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12 週年難屬發表天安門母親宣言

2001年06月01日

為悼念"六四"血案 12 週年﹐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表天安門母親宣言(天安門母親的話)﹐誓言要對 12 年前的血案"見證屠殺﹐尋求正義"﹐並從難屬群體對"六四"血案的單一關注﹐發展到宣言對整個中國社會進步公正和正義的追求﹐中國人權堅決支援天安門母親的宣言﹐呼籲國際國內都支援宣言精神的實現。

為了悼念"六四"血案 12 週年﹐也為了堅持不懈的追求公開審理這一血案﹐並進而為了中國社會的發展和正義﹐以"六四"難屬為主體形成的天安門母親運動﹐委託中國人權發表這一運動產生一年多以來的首次公開宣言-天安門母親的話(全文於後)。在這份宣言上籤名的包括丁子霖等 111 位難屬和傷殘者等。宣言明確指出最主要的訴求﹐就是要"見證屠殺﹐尋求公正"。同時﹐從單一訴求立案審理"六四"的難屬群體﹐發展到天安門母親運動群體﹐他們的視野訴求和和社會意識也大為擴展了。所以宣言還強烈表達﹕反對政治上停滯倒退﹔反對以"穩定"為藉口拒絕重新審議 89 天安門運動和"六四"血案﹔尤其反對繼續對民間異議活動的政治高壓和殘酷鎮壓﹐包括對法輪功等民間信仰、民間宗教的鎮壓﹔反對在言論、出版、信仰乃至新聞、網路領域的限制、剝奪公民自由權利的政策﹐特別反對以言論、思想治罪的荒謬做法﹔還反對以維護國家主權、維護民族尊嚴為藉口﹐抗拒、抵制國際社會對中國惡劣人權記錄的批評。宣言同時嚴正指出﹐中國的執政當局如果繼續在上述問題倒行逆施﹐將陷國家、民族於更為深重的災難﹐將被歷史證明是對人民新的犯罪。宣言還誠摯的表達﹐衷心感謝給予過同情和幫助的朋友﹐牢記這些情誼與牢記對他們的加害同樣重要。

天安門母親運動是在"六四"十週年之後﹐在中國政府十多年完全不理睬難屬們的申訴控告之後﹐逐漸形成的堅持要公開公正解決"六四"血案的群體。目前﹐天安門母親群體﹐是亞洲受難者和失蹤者家屬聯盟的成員﹐並且在世界民主運動第二次代表大會上﹐獲得頒發給亞洲的"民主勇氣獎"。天安門母親運動群體形成以來﹐在例如中國人權等 NGO 組織的協助支援下﹐已經舉辦了許多國際活動﹐如在網路上開辦天安門母親運動網站(www.fillthesquare.org)、在香港舉辦演出演講、音樂會﹐通過各種形式和資料介紹"六四"血案情況﹐給年輕的學生舉辦民主教育活動﹐等等。天安門母親群體也積極參與國際會議和活動。如去年曾委託中國人權的成員代表他們﹐參加在菲律賓馬尼拉召開的 NGO 國際會議。天安門母親運動群體雖然形成一年多時間﹐但此次委託中國人權發表的文稿﹐乃是該群體首次公開的宣言。

中國人權堅決支援天安門母親的宣言。這個宣言不僅要求調查"六四"血案和伸張正義﹐而且在更為廣泛的基礎上維護人權﹐呼籲解決中國社會面臨的危機和阻礙發展的痼疾。可以說﹐宣言所表達的﹐是當前中國社會的良心和焦慮。唯有解決好這些問題﹐中國才能避開危機平穩發展﹐也才可以避免類似"六四"的血案再次發生。中國人權呼籲國際國內都來關注天安門母親的宣言﹐支援幫助宣言精神的實現。


>


>

天安門母親運動宣言-天安門母親的話

我們是十二年前那場大屠殺的受害者。

我們是一群因共同命運而聚集起來的 89 天安門民主運動死難者的母親。

在以往的十二個年頭裡﹐我們曾經在地獄般的黑暗中呻吟﹐曾經在幾近枯竭的淚海中掙扎﹔我們也曾經被恐懼與絕望所壓倒﹐曾經被流言與冷漠所吞噬。但是﹐我們終於站立起來了──在我們兒女倒下的地方。

今天﹐我們身上依然布滿著纍纍傷痕﹐我們的步履依然是那樣的艱難﹔而且﹐在我們這個群體中﹐已有好幾位勇敢的母親離開了人世﹐倒在了尋求正義的路途上。然而﹐我們已不再是愚昧、麻木的一群﹐也不再是怨天尤人的哭泣者。我們既然已經站起﹐就絕不再躺下。我們蒙受深重的苦難﹐但這苦難沈積在我們心底的已不再是牙眼相報的偏狹與仇恨﹐而是對道義與責任的一種承擔。

