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窗口

New!
美国政府和精英层判别潜在威胁者所使用的第一个尺度,是聚焦在政治制度及其意识形态体系上,这个分量最重;第二个尺度是关乎种族和文化包括宗教;第三个尺度是规模,对方的领土(领海)、自然资源、人力资源、地理位置等构成了其综合潜力的基本要素;第四个尺度是发展的速度和素质。第五个尺度是行事或操作的方式。
New!
共产主义神话的肆虐,给予人类最重要的教训之一或许是:各式各样的乌托邦,作为批判性的因素是富有价值的,作为肯定性的目标是极其危险的;作为遥不可及的彼岸世界,它具有净化现实社会的作用,作为在现实人间强行施工的天堂蓝图,则这条通向天堂之路往往导致地狱。
New!
东北二人转作为一种乡村戏,主要靠演员自我丑化和相互丑化满足观众优越感而爆笑赚钱的,但那毕竟是演戏,如果不卸妆就走向生活,台上是艺术台下就是狗血。普梅二人却把克里姆林宫当成了活色生香的乡村戏台子,活生生将台上的丑角艺术搬到了政治生活中,他俩一逗一捧这一演就是20年。
New!
《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 不知不觉,在国外生活快一年了。 21世纪的主舞台是东亚和北美。西欧,这个曾经称雄全球四百年的地区,已经逐渐沦为坐在前排的观众。在中立国瑞士观察世界,尤其是观察中国,有很多不一样的视角。 过去这一年里我常常感觉到,历史的进程在不断加速,不仅是中国,全球都是如此。科技,政治,社会,外交,金融,娱乐……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真实发生的变化比很多人所感受到的要大得多。 就在不到半年以前,东北亚的核危机还仿佛一触即发,如今南北朝领导人已经握手言欢。一年里,世界巨头Intel和Facebook相继爆出了震惊世界的丑闻,但可以预见的是,将来人们会对来自IT巨头的侵权越来越迟钝...
New!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吗?看样子是的,实质并非如此。科技只是结果,而不是真正的原初动因。首先得有思想,有基本的方向,其次得有制度与体系配合。产生力的基础来源,是创造性。而创造性,是思想决定的,又由制度来作为保证。
New!
冯克利认为,现在中国不是有一种,而是有三种制度传统。“从秦到清末是皇权专制的传统,这其中只是皇权一直起作用,只是不同朝代有作用有强弱之分而已;从清末到民国,是中国人接触到了西方,有了建立新的政治的可能性,这是个近代传统;还有一个是传统是从延安开始,一直到今天。这三个传统现在在中国都起作用。”
迟至今日,西方人终于走出了经济决定论的误区。这固然让人略感欣慰,但是我又担心,西方会不会又落入另一个误区。现在不少西方人认为,既然中国并没有伴随经济发展而走向自由民主,可见西方的那套观念不适合于中国,可见普适价值并不普遍适用而只是西方价值。这就落入另一个认知误区了。
魏京生先生(网络照片) 近年来多有学者谈论大国崛起,或者文革复辟,但很少有人把这二者联系起来看。其实最近一百多年来的四次大国崛起,有三次和文革有牵连。这就是纳粹德国,文革和习近平。四次之中只有一次成功的,那就是美国。今天咱们就来看看四次崛起都有哪些相同和不同,以便接受历史的经验和教训。 希特勒和毛泽东都从孔夫子那儿学到了这一条:不患寡而患不均。所以他们都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甚至是狂热的支持。老希和老毛的不同之处是,老希依托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而老毛信奉农奴制的所谓社会主义经济。结果老希能够拥有打遍全世界的实力,而老毛只有喊遍全世界的能力。 为什么老毛没有老希的实力呢?这是因为农奴制太落后。...
2018年4月3日,著名美国女演员及作家洛伊斯·惠勒·斯诺(Lois Wheeler Snow)于瑞士日内瓦与世长辞。斯诺女士是中国政府侵犯人权行为的直言不讳的批评者。1920年,她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斯托克顿,是介绍中国共产主义革命经典之作《红星照耀中国》(1937年)的作者和记者埃德加·斯诺的遗孀。斯诺女士在麦卡锡时代被列入黑名单后,于1959年与丈夫及两名孩子一起移居瑞士。作为“演员工作室”的创始成员,她演出过多部百老汇戏剧、电视和电影。后来她根据游历中国和世界的经历,写成几本关于中国的书,希望能够促进中美两国人民之间更好的了解。 1989年,她对中国政府镇压天安门示威者感到震惊。...
这次修宪并不只是改变邓小平时期以来实行了近40年的一项政治制度,而是重新恢复了被辛亥革命废除的最高权力更迭规则。这一变化,对一年、两年政治影响并不明显,但对十年、二十年中国政治有很大影响,也许会有更长远的影响。

页面

订阅 国际窗口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