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難屬籲克林頓促北京歸還人道捐款

1998年11月03日

“六四”難屬代表尋訪國家安全部面交抗議﹐海外著名異議人士聯名致函克林頓等民主國家元首及聯合國人權高專﹐要求關注和促使中國政府放棄對難屬的不人道行為﹐中國人權呼籲中國政府立即歸還救援難屬的捐款。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六四”死難者家屬張先鈴、李雪文﹐代表抗議信的簽名難屬和傷殘者 51 人﹐以及隨後發表聲明的方政等 9 人和加入進來的賈福全、張志強、田淑玲、馮有祥、孟淑英等“六四”難屬和傷殘者﹐前往中國國家安全部遞交難屬們連日來的抗議和聲明。國家安全部的牌子雖然與公安部一起掛在天安門廣場東側﹐但實際部直機關卻位於北京萬壽路附近。61 歲的張先玲和 71 歲的李雪文經過艱難的奔波查訪﹐終於在 11 月 1 日下午找到安全部﹐在晚間六點五十分向一位姓梅的官員遞交了難屬群體的信函﹐包括張先玲等 51 人於 10 月 29 日發表的強烈抗議信﹐方政等 9 人及後來加入的賈福全等五人的聲明。難屬代表向梅姓官員強烈要求﹐必須將他們的抗議和聲明送交國家安全部部長許永躍本人。難屬和傷殘者群體的抗議信和聲明強調指出﹐北京安全局扣壓捐款是明目張膽的劫持﹐要求立即解凍這筆款項﹐政府不要逼迫難屬和傷殘者採取更為激烈的行動。

流亡海外的異議人士對中國政府扣壓“六四”捐款﹐同樣感到極為憤慨﹐方勵之、魏京生、王丹等十八位各個時期的著名的異議人士﹐向美國總統克林頓、德國總理施洛德、法國總理若斯潘、英國首相布萊爾等民主國家元首及聯合國人權高專瑪麗.羅賓遜分別致函﹐要求關注中國政府不允許救援“六四”難屬和傷殘者的事件﹐運用他們在國際上的巨大影響促使中國政府放棄這種不人道行為。


>


>

信函全文如下﹕

我們得悉北京安全局扣壓了“六四”難屬丁子霖女士在銀行的錢款。此款項並非丁子霖女士私人所有﹐而是在德國的中國留學生於9年前的“六四”中捐募來的﹐專門用於援助“六四”受難者家屬和傷殘者﹐今年夏季才交給丁子霖女士﹐委託她代為分發給難屬和傷殘者們。丁子霖女士自九十年代初以來﹐長期從事這一人道主義的工作。中國政府至今沒有給予難屬和傷殘者任何撫恤賠償﹐而國際和國內對他們精神和物質上的同情幫助﹐有許多是通過丁子霖女士轉交的﹐她是國際社會和難屬群體公認的這方面的代表。這一工作雖然長期遭受來自中國官方的干擾甚至破壞﹐但公然扣壓款項不允許救援難屬和傷殘者﹐不允許向他們難以盡言的精神痛苦和物質生活困難表示同情、提供幫助﹐則是首次發生。

我們認為這是極為嚴重的人權侵犯﹐是非常不人道的卑劣行為。出於人道提供幫助和接受幫助﹐是人類大家庭必須保障的人類價值﹐不能允許對此鎮壓取締。而中國安全部門居然將這種人道援救﹐視為刑事案件並扣壓款項立案偵察﹐將丁子霖女士置於刑事偵辦之下﹐嚴重違背最基本的人性人權﹐是對人類價值的蔑視和挑戰。而對最基本人性的違背﹐曾經產生納粹法西斯的世界悲劇﹐在中國也曾經出現家庭相殘的文化大革命。這是今天的世界應該有的共識﹐並且一經發現這種趨向﹐世界需要加以抵制而不是無所作為聽之任之。

國際社會希望同中國交流與合作﹐我們讚同和支持。完全割絕中國既不現實﹐也不會有益於中國進步發展﹐不會有助於中國政府承認、溶入世界的價值和規則。但是交流與合作不應該放棄原則。克林頓總統訪華時多次呼籲中國政府重視人權和民主﹐也對中國的人權變化予以某些肯定。這其實也是近期許多訪華的民主社會領袖的基本態度﹐如英國首相布萊爾、聯合國人權高專瑪麗.羅賓遜。然而﹐今天中國人權狀況卻有嚴重下滑的一面﹐如近幾個月一連串的逮捕、羈押、搜查﹐直至扣押“六四”捐款並加以刑事偵辦等。中國政府在簽署國際人權公約的同時﹐又如此毫無顧忌的侵犯人權﹐就應該公開對此予以譴責。我們希望您運用您巨大的國際影響﹐促使中國目前的人權下滑情況停止﹐首先是促使中國政府放棄剝奪難屬和傷殘者獲得同情幫助的權利。

謝謝﹗

方勵之、劉賓雁、王若望、于浩成、蘇紹智、陳一咨、郭羅基、嚴家其、李淑嫻、魏京生、劉青、胡平、北島、王軍濤、王丹、蕭強、李錄、鄭義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