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丁子霖強烈要求歸還被凍人道捐款

1999年10月10日

“六四”死難者母親丁子霖發表強烈抗議公開信﹐要求國家主席江澤民和總理朱鎔基如數歸還凍結的“六四”人道救助捐款﹐呼籲聯合國人權高專和各人權組織等國際社會力促凍款事件順利解決。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得“六四”死難者母親丁子霖強烈抗議的公開信。丁子霖在這封寫給國家主席江澤民、總理朱鎔基﹐同時也是向聯合國人權高專瑪麗﹒羅賓遜夫人和人權組織等國際社會呼籲的信中﹐強烈抗議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第三次繼續凍結德國留學生給予“六四”難屬的捐款﹐並要求如數歸還這筆“六四”人道救助捐款。為了領取這筆德國留學生籌募的“六四”捐款﹐丁子霖今年三月底在先生蔣培坤的陪同下﹐專程從北京趕到無錫﹐但是被銀行告知﹐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已經延長半年凍結。這次 10 月 7 日凍結期滿前﹐丁子霖又已經返回無錫鄉下等待﹐並在當天前往銀行要求領取﹐得知早在 9 月 30 日已被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繼續凍結半年。丁子霖對這種沒有理由的無休止扣押﹐十分氣憤又深感無力無奈﹐唯有予以揭露並期望世界的良知聲援幫助。不過丁子霖表示﹐這筆錢只要一天沒要回來﹐她就會堅持不懈的追要一天﹐她受委託代轉“六四”難屬﹐不能辜負了信任和對於難屬的責任。北京的“六四”難屬群體代表﹐也曾經多次前往安全部索要這筆錢。這筆錢是在德國留學的中國學生“六四”中募集的﹐1998 年以支票的方式交給丁子霖轉送難屬﹐卻被北京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為名凍結在銀行﹐卻從來也沒有解釋或進一步的交代。

中國人權堅決支持丁子霖的強烈抗議﹐嚴厲譴責扣留人道捐款侵犯“六四”難屬的基本人權。在中國政府近期大肆鎮壓迫害批評聲音之時﹐丁子霖發表譴責政府並為難屬追討捐款的行動﹐尤其需要國際的同情、支持和幫助。這樣才能夠使丁子霖面臨的危險降低些﹐並使她的追討工作增加聲勢和力量。


>


>

丁子霖的公開信全文日下﹕

強烈抗議(第三號)

就 9 月 30 日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繼續凍結“六四”受難者人道救助捐款的嚴重事件﹐特向政府有關部門提出強烈抗議﹐並緊急呼籲

國家主席江澤民先生
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先生﹔並
聯合國人權專署高級專員瑪麗﹒羅賓遜夫人
各國際人權組織
各國、各地區所有參與“六四”受難者救助事宜的中國留學生、華人僑胞及外國朋友對此一事件予以嚴重關注﹕

去年 10 月 8 日﹐在我國政府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之後第二天﹐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即下令江蘇省無錫市中國銀行分行凍結了一筆德國留學生委託我轉達給“六四”受難親屬的 11620 馬克人道救助捐款﹐凍結期為半年﹐自 1998 年 10 月 8 日至 1999 年 4 月 7 日。此項人道捐款至 99 年 4 月 7 日凍結期滿時又遭到第二次凍結﹐凍結期自 99 年 4 月 8 日至 10 月 7 日。

99 年 10 月 8 日﹐第二次凍結期滿﹐當我去無錫市中國銀行提款時﹐卻被告知﹐此款又再次被凍結﹐凍結期自 1999 年 10 月 8 日至 2000 年 4 月 7 日。這已是該項人道捐款第三次遭到凍結。

對於北京市國家安全局一再違背基本人道準則﹐嚴重侵犯公民權益的行為﹐我再次提出強烈抗議﹗

在該項捐款被凍結的一年多時間裡﹐我本人及其他“六四”受難家屬曾多次聲明﹐該項捐款純屬人道救助性質﹐而且其所有者為全體“六四”受難親屬﹐並非丁子霖個人﹔部份受難親屬還曾親自去國家安全部交涉﹐當面說明情況。國家安全部門如果不是故意構陷﹐不難確認上述事實。然而﹐令人憤慨的是﹐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居然不顧事實﹐繼續堅持其粗暴踐踏公民權利的做法。我認為﹐在中國政府一再強調要保持社會穩定的今天﹐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的做法只能起到激化矛盾、破壞穩定的作用。

為了對所有捐款人和受援難屬負責﹐我以一個“六四”死難者母親的身份﹐以一個自願從事“六四”受難者人道救援活動的中國公民身份﹐再次強烈要求政府當局立即停止一切侵犯難屬合法權益的行動﹐如數歸還被凍結的“六四”人道救助款項﹐並保證今後此類事情不再發生。

我再次呼籲世界上一切有正義感、有同情心的人們﹐嚴重關注中國政府這種蔑視人權、嚴重違背人道準則的做法﹐呼籲聯合國人權機構、各國際人權組織和國內外人士﹐為維護神聖的國際人權準則﹐採取切實步驟﹐力促此次凍款事件的順利解決。

丁子霖

1999 . 10 . 10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