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全球紀念“六四”十五週年,北京難屬拉開序幕

2004年05月17日

中國人權新聞稿

全球紀念“六四”十五週年,北京難屬拉開序幕。

中國人權收到“六四”難屬、即天安門母親群體紀念“六四”十五週年的相關資料和照片,並遵照委託人的意思予以發佈。再過十幾天就是“六四”十五週年的忌日,由於中國政府頑固地堅持“聾啞”政策,“六四”死難者的親屬沒有任何人得到答覆,即他們被政府軍隊槍殺或碾死的親人,其死亡的具體情況和任何解釋。但是死難者的親屬以及大量的民眾,並不因此而放棄向中國政府討還公道的努力,同樣沒有淡忘對死難者的懷念和追悼。“六四”十五週年更發展成全球悼念的浩大形式。“六四”難屬的代表丁子霖女士,就是全球紀念“六四”十五週年籌備委員會的名譽召集人。在丁子霖等難屬的努力聯繫籌劃下,由“六四”難屬形成的天安門母親群體,於5月16日在北京率先拉開了紀念活動的序幕。這一原本準備在4月4日清明節進行的追思祭奠活動,由於中國警方不久前抓捕了丁子霖、張先玲、黃金平,而被迫推遲到5月16日才得以進行。丁子霖等人在國內冒著風險舉辦的追思祭奠活動,拉開了全球紀念“六四”的序幕。今年,全球有20多個國家或城市,彼此協調一致地舉辦主題為“紀念六四,還政於民”的“六四”活動,有些地方的“六四”紀念將持續一個星期,包括燭光晚會、圖片展覽、有關研討會議、“六四”徵文等等。

在北京5月16日拉開序幕的追思悼念活動,有大約40名“六四”難屬參加。由於不希望這次活動遭到中國警方破壞,“六四”難屬們的追思祭奠儀式是在北京某處的室內進行的。難屬們拍攝下一系列追思祭奠儀式進行的照片,並撰寫了追思祭奠活動的過程,以及祭奠“六四”死難者的文章。這些文章附列於後,如需要圖片,請與中國人權(212-239-4495)或中國人權香港辦公室(852-2710-8021)聯繫。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

<>
/> />>

中國天安門母親“六四”十五週年祭奠儀式在京舉行

5月16日下午6點,約40位在京的“天安門母親”成員,為紀念1989年“六四”大屠殺中的死難者,舉行了隆重的追思祭奠儀式。

按原來的安排,這次祭奠儀式是要在4月4日清明節那一天舉行的;但在這之前,中國政府當局突然把丁子霖、張先玲、黃金平等三位“天安門母親”成員抓走了,預定的祭奠儀式不得不推遲到昨天舉行。為了避免與警方衝突,為了讓難友們不受干擾地用心來紀念死去的親人,祭奠儀式不得不安排在室內舉行。

祭奠大廳的上方懸挂著“六四十五週年祭”的橫幅;兩邊是“天安門母親”群體為紀念“六四”十五週年提出的口號:“說出真相 拒絕遺忘”、“尋求正義 呼喚良知”。在靈堂的中央,懸挂著35位“六四”死難者的遺像;在遺像下方的祭壇上,則擺放了六束紅玫瑰、四束白玫瑰,以象徵“六四”這個永遠無法忘懷的日子。

祭奠儀式由張先玲女士主持。在《安魂曲》的悲愴、凝重的樂聲中,在難友們點燃的上百支蠟燭的燭光中,難友們為死去的親人、為“六四”的英烈們肅立默哀。接著,由丁子霖女士代表難屬群體宣讀了十五週年祭文(另發)。最後,在古琴曲《憶故人》的深沉、悠長的旋律中,難友們一個個上前向各自的親人灑酒致哀,並由丁子霖、張先玲代表與會者向所有的“六四”死難者灑酒,以表示哀悼。

已經十五年過去了。“天安門母親”被剝奪了公開悼念親人的權利。今天大家匯聚到一起,被長久壓抑的感情再也無法控制。哀傷、悲憤、刻骨銘心的思念,在會場裡匯成了一片哭泣。一些年邁、體弱的父母,由親屬和難友們攙扶著,跪伏倒地,聲淚俱下。一些已步入中年的遺孀,面對親人的遺像,想起十五年來的艱辛,泣不成聲。身臨此情此景,連一些壯年男子,也不禁潸然淚下。然而,這已經不再是對自己命運之悲泣,而是對大屠殺的憤怒控訴和抗議。

祭奠儀式順利結束,難友們互道珍重。

祭奠儀式全體參加者
2004年5月17日

附:祭文

<>
/> />>

天安門母親:“六四”十五週年祭文

五年前,我們從東城、西城、南城、北城,從你們曾經給我們留下無盡記憶的地方匯集到一起,為你們舉行隆重的追思祭奠儀式。今天,又一個五年過去了,我們再一次匯集到一起,為你們舉行同樣的追思祭奠儀式。

除此以外,我們很難再為你們做什麼了。因為,在這塊你們曾經熱愛過而且留下過美好憧憬的土地上,如今連你們的母親、你們的妻子為你們哭泣的權利都被剝奪了。按原來的安排,我們是要在清明節那一天為你們舉行祭奠儀式的,但就在這個日子到來的前幾天,想不到政府當局突然把丁子霖、張先玲和黃金平等三位難友抓走了,預定的祭奠儀式也就不得不推遲到今天。

回想起十五年前,你們都擁有一個美滿、幸福的家。你們都有深愛著自己的父母或兒女,都有相濡以沫的妻子或丈夫;甚至,你新婚的妻子才剛剛卸下婚紗,你妻子所孕育的新的生命才呱呱墜地。然而,在頃刻之間,所有這一切美好皆毀於一旦;而你們的親人也從此開始了苦難的歷程。

十五年過去了,這世界已變得面目全非。當年留在建築物上的彈孔已被掩蓋,當年留在大街上的血跡已被抹去,當年激蕩著人們的“天安門理想”也已經消停,而作為那段歷史的僅有的一點殘存,如今也快將從人們的記憶中刪去。今天,作為你們的父母和親人,惟有在送走了白天的喧囂回到夜晚的寂靜時,才會在夢境中重現昔日的溫馨與愛憐。

十五年過去了,這世界又似乎依然如故。當年的殺人者至今仍逍遙法外,當年的攫取者至今仍心滿意得;如今,由極少數政治寡頭獨霸的權力依然到處肆虐,由不民主所滋生的制度性腐敗依然到處蔓延。十五年前回蕩在天安門廣場的吶喊,現今已變成了低微的呻吟。這難道就是你們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結局,這難道就是我們這些為人母者、為人妻者的宿命!

十五年過去了,我們的路途依然佈滿著荊棘和陷阱,我們的路程依然是那樣的遙遠。但是,我們不想中途止步。這是一場弱者對強者的抗爭,這是一場道義對權力的較量。我們遭受過一次又一次的挫折,我們也許看不到最終的勝利。但是,我們堅信一條,這個世界不可能永遠由權力和金錢來主宰,自由、正義的曙光終將照射到我們這塊愚昧、冷漠的國土上。

作為你們的親人,今天我們還不能讓你們在九泉之下安息。我們聚集在一起,給你們點上一支蠟燭,一炷清香,只是讓你們的靈魂能得到些許的慰藉。

你們的親人
2004年5月16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