提出在他们休息时给他们做导游,带他们到一般外国人不会去的地方,给他们当司机——如果他们的司机放假,经常跟他们一起出去闲逛。这给了我一个机会,可以问他们这些年来一直折磨着我的所有有关中国的恼人问题。

我发现他们对此很犹豫,不像西方人那样开放,特别是当我想了解他们的政府、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崇拜自由、新闻自由等问题的时候。但是,他们却随时可以跟我谈他们的文化、生活方式、家庭价值等话题,甚至跟我分享他们的食物;有时候他们还会邀请我到他们家吃晚饭。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友谊发展成了商业关系。我的中国朋友有一辆车卷入了一次车祸,他们不知道怎么向保险公司提索赔要求。我是保险承销商,知道应该怎么做。我提出帮他们处理,他们支付我费用。我向这家保险公司提供了所有必须的文件,并确保了赔偿支票及时开出。我的中国朋友很高兴。这加深了我们的友谊。我还对他们需要的其它保险提出建议,他们也照我的建议去做。我现在管理的保险经纪公司就是这样诞生的。

通过这家促进肯中双边商业关系的中心,我还接触了其他来肯尼亚做生意的中国人。他们大部分不能用英文交流。我一直想学中文,现在终于有实际理由了。我开始寻找可以帮助我学中文、中国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机构。

孔子学院——北京向非洲人展示中国的途径——居然成了理想的目标。

我有一些肯尼亚朋友在孔子学院上课,他们到那里去是因为他们认识到在与中国人打交道时自己存在的弱点,尤其是在需要沟通的时侯。他们的动机主要是为了获得中国的商机。

在我到内罗毕大学进入孔子学院之前,我曾经有过几次与不诚实的中国人打交道的经验,他们说一套做一套。这些遭遇给我留下了挫折、沮丧和愤怒。我知道我需要了解中国人是怎样想问题的。通过孔子学院学习语言和获得对中国文化及生活方式的更多知识,我对中国的理解大大拓宽了。我开始认识到中国人的行为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他们的专制政府塑造出来的,认识到他们高超的说话技巧:说出来的并不是他们想表达的,想表达的却不是他们说出来的!

内罗毕大学的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赞助的文化机构。它装备齐全,技术先进,师资充裕,给有兴趣的肯尼亚人提供了最佳的学习体验。

与大多数在这个学院的非洲学生一样,我在那里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从一开始我就感到,学中文与学英文完全不一样。一个句子的语法结构像倒金字塔。这似乎还不够,学习读和写字简直是一种艺术技巧的练习,要求数学般精确的记忆力,写的时候要有华丽的笔划,表现时要有飞扬的想象力。此外,大部分老师都是中国人,他们不会主动与肯尼亚人互相交流,或想了解肯尼亚人的思维方式,所有这些使学中文变得更加困难。

结果学中文的辍学率达到大约80%。典型的情况是:初级班共50名学生,第一学期内就有30人辍学;剩下20人中的10人会继续学两到三个学期,之后还是会辍学;坚持到最后的10名学生,不过是在诸如免费到中国学习等的奖励刺激之下才坚持下来的。

在我看来,造成高辍学率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第一,中国教师并不想跟学生打成一片。他们对学生采取高高在上的态度。当年对我们国家实行殖民的英国人,很快就了解到:要赢得当地人的心,他们必须首先学习当地人的语言,理解他们的文化和思考;然后才能逐渐地把他们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传授给非洲人。中国教师大部分是冷冰冰的,严格按教学大纲上课,对学生在学习中的情感投入缺乏足够的关注。

第二,为了提高语言技巧,学好中文,肯尼亚人愿意跟中国人练习讲中文,但是,他们的努力总是受挫。中国人喜欢讲洋泾浜英语,却不愿意听非洲人努力地讲洋泾浜中文。

第三,在课堂外,中国人跟肯尼亚人少有个人间互动。只是在与中国利益有关的商务或社交场合上,才有很少接触。中国人看上去很谨慎,而非洲人却很直爽、很外向。在一个纯非洲人的环境里,这样的文化冲突导致中国人只愿意跟中国人聚在一起。

这就是非洲人想学汉语、了解中国文化的惨淡景象。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在非洲、特别是在肯尼亚,孔子学院和中国人的使命失败了。完全不是,就像每一样东西都是中国来的,时间会把他们所做的变成轰轰烈烈的成功。每一个有远见的非洲人都看到北京在非洲事务中日益增加的影响力。但是,尽管中国正在越来越深地扎根于肯尼亚,并似乎热衷于把自己的文化带到非洲来,但这里的中国人却一直非常明显地表现出对包括肯尼亚在内的非洲文化和非洲人民兴趣缺缺,他们感兴趣的只是展示他们所攫取的利益。

不过,能说中文的非洲人对于帮助北京不懈地进军利用非洲资源还是极为需要的。从纯经济角度看,愿意攀登经济阶梯的非洲人会明白,学好中文将给他们带来极大好处。而当他们意识到这一点时,他们会发现这些设备齐全、师资精良、处于战略位置的孔子学院正等着迎接他们呢。

北京即将进入非洲的每一个角落。尽管它是悄悄的、不引人注目的、外表平和的,但绝对是活力十足,紧盯着每一个孩子、母亲、父亲、老人、老妇。它有耐心、会算计、善操控,正在缓慢地改变着非洲各地,开发着非洲大陆的资源、财富和人民,以推动它雄心勃勃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