在以往的十二個年頭裡﹐我們時刻心存戒懼﹐惟恐因一時之懈怠而淡忘了親人的鮮血和殺戮者的凶殘﹔我們更時刻心懷敬畏﹐惟恐稍不經意忽略了那些曾經向我們伸出援手的人們﹐哪怕是他們的一聲樸實無華的問候、一份最普通不過的同情與關切。因為我們明白﹐我們從這個世界、從這些人們那裡所得到的一切﹐皆源於人類的道義、良知和愛﹔而如果沒有這種道義和良知的支援﹐沒有這種愛所給予的溫暖和力量﹐就不會有今天我們這個群體的存在﹐而且最終也不會有正義的伸張。

值此又一個"六四"週年來到之際﹐讓我們再一次向那些曾經給予我們同情和幫助的朋友們表示衷心的感謝﹗讓我們永遠記住他們吧﹗記住他們﹐是同記住那些曾經加害於我們的人同樣重要的。

今天﹐令所有同情和關心我們的朋友們稍稍感到寬慰的是﹕由於海內外同胞的共同努力﹐也由於世界上一切愛好自由、主持正義的人們的同情和支援﹐那來自政府方面的執意掩蓋"六四"真相的企圖已歸於失敗﹐那些對當年那場大屠殺負有刑責的人也已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而他們的名字將作為一個時代的恥辱永遠被記錄在歷史的檔案之中。

這麼多年來﹐我們天安門母親群體的一個最主要的訴求﹐就是見證屠殺﹐尋求正義。為此﹐我們之中的幾乎每一個人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作為這種努力的一部份﹐我們可以列舉 1994 年由香港《九十年代》雜誌社出版的《丁子霖:"六四"受難者名冊》﹐還可以列舉 1999 年由紐約"中國人權"組織出版的《見證屠殺﹐尋求正義》一書。在這兩本書裡﹐我們先後公佈了當時所能收集到的 155 位死難者和 60 多位傷殘者的名單(目前這兩項數位均已有所增加)﹐同時公佈了由眾多受難者及受難親屬提供的一大批證詞和影像資料。在這裡﹐我們要感謝以張良先生為代表的一批中國的良知之士以及包括黎安友先生在內的多位美國朋友﹐由於他們卓越的工作﹐英文版《天安門文件》和中文版《中國"六四"真相》終於在近期得以問世。這兩本書所收錄的大量有關"六四"大屠殺的文件資料﹐所披露的當年釀成那場血腥屠殺的高層決策過程﹐將使人們對"六四"事件的了解更接近於歷史的真實。在這裡﹐我們還應該提到近年來很多當年運動的參加者、目擊者以匿名方式提供的證據﹐包括最近署名"雨源"的一位當年的普通大學生對當時六部口那輛瘋狂的坦克碾死碾傷十多名學生的詳細描述。在中共政權至今仍不肯正視歷史罪惡的情況下﹐我們呼籲所有"六四"大屠殺的親歷者﹐都能加入到對歷史的見證中來﹐以形成浩浩蕩蕩的民間見證洪流。

我們相信﹐隨著這民間見證洪流的不斷推進﹐隨著來自各個方面的大量證言、證物及文件資料的公諸於眾﹐將無可辯駁地置慘案的製造者于歷史的被告地位﹐並將為不久的將來重新審議"六四"事件、公正解決"六四"遺留問題提供客觀的事實依據。我們還相信﹐上述積極的事態也必將在推進中國社會、經濟、政治的自由化、民主化進程方面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

在此﹐我們願以一群在"六四"事件中失去兒女的母親的名義﹐向一切中共黨內和政府內的有識之士尤其是今天掌控著國家權力的高層決策人士呼籲﹕我們支援經濟上任何一項有可能帶來民族振興、人民福祉的改革措施﹐包括建立在公平和公正原則上的市場化改革和產權改革。但是﹐我們反對政治上的停滯和倒退﹔反對以維護"穩定"為藉口拒絕對 89 天安門運動和"六四"事件作出重新審議-這項審議因事件的真相不斷被披露而已變得刻不容緩﹔我們尤其反對在"六四"過去十二個年頭的今天繼續實行對民間異議活動的政治高壓和殘酷鎮壓﹐包括對法輪功等民間信仰、民間宗教的鎮壓﹔我們反對在言論、出版、信仰乃至新聞、網路等領域繼續推行限制、剝奪公民自由權利的政策﹐特別反對繼續以言論、思想治罪的荒謬做法﹔我們還反對以維護國家主權、維護民族尊嚴為藉口﹐抗拒、抵制國際社會基於人類道義及世界普適原則對中國惡劣人權記錄的批評。我們認為﹐現在已經到了對上述種種違背世界潮流、違背人類文明準則的國內政策作出根本性改變的時候了。如果執政當局繼續在上述問題上倒行逆施﹐如果為了一黨、一己之私不惜放棄掉作出這種政策改變的有利時機﹐那就必將使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民族陷入更為深重的災難﹐而歷史將證明這是對人民的新的犯罪。

在此﹐我們還要向所有關心國是、真誠地以民族前途為念的海內外同胞呼籲﹕我們的民族在已經過去的一個世紀裡﹐曾遭受過西方列強的掠奪和欺凌﹐這是誰也不應該忘記的。但是﹐當我們今天有可能以新的姿態走向世界、走向未來﹐跨入一個新的世紀、融入一種新的文明的時候﹐這段受屈辱的歷史不應成為阻礙我們前進腳步的負累。我們應該儘快地成熟起來﹐應該以清明的理性、博大的胸懷來對待今天世界上發生的一切﹐絕不要聽任那些居心叵測者為維護其專制權力所進行的民族主義煽動和挑唆。國家的主權、民族的尊嚴需要我們去維護﹐但這必須以保障每一個公民的自由權利和做人尊嚴為前提﹔否則﹐我們所能得到的將是一條鍛造得更為精緻的鎖鏈﹐我們將永遠不可能以自由人的身份成為今日世界大家庭中受人尊敬的一員。

最後﹐我們在這裡莊嚴地重申我們作為一個母親群體的責任。作為群體中的一員﹐我們每個人的社會地位、生活境遇乃至政治和宗教信仰都不盡相同﹐但我們作為母親﹐我們對自己的兒女、對所有孩子的愛﹐對和平、安寧的嚮往﹐對強權、暴行、殺戮的憎惡﹐對弱勢群體及受害者的同情﹐卻是相同的﹐因為這一切都出自一個母親的天性。也許我們一無所有﹐也許我們做不了什麼﹐但我們擁有一個母親的愛。正是這種愛﹐使我們這些孤立的個體凝聚在一起並激勵我們走上尋求正義之路﹔也正是這種愛﹐使我們獲得了作為一個人的尊嚴與自信﹐並促使我們加入到世界上為爭取自由、民主、人權而鬥爭的行列。

今天﹐我們將把這種愛視為一種責任﹐希望以此來呼喚人們的良知﹐來化解人與人之間的猜疑和仇恨﹐來改變至今仍遺留在我們頭腦裡的對生命及人的價值的漠視。我們相信﹐這種來自生命源頭的愛是偉大的﹔她作為一種責任﹐將使我們變得更堅強、更智慧﹐也將使我們的世界變得更理智、更富有人性﹐從而更有效地制止暴行與殺戮。

我們這個苦難深重的民族﹐淚流得已經太多﹐仇恨已積蓄得太久﹐我們有責任以自己的努力來結束這不幸的歷史。今天﹐儘管我們所處的環境仍然是那樣的嚴峻﹐但我們沒有理由悲觀﹐更沒有理由絕望﹐因為我們堅信正義、真實和愛的力量足以最終戰勝強權﹐謊言和暴政。

天安門母親運動"六四"受難者及受難親屬﹕

丁子霖、張先玲、周淑莊、李雪文、徐 玨、杜東旭、宋秀玲、于 清、郭麗英、蔣培坤、王范地、袁可志、段宏炳、尹 敏 趙廷杰 錢普泰 吳定富 孫承康 楊世鈺、鄺滌清、尤維潔、黃金平、賀田鳳、孟淑英、袁淑敏、劉梅花、謝京花、周淑珍、馬雪琴、鄺瑞榮、張艷秋、張樹森、楊大榕、劉秀臣、沈桂芳、謝京榮、孫 甯、王國先、張俊生、袁長祿、王文華、金貞玉、孟金秀、要福榮、孫秀芝、孟淑珍、田淑玲、寇玉生、王桂榮、譚漢鳳、孫恆堯、周 燕、李桂英、徐寶艷、劉春林、狄孟奇、楊銀山、管衛東、高 婕、索秀女、劉淑琴、王培靖、王雙蘭、張振霞、祝枝弟、姚瑞生、劉天媛、潘木治、黃定英、何瑞田、程淑珍、張耀祖、包玉田、軋偉林、郝義傳、蕭昌宜、任金寶、林景培、田維炎、楊志玉、齊國香、李顯遠、張彩鳳、王玉芹、韓淑香、曹長仙、方 政、齊志勇、馮友祥、何興才、劉仁安、李淑娟、熊 輝、韓國剛、石 峰、周治剛、龐梅清、黃 寧、王伯冬、張志強、趙金鎖、孔維真、劉保東、陸玉寶、陸馬生、齊志英、方桂珍、肖書蘭、葛桂榮、鄭秀村、王惠蓉(111 人)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